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无知少年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出了内书房,浩星明睿忙拉着寒冰在椅上坐了。

    “你的伤势如何了?伤口是不是又撕裂了?”

    寒冰知道,舅舅的嗅觉自是比失去内力的师父灵敏得多,定是已闻到了自己身上极淡的一丝金创散的味道。

    他笑着道:“是裂开了些,不过已上过药了。明日就能愈合,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浩星明睿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此次行动有些仓促,而且你身上还带着伤,实是太过冒险。好在你这孩子机灵,一切都完成得很顺利——”

    “舅舅,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寒冰敏锐地感觉到了浩星明睿眉宇间的那抹隐忧。

    浩星明睿皱着眉头道:“这次虽然一举除去了赵展和左语松,取得了很大的胜果,但同时也惊动了各方的敌人。我实在是很担心你的安全!”

    寒冰听了,不由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舅舅!敌人虽多,但他们也都是各自为战,从而实力大减,对我还构不成什么大的威胁。

    没有了赵展和左语松,禁军和忠义盟已不足为患。而济王和郑庸又在互相撕咬,估计一时也抽不出手来对付我。独笑穹受了伤,已逃回了北戎,剩下宫彦和沈青萝这两个北人密谍,应该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皇上虽然还在惦着我手中的那把密钥,但他投鼠忌器,碍于左相大人与我的关系,不敢公然派大内侍卫来捉拿我。而他暗中所能调动的,不过就是郑庸手中的大内密探。

    有我们隐族密谍相帮,我自是不惧那些只会暗中偷袭的笨蛋。而且我会十分小心,绝不会让人盯上。以我的功夫,只要不是落入对方事先布好的陷阱,再多的敌人也困不住我。”

    但浩星明睿仍是皱着眉头道:“你说的不错。而我所担心的,正是那个事先布好的陷阱!”

    寒冰想了想,问道:“舅舅您是在担心济世寺的事情?”

    “是啊。再过十几日,便是慧觉方丈火化之期,到时候你定是要去一趟济世寺。而对于这一点,皇上想必也十分清楚。只怕他会让人事先布好了陷阱等你去。”

    浩星明睿一边说,一边轻抚着自己的额头,脸上尽是忧虑之色。

    寒冰却是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既然知道会有陷阱,那就不能称之为陷阱了。我倒是觉得,这将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可以让我们把郑庸安插在济世寺内的大内密探一举除去。”

    浩星明睿听了,眼睛不由一亮,点头道:“此事确是可行!我们须得好好谋划一番,看如何利用此事,再给皇上和郑庸一记响亮的耳光!”

    说完,这甥舅两人顿时相视一笑,皆露出了一模一样的狐狸般的笑容。

    见自己的舅舅终于放下了心,寒冰却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舅舅,雪宗主那边,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麻烦肯定会有。不过,我们目前本就不希望她能够顺利地接管忠义盟。只有忠义盟内部乱起来,才会令其失去朝廷爪牙的作用,不再成为皇上的杀人利器。

    而且,雪宗主被盟中事务牵绊,自顾不暇,也就没有时间再去追查离别箭,更不会有精力去管你和洛儿姑娘的事情了。”

    “我……和洛儿?”

    寒冰的本意是想弄清楚舅舅要在古凝的身上做什么文章,没想到,却被舅舅拿洛儿做起了自己的文章来。虽然他已不再像方才在师父面前那般窘迫,但还是不免感到了些许的不自在。

    “傻小子,你以为我方才在七叔面前提起洛儿,就只为了哄他开心吗?我是真的在为你和洛儿担心!”

    “担心?”

    寒冰不解地看着自己的舅舅,觉得他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浩星明睿笑了笑,突然问道:“昨日洛儿为何会出现在比武现场?”

    “这——”

    寒冰不由一窒,心中却不由涌起了一阵带着甜蜜和感伤的复杂滋味。

    洛儿出现在比武现场的原因,他自然能够猜想得到,应该是自己现在的这个名字——寒冰,让洛儿起了疑心。

    但这只能是他与洛儿之间的秘密,即使是对自己的亲舅舅,他也不愿将它说出来。

    浩星明睿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一见自己外甥脸上那种掩藏不住的温柔之色,便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心中不由暗自叹息了一声。

    “玉儿,有时候‘情’之一字,不是想躲就能躲得开的,别太苦了自己!”

    “可是——,我不想让洛儿她卷进来!”寒冰咬着嘴唇道。

    “事实上,她已经被卷进来了。今后,郑庸一定会伺机报复雪宗主以及岫云剑派。另外,听你方才提起的,在那个天香教徒身上发现了止血丹。我怀疑,天香教也正在策划一个针对岫云剑派的阴谋。

    所以说,与其让雪宗主她们继续懵懂无知,处于随时会被人算计的危险之中,不如将她们彻底拉入我们这一方,让她们看清自己的敌人。”

    虽然知道舅舅所言有理,寒冰却仍是摇了摇头,“雪宗主是个极为固执的人,她不会因为敌人强大,便去找寻自己并不信任的帮手。而我们又不可能将所有的真相都对她坦言,实难真正取信于她。”

    “雪宗主确实是个难题,许多事情暂时还是不让她知道的好。但是心英和洛儿姑娘,实是没有必要再继续瞒着她们了。”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似笑非笑地看了寒冰一眼,“再说就是想瞒,恐怕也瞒不住了。听心英说,昨日为了洛儿,你竟被赵展的那四个护卫给伤了。她一见你看洛儿的目光,就猜到你是谁了!”

    寒冰听了,不禁垂下头去,低声道:“对不起,舅舅!我——,我没想到洛儿会突然出现在那里,所以——”

    浩星明睿不由哈哈一笑,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道:“你这一向皮厚的小子,竟然也知道害羞!情之所至,又何错之有?只是洛儿姑娘那里,你到底准备怎么办?”

    寒冰此时已收敛起心神,虽是有些无奈,但语气仍很坚决地道:“洛儿心思单纯,藏不住事情,所以决不能让她知道我是谁。

    否则的话,不但瞒不过雪宗主,怕是就连郑庸那奸宦也瞒不过。那场雪夜恶斗,郑庸想必已看出洛儿对萧玉有情,若是再让他发觉洛儿对我的态度有异,一定会有所疑心的。”

    “你说的确是有理。任何可能会暴露你身份的事情我们都要尽力避免。可是现在看来,洛儿姑娘已经对你的身份生疑,而且以她的性子,怕是会继续追根究底下去。

    所以我倒是觉得,与其让她这样乱打乱撞地引人注意,不如你以寒冰的身份接近她,并进一步安抚住她。反正你这浪荡公子的名声一向不好,看到漂亮女孩子就缠上去,应是很正常的事情,倒也不会引起别人过多的猜疑。”

    听浩星明睿这么一说,寒冰的心中不由一动,忽然觉得自己舅舅的这个想法简直是太正确了!

    是啊,如果洛儿追着他不放,确是会惹人侧目,更会引人怀疑。但若是反过来,自己死缠烂打地盯住洛儿,别人便只会以为,自己是在那次比武之后,看上了人家小姑娘,花心的老毛病又犯了,故而舍了青萝姑娘,又追起了洛儿姑娘……

    想着,想着,寒冰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激动兴奋之色,好不容易忍住了,才没有跑上前去,将想出这个好主意的舅舅抱住感谢上一番。

    浩星明睿将自己外甥脸上的那种雀跃之情皆看在眼里,哈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道:“七叔他虽然教不了你如何追女孩子的本事,但舅舅我可是此中好手!怎么样,你小子还敢在背地里笑话舅舅我的武功差吗?”

    寒冰听了,顿时咧了咧嘴,心中不由暗自腹诽起来——

    看来真是谁也不能信!尤其是不能信那种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水女侠那么稳重聪慧的一个人,也不免会被感情迷了心窍。为了她所爱的男人,竟然将自己这个对她无比敬重,且又无比信赖的无知少年,给彻底地出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