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瘟神上门
    一大早,寒冰就神气活现地拍打起远芳阁的大门来。

    门一开,他便迈着自以为飘逸潇洒的步子走了进去,脸上更是带着一副志得意满的笑容,丝毫未去在意给他开门的那位接引眼中所流露出的,那种既厌恶又畏惧的复杂神色。

    说实话,寒冰的这一举动确是非常地讨人厌!

    像远芳阁这种开门迎客的风月场所,通常晚上才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

    阁中的姑娘及那些接引和下人们,都是要一直陪着客人,很晚才能歇息。第二日自然便会起得迟一些,一般都是要接近午时才会开门迎接新的客人上门。

    而寒冰这一大早就来敲门骚扰,也难怪那位接引会用那种不待见的眼神看他。

    再者说,自从这位寒冰公子出现在远芳阁的那日起,麻烦也就跟着上门了。

    当时他是聚集了一帮公子哥儿,在这里商议算计襄国侯的世子严兴宝。结果,那位严世子不但挨了毒打还陪了银两,就连他的老爹襄国侯,也在他归家的当日一命呜呼了。

    接着,这寒冰就开始纠缠起青萝姑娘来,还为此与禁军大统领赵展发生了争执,以至于闹得远芳阁几乎没了客人,这才不得不用一场比武来化解这场纷争。

    谁知经过了昨日的那场比武,纷争不但完全没有化解,赵大统领竟然还被寒冰给打死了!

    这件事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是,京兆府在出事的当日就查封了远芳阁,再也没有客人敢上门。而这一查封之后,还不知道何时才会解封,却让这些靠远芳阁吃饭的人怎么办?

    思来想去,远芳阁里的人,几乎没有谁不怨恨这位始作俑者——寒冰公子。

    然而无论心里如何怨恨,那位接引却是半点也不敢得罪这个年纪轻轻就杀人不眨眼的瘟神。

    想那赵展是什么人物?掌管京城十万禁军的大统领!他的武功当然已是出神入化,没想到却在阴沟里翻船,栽在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弱冠少年手中。

    稍微有点儿见识的人都明白,此间凭的绝不全是运气。这位寒冰公子,应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这样的人,他若不来惹你就已是烧了高香。哪个嫌自己命长的还敢轻易去招惹他?更何况这位本就是个最喜欢惹事生非的主儿?

    “接引大哥,请问青萝姑娘起身了吗?”

    寒冰的笑容极是亲切,语声也极是温柔,完全是一副多情公子的模样。

    那位接引暗自翻了个白眼,脸上却马上露出恭敬的笑容,点头道:“寒冰公子早!青萝姑娘正在用早膳,还请公子稍候上片刻。”

    “哦?青萝姑娘竟然起得这么早!想必是心里还记挂着与本公子的约定。唉,佳人情重,我便是多等上些时候又有何妨?你且去知会青萝姑娘一声,说本公子就在这厅中慢慢等她,请她千万不要着急。便是要等上她一辈子,本公子也定会甘之如饴。”

    那接引看了一眼寒冰那一脸自我陶醉的模样,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好不容易才干笑了一声,道:“公子放心,小的这就去请青萝姑娘过来。”

    寒冰仍是笑得无比亲切,“不急,不急,你且先叫人去给本公子也准备一份早膳,我在这里边吃边等就好。”

    这回那接引竟是连话都懒得说了,忙拱了拱手,转身就往后面的青芳斋跑去了。

    这位瘟神的话虽然说得极是悦耳动听,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却已是表露无遗。

    像这般死缠烂打的人物,也只有青萝姑娘能对付得了,恐怕就连远芳阁的老板廖京东都招架不住。更何况这位可怜的廖老板,从昨日起便被京兆府尹段朴青段大人请进衙门里喝茶去了。

    沈青萝倒是没有多做耽搁,很快便从青芳斋中赶了过来,袅袅婷婷地出现在了这间她本是极少露面的迎客大厅之中。

    寒冰见她进来,忙迎上前去,笑吟吟地道:“青萝姑娘怎么如此心急?早膳可曾用好?若是没有,便与我一同用吧。”

    “听说寒冰公子早早登门,青萝怎敢怠慢,自是要来陪陪公子了。”沈青萝嫣然笑着,眼中尽是脉脉柔情,“公子的早膳片刻就好,不知公子想在何处用呢?”

    “反正此时也不会有客人来,不如就在这里吧!既宽敞,又明亮,多些人上来也不怕施展不开。”

    寒冰的脸上虽仍是挂着一抹笑容,说出来的话中却带了几分轻蔑的挑衅之意。

    沈青萝听了,不由极是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道:“公子这是说的什么话!仿佛这里还真有人要与公子你过不去似的。不过就是一顿早膳而已,有青萝一个人陪着你还不够吗?哪里又需要那许多人上来?”

    “哦?这么说来,青萝姑娘是答应本公子的要求了?”寒冰的眼睛顿时一亮,“那还在这里用什么早膳啊,我即刻便带你回府去吧!”

    说着,他便一伸手臂,作势去揽沈青萝的纤腰。

    沈青萝连忙将身子向旁边一闪,躲过了他那只禄山之爪。

    “公子怕是误会了!青萝只是来陪公子用早膳,而答应送给公子的那样东西还在路上,相信很快便能交到公子的手里。”

    寒冰听了,不由得微微一怔,“左副盟主的动作倒是真快!只不知那样东西是活的,还是死的?”

    “那公子希望他是活的,还是死的呢?”

    沈青萝一边随口问着,一边在仔细观察着寒冰的神色,心中暗想,看来他对昨夜忠义盟总舵中所发生的事情确是一无所知。

    寒冰听她这么问,竟是哈哈一笑,道:“自然是死的好n的又叫我如何处置呢?总不能在你这远芳阁中再杀一次人吧?那样的话,廖老板岂不是还要在京兆府里多盘桓些日子了?”

    “可若是死的,公子又如何能确定那人就是你要的正主儿呢?难道公子不担心自己被人蒙骗了吗?”沈青萝继续带些试探性地问道。

    “哼,我才不担心呢!”寒冰的星目中陡地射出了一道冷芒,“左语松若是真敢对本公子耍花招,下一个死的便是他!”

    沈青萝的脸色不由变了变,“难道公子真的要与忠义盟作对吗?”

    寒冰冷笑了一声,道:“恐怕是忠义盟先要与我作对的吧?左语松以为有郑庸撑腰就可以万事大吉了?

    那郑庸不过就是个跟在皇帝身边的狗太监,在宫里搅风搅雨的还行,宫外的事情他可管不着!如今他的干儿子赵展已经被我给杀了,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左语松这次若是识相些,交出那个天香教徒,我便放过他这一回。否则的话,别说是他,便是整个忠义盟,本公子要让它消失,也并非什么难事!”

    他的这番话说的简直是骄横狂妄之极,却让沈青萝从中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寒冰背后之人,必是那个已巴结上太子的左相冷衣清无疑。

    以忠义盟今日的声势,除了皇上,谁能说让它消失便消失?再者说,当今皇上本就与忠义盟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不可能自断其臂,杀了忠义盟这条忠犬。

    而唯一有能力,又有决心对忠义盟下手之人,应该就是那位未来的皇帝,当今的太子殿下。只要冷衣清能够让太子相信,忠义盟与济王有勾结,那么忠义盟的灭亡就是迟早的事了。

    不过,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让忠义盟消失,却并不像寒冰口中所说的那般容易!

    虽然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左语松之死,确是让忠义盟暂时取得了一种十分微妙的中立之势,从而能够维持一种相对安全的局面。

    因为左语松一死,忠义盟势必会落在雪幽幽的手中。皇上虽是不会乐见其成,但他一时也无法改变这一必然的结果。

    这样一来,冷衣清父子反而没有了对付忠义盟的理由。毕竟昨日是雪幽幽出面救了寒冰一命,而他们父子与天香教和济王的账,又怎么都不应该算到雪幽幽的头上。

    其实左语松之死,对她沈青萝来说,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有宫彦在一旁出谋划策,郑庸肯定会利用各种机会,鼓动皇上夺了雪幽幽的权,同时挑唆忠义盟内不服雪幽幽的人暗中捣乱生事。

    只要忠义盟内乱一起,她这位顺风堂主就可以利用古凝那个傻瓜替自己出力,将那些不听话的堂主和分舵主逐一铲除,最终把忠义盟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一想到这些,沈青萝竟不禁暗自得意起来。

    从赵展出人意料地命丧燕栖湖的那一刻起,她这一方的人马就已经彻底失去了胜算,随后又在对方的步步紧逼之下,不得不节节败退。

    她顺风堂主的身份、沾衣香的解药,连带着与济王的勾结都一一暴露了出来。

    那时她就明显地感觉到,不但雪幽幽已对她起了杀心,就连寒冰也对她有了不利之念。

    正是迫于这种种压力,她当时竟还生出了向左语松揭破寒冰身份,利用他这位副盟主去替自己化解危机之念。

    好在那个念头很快就被她给否定了,才又想出了进一步将水搅浑的妙招。

    眼前的事实已经证明,左语松根本就靠不住。连个单枪匹马的离别箭都能要了他的命,又何谈去对付武功可能还在那个离别箭之上,而其背后势力又极为庞大的寒冰呢?

    所以如今这种大好形势的出现,虽然主要归功于寒冰和那个离别箭从中搅局,但仍是有她沈青萝运筹帷幄、当机立断的功劳在里面。

    谁能想到,原本是必输的一盘残局,却因她的灵机一动,竟是又被做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