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又见离别
    左语松在那六名亲随护卫冲进来时,已将腰间的那把护身短剑握在了手中,只一抖手间,便将这支锋利的短剑隔着桌案向寒冰射去。

    与此同时,他的人向右后侧急退,伸手去取挂在墙上的那把长剑,那才是他真正与敌交手时所使用的兵刃。

    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左语松这只老狐狸本已算得极其精准——

    那六名亲随护卫一冲进来,必然会引起寒冰的注意,并能够令其短暂地分神,而这时自己的短剑正好出其不意地射出,即便不能立时取了寒冰的性命,至少也会令其受伤。

    就算寒冰能够侥幸躲过这一致命杀招,总也要被阻上一阻,这时那六名亲随护卫应该已经完成合围。寒冰的功夫再高,也绝对冲不出他们早已演练纯熟且配合无间的必杀剑阵。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左语松这只老狐狸千算万算,独独忘了将他自己的功力也给算进去!

    他所射出的那柄短剑,不但没有实现将寒冰阻上一阻的目的,反而却成了寒冰用来对付那六名亲随的致命武器。

    当那柄带着疾风的短剑直奔向他的胸口,眼看就要贯胸而入时,寒冰突然一抬右手,一道箭气倏地从中指射出,正击在那柄短剑的剑柄之上。

    受到这强劲的一击,那柄短剑顿时改了方向,旋转着向右侧窗边的两名亲随护卫飞去——

    只一瞬间,血光迸射,那两人惊恐地捂住自己被豁开的喉咙,却无论如何也堵不住从中急喷而出的鲜血。

    最为可怖的是,那柄一直在飞速旋转的短剑在饮了方才那两个亲随护卫的血之后,竟还意犹未尽。

    只见它忽然在半空中划了一道弧线,调转方向,向左语松的颈间割去。这位忠义盟的副盟主顿时被吓得向地上一扑,极其狼狈地避了过去。

    那柄短剑在左语松的头顶上飞掠而过,竟一下削掉了他的半个发髻。

    随后,它似被什么牵引一般,“嗖”地一声,又向左侧窗边的那两个亲随护卫飞去。

    那两个亲随护卫不是没有时间躲,但他二人早已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于是,那“嗖”的一声,便成了他们在这世上所听到的最后一个声响。

    当那柄已沾满鲜血的短剑又向寒冰身后的那两名亲随护卫飞去时,那两人却已在它飞到之前,就各自捂着冒血的喉咙倒在了门边。

    而此时,寒冰则用他那只刚刚发出过离别箭的左手,将那只余劲未歇的短剑轻轻一收,然后随意地向地上一丢。

    短剑撞击上光滑的青石地面,发出“呛”地一声脆响,宣布了这场杀戮的结束。

    眼睁睁地看着那六名亲随护卫眨眼间就死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连一声临死前的惨叫都没能发出来,左语松的脸已变得一片死灰。

    他仍保持着方才跌坐在地上的姿式,一条腿蜷缩在身前,而另一条腿则向一侧软软地伸着。

    因为丢了半个发髻,灰白的碎发零乱地垂落在他苍老僵滞的脸上,已完全没有了不久前那个还幻想着明日坐上盟主宝位的左副盟主的威风霸气与志得意满。

    嘴唇哆嗦了半天,他总算是能够发出了声音:“离别箭——,你用的竟然是离别箭!你到底是谁?!”

    寒冰不禁咧嘴一笑,“事到如今,左副盟主关心这个还有何用?知道与不知道,对于一个死人来说,想必也没有什么分别。”

    左语松此刻已慢慢冷静了下来,哼了一声,道:“那你为何到现在还不动手?”

    “因为我还想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而这个答案,目前只有左副盟主你能告诉我。”

    寒冰一边说,一边背着手慢慢绕过桌案,来到了左语松的面前。

    “既然只有老夫知道答案,那我为何要把它告诉给你这个一心想要我命的人呢?”

    左语松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仿佛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因为这个问题恐怕也一直在困扰着你,想必你也不希望将它带进棺材。”

    寒冰的嘴角虽是噙着一丝笑意,说出的话却是冰冷无情,丝毫没有给左语松留下任何生机。

    左语松微眯了眼睛看着寒冰,良久才道:“你要问的是沈青萝?”

    寒冰含笑点了点头。

    左语松又沉默了半晌,终是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不错,此事确实困扰了老夫许久,而我也不该用它来与你谈条件。无论忠义盟与隐族人之间有何种深仇大恨,北人都是你我共同的敌人。”

    “这么说,沈青萝果然是北人?”

    “她的真实身份我尚未查清,但她与宫彦的关系绝非一般。只是当时我并不知宫彦是北人,便也没有去留意他二人的接触。

    这次郑公公设计诱杀你,本打算事后再将罪名嫁祸给济王。我便想,可以利用此事除去沈青萝,将她说成是济王的人,灭了她的口,同时也是拔去了北人安插进来的一颗钉子。

    可惜事与愿违,赵展竟被你给杀了,而沈青萝也借机出卖了济王,搅乱了局面,令我一时间无法对她下手。

    而且更为棘手的是,行云堂的堂主古凝与沈青萝也有一腿,若不事先计划好,恐怕很难解决掉这个精明狡诈的北人女子。”

    “你可知宫彦如今已在为郑庸效力?今日的武比现场,他一直躲在宾客中操纵禁军。”

    左语松不禁怔了怔,犹自不信地摇头道:“不可能!郑公公为何要与北人勾结?”

    寒冰笑了笑,“不外乎就是一个‘利’字。谁给的利大,他就投靠谁。在他这种人的心中,可没有什么忠义可言!”

    听他这么说,左语松的老脸不禁一红。

    就是那么一个不忠不义的奸宦,却被自己奉为神明一般地言听计从。如今想来,自己枉活了这么多年,带领忠义盟在江湖中叱咤风云,最终竟沦为了一个狗太监手下的一条狗!说到底,不也是为了一个“利”字吗?

    想到这里,左语松不由嘿然冷笑着道:“老夫自知罪孽深重,今日死在你手里确是一点儿也不冤!只不过忠义盟与隐族人之间的仇恨,从此便是结定了,你也会有为此付出代价的一天!”

    寒冰肃然点头道:“这些由几代人共同结下的仇恨,确是要有彻底清算的一日。是非对错的争辩在死亡面前都已显得苍白无力,唯有鲜血才能洗去这多年的仇怨。

    不管你左副盟主信还是不信,但是我相信,终有一日,忠义盟与隐族人会放下彼此间的仇恨,携手对抗外敌,共享太平盛世!”

    左语松又眯着眼看了寒冰良久,突然哈哈一笑道:“虽然我看不到那一天了,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你这最后一遭c了,动手吧,给老夫一个痛快!”

    寒冰轻轻一抬左手,一道箭气无声无息地贯穿了左语松的咽喉。

    没有再去多看一眼那具瘫倒在地上的尸身,他将那块蒙面巾重新戴在脸上,从容不迫地走到门口之后,又转过身来,审视了一遍屋内的七具尸体。

    然后,他猛地一抬头,两声尖锐的箭啸之声便从他的喉间发出,停顿数息之后,他又发出了同样的一声箭啸。

    随即他便迅疾地回身打开房门,几个纵跃间,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