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嗜血同类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一桌丰盛的早膳很快就摆了上来,沈青萝嫣然含笑,极尽温柔地帮寒冰盛粥布菜,服侍得甚为体贴周到。

    寒冰自是欣然享受着佳人的细心照顾,同时慢条斯理地享用着这顿美味的早膳。

    然而令人大感扫兴的是,他这里方动了几下筷,忠义盟的人就进了门。

    看到来送天香教徒首级的人果然是古凝,寒冰不由暗自一笑。

    看来,昨夜自己在古凝面前所露出的那个破绽已引起了雪幽幽的怀疑,所以今日便派这位忠义盟的行云堂主来亲自验证一番了。

    昨夜在刺杀左语松时,寒冰胸前的那处旧伤口就已经挣裂了,接着是无尽丹发作,又将伤口扯得更大。

    血腥气再加上一身的汗湿,他也知道当时自己身上的味道必是难闻之极。但这些都没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伤口上所敷的金创药的味道也随之散发了出来。

    寒冰料想,像古凝这种顶尖的杀手,对周围环境的感觉自是极其敏锐,绝不会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想必早已注意到他身上那种不寻常的气味。

    而古凝一旦将自己的这些发现告诉给雪幽幽,那她自然便会将首要的怀疑目标,锁定在日间刚刚受伤的寒冰的身上。

    既然已经有所预料,寒冰一大早就先跑去了舅父花神医那里,要了些当初为了给他治屁股上挨板子的伤而特制的金创散。

    而他胸前伤口上原来所用的那种金创药,其实是花湘君针对隐族人特殊体质而秘制的一种药粉。

    这两种药虽都是治金创的良药,但气味上却是有很大的不同。

    这时,只见古凝将装有天香教徒首级的那个木匣,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根本未顾忌到此刻那桌上正摆着他寒冰公子香喷喷的一顿早膳。

    寒冰倒是丝毫没有被古凝这一粗暴无礼的举动所激怒,反而笑嘻嘻地招呼道:“阁下远道而来,想必是还未来得及用早膳。反正我吃得不多,便分给你一半吧。”

    说着,他竟用手中的筷子夹起一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直接放在了那只沾有乌黑血迹的木匣之上。

    古凝只是冷冷地看着寒冰,心中却是抑制不住地感到一阵失望,面前这少年说话的声音与昨日的那个刺客竟是完全不同!

    虽是失望,古凝却并不想就此放弃。

    江湖之大,各种奇人异士很多,难保不会有人擅长口技。故而单凭声音不同,还不能马上就下定论。

    再者说,他的手头还掌握着一条线索,有待向这位寒冰公子当面查证呢。

    嘿然冷笑了一声,古凝终于开口道:“寒冰公子果然是那种连眼也不眨便能谈笑杀人的主儿!在下听说,这沾了人血的包子能够治病,只不知是否还能够治伤?”

    寒冰闻言眨了眨眼睛,“阁下受伤了吗?你们左副盟主对待属下实是太过苛刻,不但遣了个饿兵,竟还是个伤兵!不过你且不用担心,本公子这里有上好的治外伤的药,百草堂特制的金创散。”

    一边说着,他竟真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包药粉,往桌面上一放。

    古凝狭长而泛着精光的细眸在寒冰的脸上盯了片刻,方一伸手,将桌上的那包药粉拿了起来。

    百草堂的金创散,他可是连听都未曾听说过。据他所知,百草堂专治疑难杂症,根本就不负责跌打损伤,怎么竟会制有什么金创散呢?

    他将那包所谓的金创散凑到鼻端闻了闻,确是有一股金创药特有的气味,同时其中还掺杂了一些其他不知名药草的味道。

    而令他大感失望的是,这种金创散并不是昨夜那刺客身上所用的金创药。

    当然,这也并不能就此完全排除了寒冰的嫌疑。但是,唯一能指证他的实据,已经是不存在了。剩下的那些疑点,只能用来诛心,却无法作为真正的依凭。

    古凝慢慢将手中的那包药粉放回到桌上,并且顺势坐在了寒冰的对面,同时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略带挑衅的笑意。

    “没想到寒冰公子倒是个行事谨慎之人,出门时还要在身上揣包金创药,想必是已经猜到今日会有血光之灾了?”

    寒冰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道:“像我这种树敌太多的人,确是要时时防着被人抽冷子砍上一刀。不过嘛,这包金创散却是现用的。

    昨日比武时我差点儿被赵展那厮一剑穿心,家舅花神医特意配了这伤药给我。他是想让我早些养好了伤,将那些胆敢算计我的狗杂种们一个个都赶快弄死!”

    听到面前这个少年含笑说出的这番阴森森的言语,古凝狭长的眼睛不由习惯性地眯了眯。

    正如一头嗜血的怪物遇到了另一只同类一般,他立时感觉到一种异常的兴奋与紧张,心中更是骤然萌生出一种想马上动手的冲动。

    “寒冰公子不验看一下那颗人头吗?”

    他特意十分周到地为对方提供了一条足以引发争斗的导线。

    谁知寒冰却摆了摆手,笑道:“算了,反正我又不认识那人头的主人,看与不看又有何分别?

    请阁下替我知会左副盟主一声,就说本公子与忠义盟之间的过节就此翻过。不过,今后忠义盟若是再胆敢算计本公子,那就绝不是一颗小小的人头能够摆平的了!”

    见寒冰并不打算以人头的真假为借口,趁机生事动手,古凝不禁再次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失望。

    几番受挫之下,他也失去了耐心,便突然没好气地道:“莫非寒冰公子尚且不知,昨夜左副盟主已经遇刺身亡了?”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寒冰先是略有些吃惊地眨了眨眼睛,随后竟“哈”地一声笑了出来。

    “左语松死了?是不是被姓郑的那个狗太监派人给干掉的?听说昨日围攻我的那四个禁军护卫,还有那个窝窝囊囊的王副将,全都在一夜之间死了个干净。

    看来郑庸是嫌给他干儿子陪葬的人还不够,就把左语松那只走狗也一并杀了充数。‘狡兔死,走狗烹’,没想到死了一个干儿子,也要杀那么多条狗来烹。

    只可惜这顿狗肉宴竟是让那奸宦独享了!不过郑庸此举,确是大快人心啊!本公子今日定是要痛饮上一大坛好酒,以示庆贺!”

    说到这里,他竟兴奋地一掌拍在桌上,随即便端起面前的那碗清粥,仰头一口气喝了下去。

    古凝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看着寒冰这种故作癫狂之状,心中却是暗自起了琢磨——

    这无赖少年的一番话虽然说得放肆恶毒,却也并非全无道理。

    郑庸确是有因赵展之死而迁怒左语松的可能,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说不通之处。但若因此便说寒冰就是凶手,其实也有些牵强。

    寒冰本就是比武的获胜者,又杀了那个所谓的情敌赵展,可以说是志得意满。虽然他也在比武中中毒受伤,但他为此已向左语松提出了苛刻的要求,怎么想也不至于恼恨到非要取其性命的地步。

    如果说寒冰就是离别箭,那他倒是有无数杀左语松的理由。可是目前从声音和金创药的气味上来判断,他都不像是昨天的那个刺客。

    再者说,虽然那个刺客的身上也有旧伤,但还远没有严重到影响其行动的程度。

    而寒冰中毒受伤就发生在昨日,事后他又被赵展的亲随围攻,全靠雪幽幽出面才算逃过了一劫。以他当时的身体状况,如何还有能力潜入忠义盟,并无声无息地杀掉包括左语松在内的七名实力不弱的高手呢?

    还有一点,也是令古凝一直惊疑不定的一点——沈青萝是北人这件事,那个刺客又是如何知道的?

    若真是左语松告诉他的,那么左语松为何会告诉一个要杀死他的人那样一个奇怪的秘密呢?

    而且,如果那刺客就是寒冰,自己与他可以说是素不相识,他又如何会想到要将这个秘密告诉给自己呢?

    太多的疑点,太多的不合情理之处,令古凝很难对整件事做出一个清晰的判断。

    但有一点他是极为肯定的,那就是,即便寒冰不是昨夜的那个刺客——离别箭凌弃羽,这少年也一定与这件事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联!

    那么,会不会正像雪幽幽所怀疑的那样,凌弃羽才是真正的刺客,而寒冰只是他的同伙呢?

    古凝认为,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但若想要加以证实,却是几乎不可能。

    方才面对自己的咄咄逼问,这少年始终神态自若,让人丝毫看不出他对左语松遇刺一事知情。

    若是他并未参与此事,那倒也罢了。可若是他真的参与了,如今还能有如此泰然的表现,那便足以证明其内心之强大,恐怕没有谁还能够在言语上迫他露出破绽。

    另外,如果他一直隐身幕后,便应该从未留下过任何于他不利的证据,又如何能把他跟那个离别箭凌弃羽联系到一起呢?

    既然目前已没有可能对寒冰的身份加以证实,以古凝这种务实的性格,便不愿过多地去猜想臆测,进而反复出言试探了。

    他虽然仍有心与这少年一较高下,但很明显的是,寒冰并不这么想。再者说,现在寒冰的身上有伤,他也不该趁人之危,在此刻向其提出比武的要求。

    所以说,今日的这一趟,他应该是白来了,不会取得任何想要的结果。

    一旦做出了白来一趟的判断,古凝便对面前这个仍在放肆胡言的少年失去了兴趣。他将目光转向了坐在寒冰身边的沈青萝,眼神中不由多了些复杂难明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