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机关算尽(一)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然而悲伤过后,郑庸首先想到的一个问题却是,自己该如何向济王交代?

    原本这一切的谋划,目标虽是寒冰,而最终他所要算计的人,却是济王。

    其实,这个计划在郑庸的心中已酝酿了许久。

    自从太子遇袭受伤之后,便再也无法习武,而身为太子少保的赵展,也从此失去了接近太子的机会。

    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位太子在伤愈之后,竟然性情大改。虽未见他变得有多温和有礼,但起码暴戾之气尽敛。

    而且,他在受此挫折之后,竟似乎突然间想通了,开始处处顺从讨好自己的父皇。

    素来不喜书本的他居然开始勤奋读书,并与他的那位伴读——左相冷衣清的小儿子冷世玉相处得颇为融洽。

    将这一切皆看在眼里的郑庸,马上就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如今左相冷衣清在皇上面前倍受宠信,而他的儿子冷世玉在太子身边也渐受倚重。

    那么等到有朝一日,太子上位,这大裕朝堂岂不就成了他们冷氏父子的天下?哪里还有自己这赵氏父子的出头之日?!

    就是从那一刻起,郑庸的心中已经开始谋划,该如何扭转这种恶劣的局面,最终让自己的儿子赵展坐上那把龙椅。

    既然皇上和太子都已成了绊脚石,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之除去,换一个能给他们赵氏父子名利与地位的人登上皇位。

    其实这样的人很好找,只需在太子浩星明勇现存的那些兄弟中随便挑一个都行。

    不过,唯有一个人不行。而那个人,便是济王。

    济王如果上位,重用的一定还是冷衣清之流,而他们赵氏父子怕是就连现在的这点儿权势地位都保不住。

    另外,济王目前虽被圈禁,但其潜在的势力仍在,最重要的是,严氏一族的余威犹在。

    若到了皇上驾崩的那日,济王一党是绝不会乖乖就范,听凭他们赵氏父子扶植起一个惺帝来做傀儡的。到时候,一场内战将不可避免。

    因此,郑庸想得十分清楚,在开始夺位的行动之前,首要的一件事,便是要除去济王,以绝后患。

    而究竟该如何除去济王?郑庸对此着实考虑了许久。

    他最先想到的,当然是一个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办法——派刺客去暗杀。然而,几乎就在产生这个想法的同时,他又马上否决了它。

    济王为了夺位,已在暗中经营了多年,不但拉拢了一帮大小朝臣,更是还招揽了一批江湖势力。如今在他的身边,必定会有不少高手护卫,想刺杀他绝不是一件易事。而且,万一出了纰漏,还会有引火烧身的可能。

    放弃了刺杀的想法之后,郑庸又想到要利用皇上除去济王。

    可是自从济王被贬出京,并圈禁于封地济州之后,竟突然变得安分守己起来,起码表面上是再未有任何异动。

    他不但谨遵皇上的谕令,终日老老实实地呆在府中思过,而且还每隔几日便送上请罪奏表,言辞态度极是恳切,对自己昔日的胡作非为亦是深表痛悔,令皇上对他的怒气似乎也渐渐消了。

    而宫中的严皇后这次也得了教训,变得异常聪明起来。除了严命后宫上下人等绝不可在皇上面前提起济王,她自己则更是一改往日的端庄冷肃,对皇上曲意顺承,极是温柔体贴,丝毫未显露出对自己儿子遭贬的愤怒与不满。

    在这种情形之下,郑庸实在很难找到机会从中挑拨,让皇上对济王生出杀心。若是他硬要编出些谣言来诋毁济王,又怕太过着相,引起那个本就多疑的皇上的疑心,弄不好反而会暴露出自己的居心叵测来。

    最终,就在快要绞尽了脑汁之际,郑庸竟是突然间灵机一动,想出了一条平生最是引以为傲的绝妙好计。

    而此计的关键人物,就是那个终日惹事生非、人见人厌的浪荡公子寒冰。杀了他,再嫁祸给济王,定能收到一石二鸟之效——既可除去济王,又可顺带打击那位圣眷正隆的左相冷衣清。

    一想出此计之后,郑庸便兴奋得几乎日日难以入眠,忍不住地想赶紧将之付诸实施。但老奸巨滑的他仍是耐下了性子,默默等待着一个早晚会来临的机会。

    结果没有让他等多久,这个机会果然来了!

    仍在圈禁之中的济王,到底还是不甘心就此认输,竟悄悄派了密使入京,与宫中的皇后娘娘取得了联系。

    他想让皇后动用严氏一族残存的那部分势力,也就是几个手中掌握了一些厢军或边军的将领,同时还有严家在京中的各府武装,干脆来个兴兵造反,助他逼宫夺位。

    这些情报都是郑庸从那个被他秘密擒获的济王密使——靳明的口中问出来的。

    那位三江帮的帮主、济王的大舅哥,一开始还挺能装好汉,嘴硬得很。可是刚一听到无尽丹之名,他便马上服了软,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痛痛快快地说了出来。

    在获得了这么重要的情报之后,郑庸却并未将之禀报给皇上。因为他目前手中所掌握的,只是靳明的一份口供,除此以外,并无任何实据。

    济王这次做得十分谨慎,只派了自己的心腹靳明来向皇后口头传递消息,早就存着一旦出了纰漏,不会留下任何把柄的想法。

    其实即便是真的抓住了什么实据,郑庸也没有想要借此事一下子踩死济王。因为此时在他的计划之中,要算计的已不仅仅是一个济王,还有一个左相冷衣清。

    所以他不但没有将此事禀报给皇上,甚至为了掩盖真相,还把参与抓捕靳明的那几个大内高手全部灭了口。

    这正是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个机会,那个与济王接上头,从此一步一步将他诱入陷阱的机会。

    他将那个贪生怕死的靳明放了回去,并让他带信给济王,说他这个大内总管愿意助济王夺位。

    而为此他所提出的条件是,待济王登基之后,他郑庸能够继续总管大内。而禁军大统领赵展也要继续掌管禁军,且要赐封其一品军侯,子孙可世代袭爵。

    对于济王而言,这个条件并不算是十分苛刻。尤其是将之与郑庸和赵展这两个均手握重权的人,所能为他提供的帮助相比,可以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但是郑庸提这个条件出来所起到的作用,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有了它,济王便完全相信了他和赵展的投诚之意。

    事实上,济王本身已是处境堪忧,虽说一直没有放弃继续挣扎的企图,但胜算可以说并不大。如今忽然有人愿意主动伸出援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这个最后翻盘的机会的。

    结果自然没有出乎郑庸的意料,济王十分痛快地接受了他所提出的条件,双方的合作就此达成。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