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机关算尽(二)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然而,虽是有了郑庸父子的相助,济王所念念不忘的,却还是那个冷衣清。其实他想的也并没有错,如今这位左相手握军政大权,确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筹码,当然应该把他牢牢地攥在自己的手中。

    不过,济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打算收服冷衣清的想法,其实也正中了郑庸的下怀!

    他故意向济王隐瞒了寒冰是冷衣清亲子的真相,甚至还谎称说,这少年来历可疑,不能排除其是北人所遣密谍的可能性。

    而与此同时,他又竭力向济王表达忠心,表示愿意替济王将寒冰除去,以绝后患。

    本就一直将寒冰视为眼中钉的济王果然立即上钩了,命他尽快设法除去寒冰。

    见到济王上钩,郑庸反倒又不急于采取行动了。

    一来,他尚未找到一个杀掉寒冰的合适手段。

    此前严域广和济王曾先后派过两批杀手去行刺寒冰,结果却都是有去无回。这足以证明这个寒冰有多么棘手!

    因此在没有把握能够一击即中之前,他不想贸然出手。以免打草惊蛇,让寒冰多了一层防范,到时候就更难找到下手的机会了。

    二来,他本就打算多拖上一段时间,不断向济王强调其中的诸多困难,最终迫使济王在不耐之下派出帮手相助。

    这样一来,事后他就有了机会将寒冰之死嫁祸给济王,证据确凿之下,济王便再难脱罪。

    就这样,这一久已计划好的除去寒冰的行动,被郑庸一拖再拖。

    最后,迫不及待的济王终于答应,派天香教的人前来相助。而郑庸竟仍是迟迟未给予回复,因为他还在等一个杀掉寒冰的契机。

    直到那一日,济世寺慧念大师呈给皇上的一封密函,揭开了寒冰乾坤密钥传人的身份。随后就是宫彦现身来投。紧接着,赵展又因与禁军副统领宋青锋的争执来找他诉苦……

    接踵而至的这几件事,马上让郑庸清楚地意识到,他所等待的那个契机终于出现了!

    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已经接上,整个计划就此完全成形,并且已到了可以立即付诸实施的时候。

    于是,他便像一只狡猾的蜘蛛一般,开始小心翼翼地织网布局。

    先是以沈青萝为饵,将那本就对她有意的浪荡公子寒冰引诱入局。然后由赵展出面,将局面搅乱。

    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在皇上耳边吹了吹风,将寒冰纠缠忠义盟顺风堂主,实乃居心叵测之事添油加醋地一说。心中早就对寒冰身份起疑的皇上,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授意他密令赵展除去寒冰。

    万事俱备,等济王派来的那个天香教的人一到,这东风也算是借到了。

    天香教的人为这次诛杀寒冰的行动提供了沾衣香,而这正是郑庸最需要的一样东西!

    其实在郑庸眼里,此毒的主要作用并不在于它的毒性。因为有天下第一大帮忠义盟的参与,何种厉害的毒药还弄不到手呢?之所以一定要用这沾衣香,就是因为它是天香教所特有的,而天香教为济王效力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待到寒冰一死,郑庸自会有办法制造出一条假线索,让冷衣清查出,他儿子在比武前曾中了天香教人所布下的沾衣香之毒,所以才会被赵展误杀。

    冷衣清痛失长子,势必不会与济王善罢干休,自然要动用他当朝宰辅的一切力量去对付济王。

    济王糊里糊涂地就树下了冷衣清这个强敌,以其目前的力量,怕是一时还难以招架,势必就会愈加倚重与依赖郑庸。如此一来,郑庸便有机会设下圈套,将济王一步一步逼进危局,及至置之死地。

    当然,最终除去济王的,还得是皇上的那双手。

    郑庸他只需不时在皇上的耳边挑拨一番,等皇上对济王渐渐生疑之际,他会适时地让手下的大内密探在历经千难万险之后,终于拿到了济王要兴兵造反的实据……

    至于济王最终会有怎样的下场,郑庸实是已无需费心去猜想。那位皇上对待谋逆者的狠辣手段,他是早已见识过的。

    当初因严兴宝一案牵出济王串联朝臣一事时,皇上其实就已动了杀念。只不过严侯一死,证据被毁,而且此事牵连甚广,一个处理失当,怕是会引起朝局动荡。故而皇上才隐忍至此,就连太子受伤,他都没有最终下决心除去自己的这位皇长子,其所虑者仍是皇权帝位。

    可是如今情势已大不相同。太子浩星明勇已颇俱储君之相,不再是那个新立不久的暴躁男孩。而济王却已完全失势,成了被圈禁之中的罪臣。最主要的是,此次证据确凿,皇上处置起来自然不会引起群臣的猜忌和反对。

    如此一来,济王必将按照他郑庸早已为他设计好的路,一步一步走向死地。

    当然了,除去济王,这只是郑庸整个计划之中的一个环节,而他的计划还远不止此。

    济王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随后,就是皇上和太子,甚至还有左相冷衣清,这些人最终一个个都会在他的计划中消失于世间。

    然而——

    令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样一个经过深思熟虑、堪称完美无缺的计划,竟然从一开始执行,就失败了!而且还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惨败!

    而他为之所付出的最为惨痛的代价就是赵展。

    他唯一的儿子,竟成了他这个计划的唯一牺牲品。

    而寒冰和济王,却仍是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活在他切齿的仇恨之中!

    没错,他恨寒冰,但更恨济王!若不是他所派来的那个天香教的人所提供的毒药毫不见效,赵展又怎会被寒冰所杀?!

    但如今木已成舟,他也只能先把所有的仇恨都深埋在心底。因为他十分清楚,若想为自己的儿子报仇,那他自己就得先继续活下去,而这也正是他此刻不得不担心的一个问题。

    寒冰没杀成,而沾衣香的秘密却提前泄露了出来。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此毒是赵展所下。那么他们就不免会将赵展与天香教联系到一起,进而将他郑庸与济王联系到一起。

    这倒真像是挖了个坑,却将自己给埋了!现在恐怕就连他本人都无法向自己证明,他的本意并不是想帮助济王,而是要陷害他。

    皇上那里他其实还好解释。他尽可以谎称,沾衣香是忠义盟从抓获的天香教徒身上搜出来的。由于他对赵展能否顺利杀死寒冰一事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才想到用这种无人会察觉的奇毒来对付寒冰。

    皇上应该会相信他的这番说辞,但济王那边又让他如何交代呢?

    失去了赵展,等于失去了十万禁军,他也就此失去了一大半的筹码。济王还会相信他这个办事不力的老太监,仍有助自己成事的能力吗?

    一旦济王对他失去了信心,犹有甚者,若是让济王怀疑到他使用沾衣香的真正用心——

    那么,以济王那种阴狠到可以杀死自己亲舅舅的为人,还会继续留着他这个已经没有什么大用,而且还随时都有可能出卖自己的老太监吗?

    一想到这里,郑庸的后背不由感到一阵发凉……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