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解毒之法
    “多谢洛儿姑娘!”

    寒冰伸手从水泠洛手中接过了那粒止血丹,并立即服了下去。

    雪幽幽也一直注视着寒冰的一举一动,将他方才看着洛儿时那种痴情的目光完全看在了眼里,心中更加肯定,他绝不是第一次见洛儿。然而看洛儿的表现,似乎此前真的不认识他。这其中必是大有文章,这个寒冰究竟是何人?

    因为心中起疑,雪幽幽不禁更加仔细地观察起寒冰来,结果还真让她给看出些不寻常的情况。

    不过就是伸手取药这么一个极其简单的动作,寒冰却做得有些吃力,额头上竟冒出了一层细汗。另外,他的面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嘴唇也有些发青……

    “你可是中毒了?”雪幽幽忍不住皱眉问道。

    寒冰咧了咧嘴,“确是不小心中了毒。”

    “你可知是何毒?”

    “听赵展所言,是一种叫‘沾衣香’的毒。”

    “沾衣香!”

    就站在不远处的楚文轩听了,顿时惊诧地叫了一声。

    寒冰闻声看向他,“莫非楚兄听说过此毒?”

    “我确是从一个江湖朋友那里听说过这‘沾衣香’。它是天香教常用来暗中谋害对手的一种毒药。此毒沾衣即可入体,虽然不会致命,但能令人的血脉凝滞,发挥不出正常的功力,因此被身手不如自己的敌人打败甚至杀死。可是——”

    楚文轩顿了顿,不由有些疑惑地看着寒冰问道:“此毒虽是诡异,但也需与之直接接触方能见效,寒冰你又是如何中的毒呢?”

    “说起来也是我太大意了,未想到他们竟能在荷叶之上布毒。”寒冰苦笑了一下。

    楚文轩的剑眉不由一立,怒声道:“没想到堂堂的禁军大统领赵展,竟然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算计人!怪不得方才在擂台上见你节节败退,我还以为那是你的诱敌之计——”

    说到这里,他的玉面上不由闪过一抹惭色,猛地对寒冰抱拳道:“寒冰,方才是为兄误会你了!”

    “楚兄言重了!大家都是兄弟,何来误会之说呢?”

    寒冰的脸上虽是一派慷慨洒脱,心中却在暗自惭愧。中毒不假,可是诱敌之计也是真,他多少还是蒙骗了这些待自己一片至诚的朋友。

    “那你可知道解毒之法吗?”雪幽幽看着楚文轩问道。

    楚文轩忙对这位雪宗主施了一礼,口中答道:“在下也只是略知一二。听那位朋友说,此毒入水即解,但同时也会对中毒之人造成极大的伤害。故而要彻底解毒,还得从下毒之人手中拿到解药方可。”

    果然如此.冰不由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贸然下水解毒。赵展这家伙倒真是与他那个义父郑庸一模一样,心机诡诈,手段恶毒。

    此时水泠洛在一旁跺着脚,恨恨地道:“竟又是天香教这个鬼东西!可是如今下毒的赵展已经死了,听说天香教的总坛又在苗疆,我们现在要到哪里才能找到能够解毒之人呢?”

    寒冰见洛儿如此情急,想必是在担心他的安危,不禁又是心头一荡,含笑看着她道:“洛儿姑娘莫急,天香教虽然远在苗疆,但那下毒之人应该就在京城。”

    楚文轩也点头道:“寒冰说的不错。这‘沾衣香’顾名思义,应是涂在什么东西表面,所有碰到它的人都会中毒。

    那个下毒之人必得精通此毒,才不至于连自己都毒倒了。所以这毒应该不是赵展亲手布下的,而是另有其人。那人既是下了毒,当然会留下来看看自己下毒的结果。”

    “可是在找到那个下毒者之前,你身上的毒不要紧吗?”

    水泠洛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十分关切地看着寒冰。

    寒冰笑着摇了摇头,“此毒并不致命,对我来说无甚大碍。”

    他虽说得轻松,却只因这轻微的一摇头,额上便又逼出了一层冷汗。

    雪幽幽自然没有放过他的这一细微表现,猜到他此时定是疼得厉害。

    然而令她感到极为奇怪的是,这小子受了伤,又中了毒,此刻围攻他的人已经撤去,而且那些客人们也都走了。为何他却还耗在这里,不赶紧去追查那个下毒之人呢?

    寒冰当然也已经注意到,那位王副将率领着禁军已悄然撤离了现场。而那四个黑衣护卫也抬了赵展的尸身,跟在禁军的后面离开了。甚至大部分观看比武的客人们也都匆忙跑掉了,想必是害怕受到牵连。

    但他此时还不能走,因为他在等一个人现身。

    果然,当人都已走得差不多之后,现场只剩下了寒冰、雪幽幽、水心英、水泠洛,以及楚文轩那哥儿几个,那位远芳阁的老板廖京东终于出现了。

    只见廖京东苦着一张脸来到雪幽幽的面前,躬身施了一礼,“属下顺风堂廖京东,见过盟主!”

    楚文轩那哥儿几个听得一愣,随即想起方才雪幽幽对那位王副将所说的话,便都有些恍然。

    原来这远芳阁竟是忠义盟开的!

    怪不得它能有如此的财力和人脉,刚一出现,便盖过了京城中所有风月场所的风头。

    雪幽幽连正眼都未去看廖京东,只是冷着声音道:“叫你们堂主来见我!”

    廖京东顿时吓得呆了呆,眼睛却看向了寒冰和楚文轩几人。

    “楚兄,今日承蒙哥儿几个仗义相助,寒冰改日必登门拜谢!”寒冰突然对楚文轩抱拳拱手道。

    楚文轩自是明白他说此话的用意。忠义盟势力庞大,他们着实是招惹不起,所以关于忠义盟的秘密,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于是他向寒冰抱了抱拳,一言未发,便带着那哥儿几个离开了。

    廖京东见寒冰虽是痛快地打发走了楚文轩他们,可他本人却赖着不走,而且还一脸诡笑地看着自己,仿佛吃定了自己一般。

    他不由大感为难,只好战战兢兢地再次向雪幽幽躬身道:“禀盟主,有盟外之人在场,顺风堂的堂主实不宜在此处露面。”

    “这忠义盟的规矩还用你来教我吗?”雪幽幽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莫非是你廖老板平日听惯了左语松的号令,早已不把我这个盟主的话当回事了?”

    廖京东已被吓得面如土色,双腿都在簌簌发抖,却还是站在那里,不愿去叫人。看来他害怕那位顺风堂主的程度,竟是尤甚于这位心狠手辣的盟主,故而宁愿当场被盟主处死,也不敢出卖自己的堂主。

    雪幽幽见他这般表现,不由双眼微眯,竟也开始对那位不知名的顺风堂主产生了兴趣。

    一年多以前,忠义盟因情报失利,没能及时察觉到大批北人潜入大裕,甚至已进入到了京城,以致造成了三位分舵主接连在京郊被杀的严重后果。

    此事之后,忠义盟前任顺风堂主当即被撤职定罪,而顺风堂主一职便一直空缺。直至不久之前,副盟主左语松才任命了新的堂主,但因为当时身为盟主的雪幽幽并不在总舵,便没有仔细过问过此事,更不知那位新任堂主的名字。

    不过,只看这位新上任不久的顺风堂主,竟能够将廖京东这样油滑精明的角色牢牢控制住,便不难猜到,此人定是个头脑智计均在廖京东之上,而心狠手辣又绝不在她雪幽幽之下的人物!

    如此一来,她更是要见识一下,这位深藏不露的顺风堂主究竟是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