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失子之痛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掀开那张惨白的布单,露出了赵展那张同样惨白的脸。

    郑庸一动不动地看着这张略显肿胀且毫无生气的脸,回想起昔日这张年轻英俊的脸上曾有过的那些任性的、得意的甚至是暴躁的神情,他那双因终日假笑而布满鱼尾纹的老眼中,渐渐涌出几滴浑浊的泪来。

    赵展,自己亲生的骨血,竟然就这么被人给杀死了!

    他微闭上双眼,脑海中又浮现出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亲生儿子时的情景——

    那时的赵展不过才二十出头,刚中了武举状元,被授予禁军中的一个副将之职。

    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身着闪亮的铠甲,显得格外英武不凡。

    若不是看到香兰临终前托人给他带来的密信,郑庸实在不敢相信,在这世上竟然还有一个流着自己骨血的儿子,而这个儿子——赵展,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想当年,他也曾是出身武学世家的公子,而且那时他也不叫郑庸,而是叫赵步庭。

    由于自幼体弱多病,无法习练家传的武功绝学,他一直被父亲所忽视,也时常受到兄长的欺侮,就连家中的下人们都对他爱理不理。

    虽是倍感屈辱,可他却又无力改变这种境况,便只能一味地默默忍受。渐渐地,他开始放纵自己,日日沉醉酒乡。

    结果有一日,他在醉酒之后,竟鬼使神差地闯进了自己的大嫂香兰的房中。

    当时他的父亲和兄长都出门去参加一场武林盛会,那位在全家人里待他最为和善的大嫂几经挣扎反抗,却终是斗不过酒后忽然变得力大无比的小叔子,被他捂住了嘴,强行奸污了。

    酒醒之后,吓得魂飞魄散的他跪下来求嫂嫂饶过他。一向性情柔善的嫂嫂被他那副痛哭流涕的模样说得心软,终于含悲忍泪地点了点头。

    他本以为危险就此过去,自己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没想到一个月后,父兄从远方归家的当夜,他被父亲叫到了房中。

    毫无防备的他刚一进门,就被父亲一掌打得吐血倒地。

    原来,那日他酒醉奸n淫嫂嫂的事情,竟被门外的一个丫环全都偷看到了,并且禀报给了刚刚归家的父亲。

    暴虐的父亲根本没给他任何哀求辩解的机会,只冷冷地说了一句“家丑不可外扬”,便堵住了他的嘴,然后一刀断了他的命根子。

    他当即便疼得昏死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片乱葬岗子上。

    最终,他总算挣扎着活了下来。

    养好伤后,他还一度冒着被父兄发现的风险,潜回家中去见了一次令自己心怀愧疚的嫂嫂香兰。

    善良柔弱的嫂嫂对着他一直掉泪,告诉他,那天父亲本是秘密命人将他活埋了,是嫂嫂塞给了那个下人一只金手镯,才替他留了条活命。只是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能出现在家门附近,否则一旦被父兄发现,便是死路一条。

    于是他一狠心,干脆入了宫,做了一名太监。

    说是时来运转也好,或者是命不该绝也罢,自从当了太监之后,竟让他遇到了命中的贵人。一个老太监不知怎么看中了他,传了他一套诡奇的玄阴指。

    从此以后,身具高深武功,又懂得隐忍不发、积蓄实力的他,在宫中逐渐经营出自己的一方天地。

    由于深知曲意逢迎之道,且又擅长审时度势,他有幸得到了当今皇上的赏识,不但成了皇上的心腹,最终还成为了宫中的太监首领以及掌握大内密探的大内总管。

    在他得势之后,也曾暗中命人去家乡打探过嫂嫂香兰的境况,知道她已为兄长生下了一个儿子,生活安好。

    他本存着报复父兄之念。可是那时父亲已经亡故,而兄长也在一次与人交手中受了重伤,终日躺在床上苟延残喘,反倒是生不如死。

    于是,他的报复之念也就此放下,只是让人传信给嫂嫂,若遇难事,随时可托人传信于他。

    但是嫂嫂却从未传过只言片语给他,直到六年前她临终之时,才给他留下了一封信,上面只有一句话:“赵展是你的儿子。”

    谁又能想到,孤苦大半生,一直过着卑贱的生活,被人背地里骂作“阉人”、“狗太监”的他,竟然也是有后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武艺精湛、英俊不凡的儿子!

    从那一刻起,他便发下誓愿,余生只为这个儿子而活。他要让赵展出人头地,过高高在上的生活,再也不会像他这做爹的一般,成为看人眼色行事的奴才。

    看着赵展在自己的一番苦心安排之下,由一个低品级的副将,一步一步高升,最终成了令谁也不敢侧目而视的、掌管京城十万禁军的大统领,甚至成为了太子师,他心中在得意之余,却仍是没有满足。

    一旦老皇帝驾崩,惺帝即位,他们赵氏父子兵权在手,皇上也在手,说不定那把龙椅最终也会被他们夺到手中!

    每当想到这一美好的愿景,他的心中都有一种想放声狂笑的冲动。

    父亲和兄长,都曾经视他如狗,从未将他当成赵家的一员来对待。可正是他这个窝囊透顶的二公子,才是赵氏家族真正的功臣,光耀了赵家的门楣。

    虽然他永远都不会把真相告诉给自己的儿子,因为不想令其活在生父竟然是个太监的耻辱之中,但是他可以认赵展为义子,起码能够听到儿子叫自己一声“义父”。

    可是如今,这一切都彻底毁灭了!

    儿子死了,赵氏的香火也就此断了,光宗耀祖的梦破了,他一切的希望都已化成了泡影!

    这怎能不让他痛到骨髓,又恨到骨髓!

    所有与赵展的死有关的人,他都要让他们死!

    寒冰——他的杀子仇人,他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还有雪幽幽、水心英、水泠洛、楚文轩……

    哼,等着吧,他会让他们一个个都死在他的手中!

    他已经将那四个办事不力的护卫秘密处死。

    那个优柔寡断、临阵退缩的王副将也被他派去的人所刺杀,做成一个不慎坠马而亡的假象。

    甚至当初在狂怒之下,他还想将那个被他派去混在宾客之中,全权负责现场指挥的宫彦也一并收拾了!

    幸好在及时冷静下来之后,他马上意识到,赵展一死,自己今后确实还需要一个得力的帮手,替自己在宫外谋划。而已完全投靠了他的宫彦,确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另外,宫彦北人的身份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也许到了最后无计可施之时,他还可以利用北人,来帮助自己报了大仇。

    无论如何,他都要使尽一切手段,拼尽一切力量,誓必报这杀子之仇!

    为此,哪怕要将大裕的江山完全葬送掉,他也在所不惜!

    反正他已失去了儿子,这世上再也没有让他牵挂的人,那么这世界彻底毁灭又与他郑庸何干?只要能让那个杀死他儿子的人,也跟着一起被毁灭就行了。

    “会有那么一天的,”郑庸的老脸上挂着未干的泪水,咬牙切齿地道,“寒冰,我一定会将你这个毁掉了我一切的人,也彻底毁掉!我要让那位左相大人也尝尝失子之痛的滋味!”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