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竟然是他
    雪幽幽其实一直在冷眼旁观。

    见古凝在说完解药之事以后,便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呆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她的心中则更是肯定,这位行云堂主一定有事瞒着自己。

    悦来客栈一战的内情,绝不会如他方才所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他存心隐瞒,她却也无法再过分迫问,以免引起他的反感及警觉,反倒不利于进一步追查凶手。

    于是,雪幽幽决定换一种方式,采用一种迂回的策略,试着从古凝的身上寻些关于那个刺客的线索出来。

    “我已让人查验过左副盟主及那六名亲随护卫的伤口,除了其中四名护卫是死于左副盟主的随身短剑下之外,左副盟主和他的另两个亲随护卫都是被离别箭所杀。

    而且,据当时距离左副盟主居处较近的人说,确是先后听到了三声箭啸。可惜等他们闻声赶到时,只发现了左副盟主他们的尸身,而那刺客早已远遁。”

    听到雪幽幽的这番话,古凝的心神总算是被拉了回来。

    果然是离别箭!看来那人确是凶手无疑!

    “可属下想不通的是,总舵之内遍布警哨,听到箭啸之声以后,必然会愈加警觉,严密搜查。那刺客又如何能够在完全未被发觉的情况下顺利逃走呢?”

    “那刺客不是逃走的,而是堂而皇之地从大门走出去的。”

    雪幽幽不禁略带恼意地叹了口气,才又接着道,“正是因为听到了箭啸之声,众人不约而同地都跑向出事地点,便给了那刺客混入人群中的机会。

    等他们发现左副盟主遇害,又一个个都慌了神,各自纠集了一伙人,到处搜查刺客,却不知那刺客就在他们中间。

    后来的情况就是,越搜人越多,越多越乱套。等我赶到那里的时候,已有好几伙人跑到了总舵外面去搜索了。想来那刺客也随他们一起出了大门,从此一去不返了。”

    古凝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那种乱象,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如今这刺客已经逃脱,再想捉到他,怕是太难了!”

    “不知古堂主对这个离别箭都有哪些了解呢?”

    雪幽幽开始旁敲侧击地套起古凝的话来。

    而此刻古凝的心思皆放在了那刺客的身上,倒是没察觉到雪幽幽的居心。

    听她有此一问,他不由皱着眉头细思了片刻,方摇头道:“属下对这个离别箭可以说是知之甚少。

    因为行云堂只负责狙杀对本盟有威胁的敌人,解决的多是一些各大门派中的高手,或是一些自不量力向本盟挑衅的独行剑客,却是极少与隐族人打交道。

    而且,自南方几位分舵主遇害的事情一出,左副盟主便派了宫彦为特使专门负责追查此事,所以属下也并未过多地关注过这个离别箭。”

    古凝的这番话自然不能令雪幽幽满意,她只好设法引导他继续讲下去。

    “虽然宫彦那个北人的话并不完全可信,但他曾向盟里传回过一个消息,说是他已经查出,那个离别箭的真名叫凌弃羽,是当年从藏涧谷中逃出去的隐族余孽。

    此事我已向了解那段真相的济世寺的慧念大师核实过,这个凌弃羽确是那位已故的藏涧谷主凌倨峰的儿子。当时他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如今应该已是二十几岁的青年。昨日给你解药的那人,你觉得他可像是这个凌弃羽?”

    古凝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他!虽然他蒙着面,但露在外面的眼睛神光十足,而且他的步伐矫健,动作敏捷,行为举止一看就是个年轻人——”

    说到这里,古凝开始不自觉地咬牙切齿起来,想起那小子故意把自己当猴子来耍的可恶行径,完全就是一副顽劣少年的做派!

    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之后,他才又接下去道:“既然左副盟主是死于他的离别箭之下,那他定然就是凌弃羽!”

    “这么说,这个凌弃羽已经来到了京城,而且居然在蛰伏了一段时日之后,做下了如此大的一件惊天巨案!只不过,从他一贯的行事作风来看,这一切应是他早已计划好的,并不是心血来潮的冲动之举。”雪幽幽继续循循善诱地说道。

    古凝马上赞同地点了点头:“不错。凭他能够事先在悦来客栈等着我们这点来看,就说明他是有预谋的。

    可令人费解的是,从行云堂开始奉命监视那个天香教徒开始,至接到将其狙杀的指令为止,这中间也不过才两个多时辰。而凌弃羽又是如何知悉我们这次行动,并提前在那里设下圈套的呢?”

    雪幽幽其实也正在想这个问题。

    而且,她也一直在暗中观察古凝,见他此刻那种疑惑不解的表情倒不像是在作伪。

    她不由微皱了下眉头,暗自想道,也许是自己太多虑了。

    毕竟这位只擅长杀人的行云堂主古凝,并不是那个惯会骗人的萧玉,凭自己多年识人的经验,当不会被他轻易欺瞒过去。

    也许他与那个刺客确是刚刚达成了某种临时性的交易,但在此之前,他们之间应该并无任何勾连。

    想到这里,雪幽幽便暂时放开了对古凝的那些猜疑,将心神全部集中到眼前的这个案子上来。

    “依我看来,凌弃羽绝不会是一个人,他一定另有同伙。此前他一直在南方活动,对京城中的情况应该并不十分了解,更不可能对天香教徒与忠义盟之间的关系知之甚详,并由此判断出行云堂今日的行动。

    很可能是他的同伙,早就潜伏于京城之中,而且一直在密切监视着忠义盟的一举一动。所以他们才会料敌机先,在悦来客栈中提前布下了这个局。”

    古凝仔细一想,觉得雪幽幽说得确是很有道理。同时,他又按照她的思路继续推断下去,忽然想到,也许当初将自己引进悦来客栈的那人并不是离别箭凌弃羽,而是他的某个同伙。

    否则的话,他怎会有那种鬼魅一般的身手,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从那间客房中消失不见,转而又追上了那个去送人头的甲组九十六号呢?

    随着思路的拓宽,古凝又猛然想起了一件一直被自己所忽略的事情,顿时激动起来,急忙对雪幽幽道:“禀盟主,属下刚刚想起了一个关于那个刺客的重要细节!

    他的身上受了伤,闻起来有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而且,还有一种金创药之类的味道。属下本以为他是在刺杀左副盟主时受的伤,便没有太在意。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并未见到他身上有任何明显的伤口,怎会散发出那么大的血腥气呢?若说是沾了别人的血,可他的衣服上并没有大片的血迹。

    另外,就是那金创药的味道。如果那刺客在受伤后自己上的药,怎么都会在衣服上留下些痕迹。而以属下的眼力,当不会错过这些异常之处。

    所以属下推断,他的身上应该早就有伤——”

    一听这话,雪幽幽的眉头立时皱了起来,早就有伤?

    古凝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各种推想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雪幽幽神情的变化,仍在那里继续分析道:“若是他的身上早就有伤,应该难以完成如此危险的一次刺杀。也许,他并不是那个真正的刺客——”

    “不错!那人应该就是凌弃羽的同伙,故意穿上行云堂的衣服,扮作离别箭出现在你的面前,主要是为了混淆视听。

    一来,是让我们对离别箭的体貌特征产生一种错觉。二来,也是让我们以为离别箭一直都在单独行动。”

    说到这里,雪幽幽的唇边不由逸出了一丝冷笑,道:“可惜他们机关算尽,却忽略了那人身上早有旧伤的事实。”

    古凝也不觉兴奋异常地接口道:“正是如此!无论昨夜的刺客是一人,还是两人——”

    “旧伤都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不知为何,此时雪幽幽的眼前忽然浮现出寒冰胸前那大片的血迹来。

    莫非——,凌弃羽的同伙竟然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