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心绪不宁
    在得知诱杀寒冰的行动彻底失败之后,尤其是在接到顺风堂主沈青萝派人送回来的那封密函之后,左语松就一直感到心绪不宁。

    寒冰所提出的要求看似蛮横无理,却完全戳在了忠义盟的痛处。

    几乎众所周知的是,寒冰与赵展参加这场武比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争夺青萝姑娘。

    所以,作为最终的获胜者,寒冰确实有理由向忠义盟索要自己所应得的奖赏——青萝姑娘。

    如果说,这场武比因为有人从中蓄意破坏而被宣布无效。那么,寒冰要求严惩那个应该对此承担责任的天香教徒,也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事实上,以寒冰自身的实力,还有他背后那位手握军政大权的左相大人的势力,他没有因为此事而与忠义盟公然翻脸,这已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因此,对于寒冰所提出的这一摆明了愿意私下解决的要求,忠义盟实在是没有立场,也更没有胆量断然表示拒绝。

    思量再三之后,左语松还是派人拿着沈青萝的那封密函,去向郑公公进行请示。

    而与此同时,他已经把忠义盟的人布置在了那个天香教徒的左近。

    虽然郑公公从未向他费心解释过,为何天香教的人会出现在京城,而且还要由忠义盟的人来负责对其进行安置和保护。但是以左语松的精明,其实早就看出来了,郑公公根本就没打算放那个济王所派来的天香教徒平安离开京城。

    只不过郑公公先前所交代给他的是,在武比之后,将天香教徒的行踪透露给京兆府的人。很明显地,郑公公是想将寒冰之死嫁祸给济王。

    但如今情势发生了逆转,寒冰不但没有死,而且还将这个天香教徒视作忠义盟的同伙,公然向他这位左副盟主索取此人的性命。

    可以想见的是,无论郑公公当初的计划如何,现在都不可能再放那个天香教徒活着离开,令其落入寒冰的手中。

    所以左语松才会未雨绸缪,提前将那个天香教徒置于自己的完全监控之下。只等郑公公一声令下,忠义盟专门负责狙杀行动的行云堂杀手,便会马上对其采取灭口行动。

    这件事应是十拿九稳,根本不用他这位左副盟主太过操心。

    其实真正令左语松感到不安的是,只杀掉那个天香教徒,能否让正处于暴怒之中的郑公公就此出了这口恶气?

    毕竟那“沾衣香”之毒是忠义盟的人负责布在荷叶上的。郑公公会不会因此认为,是由于药量下的不够,才让那个寒冰得以侥幸生还,而且还趁机杀死了他的宝贝义子赵展?

    方才已有消息传来,随赵展赴会的那四个护卫都被秘密处死了,就连那位一向骑术了得的王副将,也突然不明不白地坠马而亡。

    如此看来,凡是与赵展之死有关联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么,下一个郑公公所要迁怒的对象,会不会就轮到忠义盟了呢?

    刚一听说赵展出事的消息,左语松便亲自审问了那个负责下毒的忠义盟手下。

    那个被吓坏了的姑娘指天誓日地哭诉说,她确是完全按照那个天香教徒所告诉她的方法和剂量下的毒。而且在下毒的过程中,她自己还不小心沾了少许在身上,结果不久便浑身发僵,任何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带来钻心的疼痛。最后还是沈青萝给了她解药,才总算是恢复过来。

    虽然审得毫无结果,而且左语松也相信那个姑娘说的都是真话,但最终,他还是让人将那个倒霉的姑娘给处死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若不出手,而让她落到了郑公公的手里,怕是会死得更惨。

    杀了无辜的下毒之人,勉强也算是给了郑公公一个交代。至于这个交代最终能否令郑公公满意,对此左语松的心中实在是没有什么底。

    而另一件令左语松感到不安的事情是,在杀掉了那个天香教徒之后,他又该如何向寒冰交代?

    之前他早有耳闻,京城中出现了一位终日惹事生非的左相公子,居然能够令包括左相大人在内的许多朝中权贵头疼不已。

    只不过这些事情对于他这位忠义盟的副盟主来说,也就是当作笑话来听听,并没有真的将那位据说武功极高的寒冰公子放在心上。

    直至听说那个任性的少年竟然为了沈青萝,与左相大人公然闹翻,左语松这才开始对他注意起来。

    外人也许还会认为这个浪荡公子是一时兴起,但听过沈青萝密报的左语松却并不这么想。而且在那时他就已经开始感觉到,寒冰此举可能另有目的,恐怕是冲着忠义盟来的!

    但是仅凭感觉,左语松根本说不清寒冰为何要对付忠义盟,当然也就更加说不清他会怎样对付忠义盟。

    所以,当左语松知道郑公公要利用这次机会除掉寒冰时,心中虽是隐隐感到有些不妥,却仍是说不清原因。他便只好将自己的那丝疑虑闷在心里,更不敢对那个郑公公甚为得意的借刀杀人之计提出任何的质疑。

    结果——

    竟真的出事了!

    而且惹出的还是惊天大祸!

    然而此时此刻,左语松却更加不敢将自己先前对寒冰的那些怀疑说出来了。

    否则的话,恐怕郑公公第一个要处置的就不会是别人,而是他这个只会马后放炮、专上眼药的左语松了!

    可是,即便躲过了郑公公,他这位已泥足深陷的忠义盟的副盟主,还是躲不过来自郑公公的对头——那位寒冰公子的报复。

    如今,那个令人捉摸不透,且又明显不怀好意的浪荡公子已经直接找上了门,甚至可以说是直接找到了他左语松的头上!

    说实话,此时在他这个统领天下第一大帮的左副盟主的心里,竟然感到了一丝莫名的恐惧与不安。

    而更令左语松担心的是,复仇心切的郑公公会不会情急失智,命令他明日在远芳阁中埋伏下人手,一举将前来讨要天香教徒的寒冰当橱杀?

    若果真如此,他又该如何应对呢?

    只要事先部署得当,其实想要袭杀寒冰并不难。更何况此事还是在忠义盟自己的地盘上进行,绝对有把握让他插翅难飞。

    但是,在杀掉了寒冰之后呢?

    要知道,这个寒冰可不是无名小卒,他乃是当朝最有权势的左相大人的大公子。

    即便真如郑公公所言,除掉寒冰是皇上的授意,但起码皇上不会公开承认这一不可告人的意图。

    所以,一旦寒冰被杀,左相大人要求追凶,皇上肯定会毫不迟疑地将他左语松推出来当替罪羊。

    到那时,郑公公便是有心救他,恐怕也是力所不及。

    可即便明知道会有如此结局,左语松也决不敢公然违抗郑公公的命令,拒绝对寒冰下手。

    再说了,就算他不下手,寒冰难道会就此放过他吗?

    不交出天香教徒,就得交出沈青萝,若是两者都不交,恐怕他的这颗脑袋就要交出去了。

    不知为什么,左语松就是相信,寒冰绝对敢要他的脑袋!

    一想到那个自己还从未与之谋过面,便已对其心怀恐惧的神秘少年,左语松的颈上竟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凉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