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行云堂主
    众所周知,京城中最大的青楼是远芳阁,而最大的酒楼则是邀月楼。

    但是许多人都不知道的是,远芳阁和邀月楼的幕后老板,竟然都是忠义盟。

    夜色已深,街上的店铺都已打烊,此刻本应人去楼空的邀月楼二楼临窗的位子上,却仍稳稳地端坐着一个人。

    古凝,这位忠义盟负责狙杀行动的行云堂主,突然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随后便重重地将空杯往桌上一放,同时沉声喝道:“动手!”

    那名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蒙面黑衣人立即默然一躬身,便转身消失在楼梯口,动作轻灵迅捷,竟未弄出半丝声响。

    而古凝仍是坐在那里,抬头看了看天上那轮圆得似要马上裂开的明月,暗自咕哝了一句:“死在这种时候,倒是不怕投胎时看不清楚路。”

    随后,他又将幽寒的目光转向街对面的那座悦来客栈,紧紧盯着其二楼最靠东的那扇窗户。

    月光下,他那张显得比平日还要森冷泛青的狭长面孔上,竟隐隐地露出了些许紧张之色。

    虽然在这次行动中,他们是以有心算无心,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毕竟对方是个使毒高手,而且天香教的功夫本就邪门,难保不被他冲破罗网逃脱出来。

    事实证明,古凝这位经验丰富的杀手之王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只见映在对面二楼最东边那扇窗户上的油灯光忽然闪了闪,随后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空——

    古凝早在发觉那房中的灯光不对时,便已立起身来,瘦削矫健的身子迅疾地飞纵而起,跃过当中数丈多宽的街道,直扑向对面的那扇窗户。

    恰在此时,那扇窗户竟突然向四下暴裂了开来,随之一道人影从里面一跃而出,径直向下面的大街上飞落。

    然而就在那道人影马上快要落到地面之时,一道乌光骤然从天而降,直接贯穿了他的天灵盖,更有一段带血的尖芒,竟从他的颌下透了出来!

    在那人的尸身还未倒地之前,飞身而下的古凝在半空中就已将自己那把玄铁匕从他的头颅里拔了出来,随即在手中轻轻一抖,上面的血渍竟完全消失不见,只剩下乌黑的锋刃,在月光下闪着森寒的冷芒。

    收好兵刃,古凝对随后从客栈中冲出来的几名行云堂手下道:“割下首级装匣,尸身带去郊外埋了。”

    “是。”

    这几人竟是当即就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开始动手分尸。

    “吴华,这次搭进去几个弟兄?”

    古凝转头看向方才在酒楼上领命而去的那名蒙面黑衣人。

    吴华垂下头去,瑟缩地低声答道:“三个,还有两个受了重伤,怕是也……”

    “哼!这妖人果然厉害!我一见房内灯光有异,便知道他定是提前发现了你们——”

    说到这里,古凝微微顿了顿,面色虽仍是冰冷,语气却已是难得地和缓了下来。

    “算了,这也怪不得你们,我也未料到这妖人竟会如此扎手。死难弟兄的尸身都带回去好好安葬,受伤的能救过来的尽力去救。我自会去向左副盟主禀报事情的经过,绝不会误了兄弟们的奖赏和抚恤。”

    “是,多谢堂主!”吴华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在此次行动中,一共动用了十名堂中的好手,仅为了对付一个天香教的妖人,结果竟然折损近半。

    吴华本以为古凝定会大发雷霆。谁知,这位平日里最是阴冷狠酷的堂主,不但对大家没有半分责怪之意,反而说出这番安抚之语。

    这一切实是有些出人意料,同时也令吴华暗自庆幸不已。

    然而吴华绝对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古凝的心中竟然也在暗自庆幸不已。

    今夜能够一举击杀这个天香教徒,完成左副盟主交办的这项急务,实在是一大胜果。

    而古凝目前最需要的,便是这种胜果!

    数日前,受左副盟主之命,古凝集齐了几乎行云堂内所有的高手,在景阳城南面每一条入城的道路上都设下了埋伏,准备截杀那个忠义盟的死仇大敌——离别箭。

    谁知所有人严阵以待地等了大半日,结果离别箭没有等到,却等到了岫云剑派水女侠所代传的雪盟主的指令,命他们都去东南方向,协助禁军围捕潜入大裕的北戎奸细。

    古凝当时不是没有过稍许的犹豫和迟疑,但因为水女侠曾救过他的好兄弟荆州分舵主陈应诚的命,他对此一直心怀感激,故而怎么也不好直接驳了水女侠的面子,更何况也是违抗了雪盟主的命令。

    结果,他还是遵照水女侠所传的指令,带着所有的属下赶去了东南方。

    虽然最终他们谁都没有见到北戎奸细的影子,但却遇到了凯旋而归的禁军。

    那位禁军副统领宋青锋向古凝证实了水女侠所言不虚,确实有北戎奸细出现,而且还是北戎赤阳教的教主独笑穹。不过这位大名鼎鼎的独教主方才已落入了禁军的埋伏,身中数箭,却仍是侥幸逃脱了。

    听到这个消息,古凝的心中也是大感宽慰,觉得自己遵照雪盟主号令,前去追捕北戎奸细的做法是正确的。而且,对手既然是那位武功高绝的赤阳教主,雪盟主让他们全体都去参与围捕行动的命令,应该也是正确的。

    既然一切都是正确的,可为何最终结果却错了,还让他为此受到了左副盟主一顿狠狠的训斥呢?

    从那一刻起,古凝才开始意识到,忠义盟马上要变天了!

    雪幽幽与左语松这两位正副盟主,似乎已到了最终对决之时。

    其实从本心讲,古凝多少还是倾向于盟主雪幽幽的。毕竟不久前的那次北境危机,实是大部分靠了雪盟主之功才最终化解的。

    若没有雪盟主料敌机先,让北境军事先做好了御敌准备,恐怕津门关在戎军发动首次突袭之时,便会陷落。

    而后,雪盟主又身先士卒,带领岫云剑派的女侠们与北境军一同坚守城池,一直支持到靖远大将军宋行野所率领的援北大军赶到。

    就连那次轰动朝野的津门关大捷,其中也有水女侠带领的岫云剑派弟子和忠义盟属下参与。

    然而,古凝虽是有支持雪幽幽的想法,却也只能暗存于心里,绝不敢拿出来示人。

    因为他很清楚,左语松的背后是大内总管郑公公,甚至还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雪幽幽再是强横,也斗不过那两个人,其最终的命运是不言而喻的。

    虽说他古凝的手中掌握着行云堂数百名杀手,而且他本身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但他仍然心有顾忌,甚至是心有所惧。

    而令他心有所惧的原因,则是心有所累。

    三十出头的年纪,睡过无数女人也杀过无数女人的古凝,终于遇到了一个他睡不得也杀不得的女人——沈青萝。

    而更糟糕的是,他这个一向冷面冷血的人,竟然还鬼使神差地爱上了那个美丽聪慧而又带着神秘感的女子。

    忠义盟虽没有关于部属之间不得婚配的规矩,但他与沈青萝毕竟身份有些特殊。一个是行云堂主,而另一个是新任的顺风堂主,各自掌管着一堂要务。

    若是他二人走到了一起,忠义盟两个本来各自为政的重要堂口,便从此有了交集,进而形成了一股过于强大的势力。

    而这,绝不是副盟主左语松所乐于见到的。

    虽然古凝至今也没有想明白,那个笑面狐狸左语松是如何发现他与沈青萝之间那种极其隐秘的关系的,但是凭他这个杀手之王超乎常人的敏锐嗅觉,已经感觉到危险正渐渐地向自己迫近。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一切如常,但实际上,那位左副盟主已不再像从前那样倚重和信任他,甚至可能心中已有了找人取而代之的打算。

    身为行云堂的一员,终日所做的都是见不得天日的杀手勾当,不知不觉之间,已知道了太多肮脏的秘密。

    所以,一旦行云堂的人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同时也就是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

    那么等待着他的,便只有一个结局——尸骨无存。

    古凝虽说是一堂之主,面对这样的命运,也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因此为了生存下去,他就必须向左语松证明,他才是行云堂最有力的领导者。唯有他,才能让行云堂发挥其最大的威力,成为忠义盟,或者说是他左语松手中一把最好用的杀人利器。

    而今日他成功除去天香教徒的这一胜果,便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另外,对于古凝来说,今日的这一胜果,还有第二个非常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在寒冰得到了天香教徒的人头之后,便没有理由再去找沈青萝的麻烦。

    寒冰的威胁解除,而寒冰早前又已替他解除了另一个更大的威胁——赵展。

    这样一来,那个他所爱的女人终于算是安全了。而他们之间的秘密恋情,也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了。

    至于将来的事情,便等到将来再去考虑吧。

    反正古凝相信,以沈青萝的聪慧,必会为他二人想出一条最好的出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