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心甘情愿
    寒冰正在那里为自己的小小诡计得逞而暗自得意不已,又听到洛儿脆声一笑,道:“本来我今日还有些不开心,但与凌大哥你说上这一会儿话,就觉得那些烦恼都不见了。凌大哥,我明日还来这里与你说话可好?”

    他的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欣喜。

    “好啊,反正我每日这个时辰都会来这里,你若得空就过来吧。”

    轻“嗯”了一声之后,水泠洛抬眼看着他,突然问道:“凌大哥,你来京城这几日,可曾听说过一个叫寒冰的人?”

    寒冰怔了怔,随即答道:“确是略有耳闻。听说他今日与禁军大统领赵展比武,还将那个赵展给杀了。怎么,你也认识这个寒冰吗?”

    “我——”水泠洛犹豫了一下,才又接着道,“我也是今日在比武场上见过他。我想请凌大哥你替我查一查,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有,他杀了赵展,自己也受了伤,若是可能的话,我想请凌大哥你暗中保护他,别让那些想害他的人得了手。”

    “好,我会盯紧他的。”

    “还有……还有,凌大哥你见到他之后——”水泠洛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措词,停顿了许久,方呐呐地开口道,“看看他……可不可能是……萧玉……”

    “萧玉?”寒冰故作惊讶地问了一句。

    “嗯,不知为什么,明明他们两个长得一点儿也不像,但我就是无端端地有一种感觉,觉得他是萧玉——”

    “这——,这怎么可能?我听小飞他们说过,萧玉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再者说,你本与萧玉……相识,怎么可能见了面,竟认不出他来呢?”

    “因为他已经变了模样,连身形和声音也变了,从表面上看,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但他的眼神,他说话时的样子,仍是有些地方让我想起萧玉。而且我也不相信,萧玉他真的……死了……”

    说着说着,水泠洛不觉低下了头,又开始难过起来。

    寒冰这次总算管住了自己,没有用手去摸她的秀发,只是温言安慰她道:“既然你会产生这种感觉,想来他们两人之间还是有某些相似之处。

    我与萧玉自幼相识,虽没见过他长大时的样貌,但若是如你所说,他的模样已经大变,说不定不受外表的影响,我反倒能从他的一些习惯上,认出他是否就是萧玉。”

    水泠洛一听,不由抬起头来看向寒冰,美丽的双眸中充满了希望与期待。

    “凌大哥,那就拜托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把他认出来的。但无论他是不是萧玉,我都不想看到他出事。因为,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放心吧,洛儿姑娘。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他出事的!”

    寒冰一边信誓旦旦地做着保证,一边琢磨着下次该如何劝说洛儿,让她放弃这种可能会给他们两人都带来危险的追查。

    然而还未等他的心思转完,洛儿便又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凌大哥,你——喜欢过什么人吗?”

    被洛儿这一问,寒冰一时间倒真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凌弃羽的心里是否喜欢过什么人,他确是不知。但他知道,自己的心里始终装着一个洛儿。

    “我——喜欢过。”他终是说出了寒冰的心里话。

    “那你会不会因为某种原因,不想见她,或是不敢见她?”

    “会。因为我现在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所以我不敢去见她,怕将危险带给她,更怕从此没有勇气再离开她。”

    水泠洛眨了眨大眼睛,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她并不怕任何危险,因为有你在她的身边,即便真的与你死在了一起,她也心甘情愿呢?”

    “但是我不情愿。我希望她能一直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活下去,哪怕她因此忘了我,只要她能好好地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

    水泠洛看着他,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也许萧玉他也与你抱着同样的想法,所以他才不来找我。可惜你们都不懂,若是心里真的装了一个人,又怎会轻易地把他忘记呢?既然忘不了,又见不到,那么这一生都不会再真正快乐了。”

    寒冰只听得心里一痛,原来洛儿的心中竟有这么多的苦!

    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不该瞒着她,不该与她这样咫尺天涯,对面不相识!可若是让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卷入危局,却又是如何也办不到!

    “也许用不了一生这么久,当他完成自己的任务以后,自然就会回来找你。到那时,你们就可以快快乐乐地在一起,不必看着彼此陷入险境,更不必忍受突然到来的生离死别。”

    说到这里,寒冰轻轻拍了拍洛儿的手,继续语声坚定地道:“洛儿姑娘,既然你相信萧玉没有死,那就给他,同时也是给自己一些时间。我相信终有一日,他会再回到你身边的。”

    水泠洛沉默了半晌,终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凌大哥。无论萧玉现在哪里,在做些什么,我都不应该去打扰他,令他分心。既然我相信他的心里一直装着我,那么多等些时候又怕什么呢?我会安心地继续等下去,等他回到我身边的那一日。”

    “好,洛儿姑娘,你能这么想,实是最好不过了!我会去替你追查那个寒冰的来历,但无论他是不是萧玉,我们暂且都不能打扰他,要让他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而我们或许可以在暗中帮助他,替他解决掉藏在暗处的敌人,这样可好?”

    “好,凌大哥,我一切都听你的!只是你自己也一定要多加小心,忠义盟的人要防,还有我师祖也在找你。毕竟已有那么多忠义盟的人死在了你的手上,他们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放心吧,洛儿姑娘,只要我一摘下这张面具,又有谁会认得出我是谁呢?我会避开令师祖,当然也要尽量避开你,免得一旦被你认了出来,岂不还要向你这小丫头认输了?”

    水泠洛不由“咯咯”一笑,“凌大哥,你确定能避得开我吗?只要你一开口,我闭着眼睛都能把你给认出来的。萧玉告诉过我,眼前越是看不见,心里反而会越明亮,我一定会用心把你给认出来的!”

    “那小子胡说八道的话你也信?!”

    想起自己当时被洛儿追问得不知所措的尴尬情景,寒冰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只要是他说过的话,每一句我都信!”

    水泠洛瞪着大眼睛,神情却是无比的认真。

    “洛儿——”寒冰收起了笑容。

    水泠洛却对他笑了笑,“凌大哥,我该回去了,否则会被师父发现的。”

    “好,我送你。”

    水泠洛这次倒是没有拒绝,竟是让寒冰陪着她一路到了忠义盟总舵的附近。

    看到前面忽然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些人马,寒冰立即猜到他们一定是忠义盟的人,正在附近搜索杀了左语松的可疑人物。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对水泠洛道:“洛儿姑娘,前面应该是忠义盟的人。”

    水泠洛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他们。凌大哥,那我先回去了,我们明日再见!”

    她的人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不知为何,又突然回过头来,笑着向仍站在原地未离开的寒冰挥了挥手。

    寒冰见状也向她挥了挥手,唇边犹带着一抹笑意,自言自语地轻声道:“洛儿,你真不该相信萧玉那小子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