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以命为赏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见沈青萝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如此乖觉,雪幽幽便知今日是奈何不了她了。而她只要躲过了今日,今后也就不会有事了。

    很明显,这场阴谋的背后,必定有副盟主左语松的影子,沈青萝只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所以最后追究起来,肯定是大事化小,不了了之。

    而她雪幽幽虽然是忠义盟的盟主,更多也只是名义上的,不可能完全参与忠义盟的一切事务。

    而且,从这次所发生的事情来看,左语松很可能是已经完全投靠了郑庸,才会如此死心塌地地让顺风堂配合赵展的行动,要一举将寒冰置于死地。

    不过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寒冰到底做了些什么,竟然令郑庸这狗太监如此心心念念地一定要除去他呢?

    仔细想来,不过就是一个左相冷衣清的问题。但寒冰只是那位左相大人失散多年的儿子而已,他死了,对左相能有多大的影响呢?换句话说,他郑庸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

    左相是百官之首,而郑庸是大内总管。他们一个是外臣,一个是内监,可以说是互不相干,彼此间又怎会忽然生出了如此大的仇怨,竟已到了要杀人之子,方才罢休的地步呢?

    如今可好,左相大人的公子算是平安无事,而郑庸的那位义子却一命呜呼了。这两家的仇怨就此也会结得更深了。

    当然了,这一切并不关她雪幽幽什么事。但这场乱子毕竟是发生在忠义盟的地盘上,而且她方才还出头阻止了禁军围杀寒冰,算是又与郑庸结下了一道梁子。

    哼!自从上次在忠义盟后山的那场恶斗之后,她与那狗太监便已是水火不容的仇人了,倒也不在乎再多添一笔仇怨!

    想到这里,雪幽幽倒也心平气和了,甚至还生出了些许的幸灾乐祸之意。只觉郑庸这奸险小人机关算尽,却将自己的干儿子给搭进去了,实在是报应不爽!

    至于剩下的这堆烂摊子,就让左语松那个笑面狐狸自己去收拾吧。哼,出了这么大的事,那老狐狸估计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今日之事我便不再追究了,你自去向刑堂领罪吧。”

    雪幽幽冷声对沈青萝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过身去不再理她。

    “多谢盟主!”

    沈青萝躬身行礼,低头退后了几步,肃立一旁不敢马上离开。

    雪幽幽转头漠然看了寒冰一眼,口中却道:“心英,洛儿,我们走!”说完就当先向远芳阁外行去。

    水心英也看了寒冰一眼,目光却是比雪幽幽要温和了许多,甚至隐隐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她一拉洛儿的手,要带着她一起离开。

    水泠洛的脚步虽然在向前移动,可是眼睛还一直盯在寒冰的脸上,却又不知要与他说些什么。只因她还未想清楚,自己应该继续生他的气,还是该表现得像个女侠一般,洒脱地与他道别。

    寒冰倒是帮她解决了这个难题。他向她微笑着一拱手,道:“洛儿姑娘,后会有期!”

    听到那句“后会有期”,洛儿的眼中不由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随即又装作不甚在意地轻“哼”了一声,就跟着她的师父一起走了。

    寒冰目送着伊人离去,心中虽是不舍,却多少也松了一口气。

    他只觉得方才自己在这三位岫云剑派女侠的盯视之下,总有一种原形毕露的担心。

    “寒冰公子,青萝在此给你赔罪了!”

    沈青萝突然走过来,屈身向寒冰行了一礼,口中虽是说着赔罪,脸上却挂着一个极为妩媚的笑容。

    寒冰哈哈一笑,道:“青萝姑娘客气了!本公子让廖老板请姑娘过来,可不是想为难姑娘。我只是想提醒姑娘一声,当初廖老板在姑娘的授意下提出了武比,似乎是答应过,要给胜出者奖赏的——”

    “那位禁军大统领的一条命还不够吗?”

    沈青萝仍是妩媚地一笑,可说出的话却是冰冷之极,仿佛那个死去的赵展,从未与她有过任何瓜葛一般。

    寒冰怔了怔,才恍然大悟般地笑道:“原来如此!胜出者所获得的奖赏,就是那位失败者的性命!远芳阁这买卖做得还真是划算,里外里竟是一点儿也不吃亏!只不过若早知道奖品竟是赵展那厮,本公子才不会来跟他拼命呢!他死了,于我有何好处?”

    说到这里,他忽然眉头一皱,看着沈青萝,慢慢地问了一句,“可我若是死了,于赵展又有何好处呢?”

    沈青萝的目光闪了闪,“这奴家可就不清楚了。说白了,奴家也不过是听命行事,哪里会知道那么多的内情呢?”

    寒冰只是含笑看着她,口中却极是阴冷地来了一句:“廖老板,你若再不站出来给本公子一个说法,信不信我这就拆了你远芳阁的招牌?!”

    他的这句话马上起到了立竿见影之效。

    那位一直躲在壁角里偷听兼且观风色的廖京东,竟是一溜烟地跑了出来,脸上还挂着十足的谄媚笑容。

    “寒冰公子莫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寒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想必光凭今日这场武比的赌局,廖老板便已坐收了大把的银子。而本公子我流血又流汗,还险些将一条鲜活的小命儿给搭了进去,到头来却只多出了一大堆的仇人!你倒是说说看,我能不急吗?”

    廖京东那张白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苦相,连连作揖道:“寒冰公子有所不知啊!就因为这场武比闹出了人命,京兆府尹段大人已发下了禁令。

    后两日的远芳会就此停办,而远芳阁也要先关门歇业,待这件人命案查清了再说。这里外里的损失可是太大了,在下又如何承担得起啊?!”

    “这点儿损失在忠义盟的眼里又算得了什么?莫非仅凭这么几句推脱之词,廖老板就想把本公子给打发了?”

    寒冰边说边皱眉看着廖京东,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这——”

    廖京东偷看了一眼沈青萝,却见她正一脸深思地盯着寒冰。而且他明显看得出来,此刻这位堂主的心思竟是完全未放在自己与寒冰所交谈的内容上。

    无奈之下,他只好干咽了一口唾液,死撑着道:“忠义盟却是从未做过亏本的买卖——”

    寒冰闻言顿时一瞪双目,插着腰冷笑道:“早就听闻你们忠义盟在江湖上素来称王道霸,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竟连本公子我这么善良的人都要欺负,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廖京东咧了咧嘴,心道,忠义盟一向如此不讲理倒是真的。只不过,你寒冰公子什么时候竟成了善良的人了?

    他早就听说过寒冰整治严兴宝的手段,知道自己绝对惹不起这位煞星。可是此时能做主的堂主沈青萝一直未发话,他又怎敢轻易答应寒冰的要求呢?

    寒冰见廖京东气弱,干脆就得理不饶人起来,“今日这奖赏本公子算是要定了!你廖老板若是做不了主,就去向你们左副盟主说一声,要么让青萝姑娘嫁给本公子,要么赔给本公子一条人命!”

    这最后一句令沈青萝也吃了一惊,不由皱眉问道:“不知公子想要何人的命?”

    “自然是那个给了你沾衣香的、天香教狗杂种的命!”

    寒冰虽然竭力做出一副苦大仇深、咬牙切齿的样子,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这只不过是在故意刁难。

    忠义盟怎么说也是江湖第一大帮,起码的道义总是要讲的。对于那种出卖朋友的事情,要做也只能在私底下做。又怎能如此堂而皇之地把天香教的人交给寒冰呢?

    当然,忠义盟更是绝不会同意,将自己的顺风堂主沈青萝,送给他这个浪荡公子为妻的。

    而之所以沈青萝和廖京东都认为寒冰这是在故意刁难,是因为他方才不向忠义盟盟主雪幽幽提出这种无理要求,却偏要等雪幽幽离开之后,才来为难忠义盟,其实明摆着就是要为难副盟主左语松嘛。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