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样东西
    已过了二更时分,左语松仍坐在那间专为他这个副盟主所修建的宽大书房之中,计划着明日该如何与雪幽幽对决,最终夺去她的盟主之位。

    同时,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该如何报答郑公公的知遇之恩。

    这次诱杀寒冰的行动失败,虽然原因并不完全在于忠义盟,但怎么说忠义盟也有执行不力之责。

    尤其是顺风堂主沈青萝竟然当着寒冰的面,向雪幽幽交出了沾衣香的解药,就此坐实了郑公公与济王勾结、意图谋害左相之子的阴谋。

    对于这一切,郑公公完全有理由拿他左语松问罪。

    然而,郑公公却并没有这么做。

    相反地,郑公公竟还表示支持他夺去雪幽幽盟主之位,其实也就是要把忠义盟盟主之位拱手送给他左语松。

    如此大恩大德,又怎能不令他感激涕零呢?

    而且在感激之余,左语松对郑公公更是生出了无以为报的愧疚。

    于是,他暗暗下定决心,在自己坐上盟主之位以后,所要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行云堂的杀手去杀掉寒冰,替郑公公一举拔了这个眼中之钉、肉中之刺!

    就在左语松进一步筹划着该如何解决掉寒冰之时,忽然听到门外有人来报,行云堂的人将那个天香教徒的首级送过来了。

    他不由微微一笑,吩咐让那个行云堂的人进来。而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又开始转起了另一个念头——

    古凝此人虽并不完全跟自己一条心,但办事还是稳妥得很。等自己当上盟主以后,也许先不必急于夺了他的堂主之位,可以暂时留着他,让他替自己多办几件事情再说。

    起码得先让他去把那个寒冰给杀了。到时候,若是万一出了什么纰漏,还可以顺便把他推出去做替罪羊,倒是一举两得——

    就在左语松心中的如意算盘正打得“噼啪”作响之际,一个身着行云堂特制的黑色紧身衣,且用与衣服同材质的黑巾蒙面的人进入到了书房之内。

    那人在门口处站定,躬身行礼道:“禀左副盟主,属下行云堂甲组四十七号,奉古堂主之命,特来将天香教徒的首级呈上。”

    说完,他便将手中所提的那只黑色木匣用双手捧了,向身前一举,等待左语松亲自验看。

    然而,左语松对那颗想来必是血淋淋的人头并没有多大兴趣。

    不过,他倒是对这个来送人头的行云堂杀手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甲组四十七号?古凝居然动用了行云堂顶级的杀手。这次行动,你们一共去了几人,伤亡几人?”

    “自堂主以下,共计一十二人,亡五人,未有伤者。”

    左语松的面色顿时一沉,追问道:“皆是甲组里的人?”

    “是。”

    左语松那双本就略显狭长的双眼微微一眯,敲遮住了眼内急速闪过的一道精芒。

    “把人头拿过来,我倒是要好生看一看,这天香教的邪人究竟是何方妖孽,竟能一下杀死我行云堂五名顶级好手!”

    那位身材高廋的行云堂杀手应了一声,上前几步,躬身将手中的木匣放在了左语松身前的桌案之上。

    谁知正当他略抬起身来,想向后退去的时候,一道寒光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直袭向咽喉要害所在!

    “嗤”地发出了一声轻笑,那杀手竟似早有准备一般,只是身形一晃,便已脱离了左语松手中那把短剑的威胁,又回到了方才所立的靠近门口的位置。

    “你是谁?”已起身站在桌案之后的左语松沉声问道。

    那杀手没有回答,却将脸上的蒙面巾取了下来。

    左语松凝目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俊美少年,忽有所悟地问道:“你是寒冰?”

    “早就听闻左副盟主被人称为‘笑面狐狸’,为人精明狡猾,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不知在下究竟是何处露出了破绽,竟让你一眼就识破了身份?”寒冰笑着问道。

    左语松一听对方果然是寒冰,倒也不再那么紧张了,猜到他定是又起了什么别的心思,也许是还不愿放弃沈青萝,或是想再向自己多勒索些别的好处。

    既然有了这种判断,他便慢慢收起了手中的短剑,口中却是冷哼了一声道:“你这身装扮虽是行云堂的属下,但一听答话,我便知你根本不了解行云堂。

    行云堂中杀手分为甲乙丙丁四组,这倒不是什么秘密。但外人所不知的是,甲组前五十号的杀手早就都已死光了。而且,以古凝的自负,断不会一下出动十名甲组的杀手去对付一个小小的天香教徒。”

    寒冰听了又是露齿一笑,摇头道:“我还以为说自己在甲组五十名杀手中排第四十七号,已是足够谦虚了,原来竟还是高估了自己!”

    左语松又自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连口供都未问,想必那人的性命也未留吧?”

    “左副盟主何时如此关心起自己的属下来了?”寒冰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杀人者,人恒杀之。此乃天道循环,我想那人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左语松皱了皱眉,“既然你已拿到了天香教徒的人头,为何还要来此处搅闹?”

    “因为我还想向左副盟主要一样东西。”

    寒冰懒洋洋地一笑,一双眼睛里却闪着湛然可见的精光。

    果然如此!左语松不屑地暗自哼了一声,自己正愁在京城中不易下手呢,没想到这个贪得无厌的小子竟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过这小子的功夫应该还在赵展之上,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还是得先稳住他,待集齐了人手,将他一举擒杀,事后再将尸体处理掉,那才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一念及此,他故作有些意外地看着寒冰,问道:“一样东西?你还想要什么东西?”

    而此时,他的手却已悄悄地伸到了身前的桌案之下,轻轻扯动暗藏在那里的一根肉眼难辨的丝线,向守在外面的亲随下达了狙杀令。

    当那六名亲随分别从两侧的窗户及大门飞扑进来时,寒冰竟是丝毫不为所动。

    他的目光始终盯在左语松的脸上,忽然咧嘴笑了笑,道:“你的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