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巧解冲突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带伤离开远芳阁之后,寒冰回到了那座他已有数日没有回去过的徽园。

    徽园的大门虽然并未上锁,但里面却是一个相府的下人都没有了。而且看情形,这里已经数日未有人打扫过,园中小径上满是落叶枯枝,就连后院那个小小的池塘里也飘了一层五颜六色的落英。

    他之所以能够观察得这么仔细,是因为他此刻就坐在那个小池塘边的一块青石之上。

    本以为已经多日未归,必不会有人料到自己今日又突然回来了,所以进园之后,他便直奔自己的院子行去。

    谁知还未进院,隔着院墙他就听到自己的房中有人说话。

    “大人,都这个时辰了,寒冰怕是不会回来了。”

    竟然是左相夫人苏香竹的声音,而她说话的对象,自然是那位左相大人冷衣清了。

    果然,冷衣清的声音随之响了起来:“派去的人方才回来说,他杀了赵展,自己也负了很重的伤。我想他也无处可去,最终还是会回到这里来的。”

    “什么?!他——,他竟然杀了赵展?那些禁军想必不会放过他!大人,你可得想办法帮帮他!”

    听到苏香竹居然如此关心自己的安危,寒冰不由大感意外,实在想不起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讨人喜欢的事情,竟获得了这位左相夫人的欢心。

    “放心吧,夫人,那些禁军并没敢拿他怎么样。只是赵展一死,郑庸绝不会善罢干休,不知又会使出什么毒计来对付寒冰了!”

    “哼!赵展那厮早就死有余辜!他为了巴结太子,竟然对玉儿下那样的毒手。我若早知道是他干的,定不会放过他,结果还因此错怪了寒冰——”

    寒冰这才明白苏香竹对自己态度大改的原因。想必是世玉对他娘说出了真相,否则以左相大人的城府,当不会无缘无故地将这些事告诉给自己的夫人,以致徒添乱局。

    “寒冰他是不会将这些小事放在心上的,夫人也不必为此太过自责了。其实夫人与寒冰这一闹,倒是也帮了为夫的忙。”

    “帮忙?”苏香竹沉默了须臾,忽然道,“妾身明白了。大人终日呆在政事堂中,原来是另有目的。”

    “夫人聪慧,为夫也不便细言。只是这些日来,多少冷落了夫人,为夫实是心怀愧疚。”

    苏香竹又默然了片刻,方幽幽地叹道:“夫君胸怀大志,心系江山社稷。我只希望夫君知道,无论前途有多少凶险,也无论最终成败如何,妾身都会支持夫君,且以夫君为傲!”

    “香竹——”

    “衣清——”

    听到这里,寒冰悄然地退走了。

    可他目前又实在是无处可去。

    光天化日的,当然不能去定亲王府。

    这一身的血迹,也不能去孟家戏班吓坏那些孩子们。

    花府更是不能去。本来湘君姐姐就在为他比武的事情担心,如今自己果然受了伤,难道还要跑到湘君姐姐面前去让她伤心吗?

    而其他的地方,此刻都不安全。郑庸的大内密探和忠义盟的人恐怕都在满大街地找他,还是先躲躲这些疯狗为妙。

    没有办法,他只好先躲在这处后园之中,想等左相夫妇离开之后,再回自己的房中把伤口简单处理一下。

    虽说赵展的那一剑入体并不深,没有割到内脏,但剑上所带的气劲却是不小,竟将内腑震得有些离位。而他又一直没有得到机会自行运功疗伤,以致气血淤滞,伤情加重了。

    此刻坐在后园中的小池塘边上,寒冰却仍是没有安下心来认真疗伤,而是望着池水发起呆来——

    洛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今日的比武现场呢?还出头为他打抱不平。

    莫非她是为了“寒冰”这个名字来的?

    唉,虽然明知不妥,他还是任性地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其实在他的内心里,又何尝不是存了一种期盼?期盼着洛儿会认出他来,期盼着她还会像当年一样,将他紧紧地抱住,将他彻底地融化……

    他曾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须当决然放下,再也不去招惹洛儿,再也不为她带去任何凶险,要让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可是,为何他的心却总是违背自己的意志?

    见到洛儿用那种关切的眼神望着自己,他的心就忍不锥喜雀跃,说出口的话也不自觉地带了某种异样的情感。

    他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作为“凌大哥”,还是作为“寒冰公子”,自己在洛儿面前表现得都有些失态,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失败!

    如今,洛儿终是被卷了进来!

    今日她公然站出来维护他,那个心性恶毒、睚眦必报的郑庸必是不会放过她。

    好在她的身边还有雪宗主和水女侠,明面上的敌人应该伤不了她。可是像郑庸这种人,惯会使阴毒手段,恐怕就连雪宗主都对其防不胜防。

    尤其是用毒,那个天香教的人还是得尽快除去才行。只要盯紧忠义盟的人,应该就不难发现他的行踪……

    就在他想得越来越远之际,忽然听到前面似乎隐隐传来人声,寒冰忙站起身来,想去看看是否是左相夫妇要离开了。

    谁知他才走了几步,就骤然停了下来,剑眉紧锁地站在那里发起愁来。

    竟然是翠儿的声音!

    她既然出现在这里,莫非——,湘君姐姐也来了?

    跑,还是不跑?

    若是跑,往哪儿跑?从前还有那位青萝姑娘收留,如今她想是正恨不得把他给毒死呢!

    不行,若真的跑了,湘君姐姐一定还会去定亲王府找人,她可是很清楚他与定亲王府的关系的。

    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后,寒冰还是乖乖地走进了自己的院子。

    果然,一进院,他便看到小丫头翠儿陪着花湘君站在院中,正与那位左相夫人苏香竹说话。

    而更令他大吃了一惊的是,舅父花凤山竟然也在场,而且正与冷衣清大眼瞪小眼地较劲呢!

    “舅父、湘君姐姐,你们怎么都来了?”

    寒冰装出一副刚从外面回来,看到院中竟有这么多人而大感意外的样子。

    “你——,怎会伤得这样重?!”

    花湘君看到寒冰胸前的血迹,不由吓白了一张俏脸,快步上前要查看他的伤口。

    寒冰咧嘴笑了笑,同时不落痕迹地向后微微一闪,避开了花湘君伸过来的手。

    随即,他对紧随其后走过来的花凤山躬身施了个礼,道:“舅父!”

    花凤山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寒冰的手,气咻咻地道:“走,跟我回去!”

    “舅父!”寒冰不敢挣脱花凤山的手,可脚下却是纹丝不动,“您这是怎么了?”

    “哼,他丞相府不要你,我花府中可一直都有你的位子。那座东跨院至今还给你留着,日日都有人打扫,起码比这又脏又乱的破园子更像是给人住的地方!”

    花凤山这次是真动怒了,想必是一路看到徽园中无人打理的景象,认为寒冰在此受到了苛待。

    寒冰知道此时再多的解释也是无用,这位舅父的脾气他也清楚得很,犯起倔来谁也劝不住。

    在这种时候,就需要采取一种特殊的策略来应对。

    于是,他故意微微一皱剑眉,猛地抬手捂住胸前的伤口,做出一副疼痛难忍的表情。

    这一招果然立时奏效,花凤山马上松开了他的手,改为扶住他的一只手臂,满脸关切地问道:“可是伤到了内腑?快进屋去,让我给你看看!”

    “是啊,寒冰,伤了内腑可不是小事!你慢慢走,别太用力!”

    花湘君也在一旁扶住他的另一只胳膊,搀着他向屋中走去。

    寒冰一见自己的狡计得逞,心中暗自得意之际,不经意地一抬眼,却见冷衣清和苏香竹也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他马上对他们露出一抹顽皮的笑容,转头又向皱着小眉头的翠儿挤了一下眼睛。

    看到寒冰脸上那抹安慰性的笑容,冷衣清和苏香竹不由都松了一口气,知道他是在跟自己的舅父使心机。

    冷衣清在放下心来的同时,不由更是佩服寒冰的随机应变,能如此巧妙地化解了一场不必要的冲突。

    方才花凤山如果坚持要带寒冰回花府,冷衣清势必要出面拦阻。

    一来是要维护他为人父者的尊严。自己已经认下的儿子,岂能再跑回到他那个假舅父身边去尽孝道?

    二来是为了今后的合作。眼看朝政日益走上正轨,这其中虽有他本人运筹帷幄之功,但那位假王爷的大力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而寒冰,一直是他与那位假王爷之间传递消息与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要纽带。

    三来嘛,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渐渐体会到有寒冰这个儿子在身边的好处了。既可背黑锅,又可挡暗箭。而且,不管寒冰对他和他的夫人如何敬而远之,但对世玉却是出自一片真心。

    看到那父女二人扶着寒冰进了屋,随后那个叫翠儿的小丫头也跟了进去,冷衣清笑着拍了拍自己夫人的手,一起走出了院子,回隔壁的相府去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