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当时明月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明月方一初上梢头,水泠洛就偷偷溜下山来,脚步轻盈地直奔那座无名的新坟而去。

    此刻她的心里正想着,现在时辰尚早,不知凌大哥是否已经到了那里?上次自己请他确认寒冰的身份,不知结果如何了?

    因为低头想着心事,她便没有注意观察周围的动静,直到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了前方不远处,她才猛然警觉地顿住了脚步。

    “洛儿姑娘——”

    一个清越的声音随之响起,语调柔和,却隐隐带着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紧张。

    水泠洛凝目细看,原来是一身白衣的寒冰站在月光下,正含笑看着自己。

    看到他脸上那抹明朗的笑容,水泠洛的心不期然地一跳,轻声问道:“寒冰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洛儿姑娘你啊。”

    寒冰边说边走到了水泠洛的近前。

    “等我?”水泠洛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

    “我是特来感谢洛儿姑娘昨日的救命之恩的。”

    寒冰边说,边向她深深做了一个揖。

    水泠洛不由咯咯一笑,道:“寒冰公子不必这般多礼!昨日我不过是强自出头,哪里又真的救得了你?最后还是靠我师祖出面,才将那些想害你的人给赶走了。”

    “若非姑娘仗义出手相助,雪宗主怕是也未必会管在下的闲事呢。”寒冰淡淡一笑,“而且,承蒙姑娘又以止血丹相赠,在下实是感激不尽!”

    水泠洛见他说得这般客气,又显得极有诚意,便笑着点头道:“好吧,你的感激我收下了!”

    说来也怪,当真正面对着寒冰时,水泠洛反倒越来越觉得他不像萧玉了。

    因为心里还惦记着与凌弃羽的约定,她便没想再与寒冰多话,于是又迈步向前,准备继续赶路。

    谁知这寒冰却是丝毫没有放她离开的意思,反而上前一步,笑着问道:“洛儿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天黑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还是让在下送姑娘一程吧。”

    水泠洛自然不能让他见到凌弃羽,马上摇头道:“我不去哪里,只是在山上呆得闷了,出来走走。寒冰公子你不必陪我了,我就在这附近转一转,很快就回去。”

    寒冰抬头看了看天上那轮又大又圆的月亮,语声温柔地对她道:“如此月色,确是令人流连忘返。既然姑娘是出来散心的,不如便由我陪着姑娘你,一起去翠微山上赏月如何?”

    水泠洛刚想出言拒绝,可是一抬眼间,却见寒冰正嘴角含笑地看着自己,那双熠熠生辉的星眸中尽是恳切之意。

    不知为何,这目光竟然令水泠洛有了一瞬间的迷惘,糊里糊涂地就对他点了点头。

    寒冰见她点头,星目中顿时露出了抑制不住的欣喜之色。

    看到他这种略显稚气的雀跃神情,刚刚清醒过来便又心生悔意的水泠洛,终是将那句还未出口的拒绝之语又咽了回去,只是盈盈笑着,分享着面前这个少年那种单纯的喜悦。

    翠微山位于景阳城东郊,山势不高,但峰峦秀美,且生长着许多终年苍翠如碧的古树,因而得名翠微。

    平日里,这翠微山确是京城中人游春踏青的好去处。但是到了晚间,便给人一种山深林密,格外幽森之感。

    好在今夜十六的月亮又大又圆,透过两旁那些高大树木的枝叶,在崎岖的山道上洒落下一片斑驳而又清幽的月光。

    水泠洛虽是有功夫在身,但因为不熟悉这段山路,脚下不免有些吃力。刚刚爬过了一段陡坡,见到前面的山势似乎更陡一些,她不由停下来微微喘息了几下。

    忽然,她感到自己的一只右手被人拉住了。

    抬眼一看,见寒冰的一对星目中尽是关怀之意,她轻轻抿嘴一笑,便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一路借着他掌中传过来的柔和内力,轻松地登上了山顶。

    站在翠微山顶之上,抬头望月,果然觉得与那皎洁的玉盘又接近了许多。

    微风徐来,吹动水泠洛一头长长的秀发,散发出一缕淡淡的幽香。

    寒冰轻轻嗅着那缕熟悉的发香,一只左手仍将人家姑娘的小手牢牢握着,舍不得松开。

    于是,他就被水泠洛拉到临崖的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

    随后,水泠洛便很自然地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指着天上的月亮,笑着道:“我好像看到了里面的那只玉兔呢!”

    寒冰若有所失地悄悄握紧了自己那只尚留有伊人余温的左手,也跟着笑道:“兔子我倒是没看见,不过却看到了那个正在砍树的吴刚。这小子也真是个笨蛋!明明有嫦娥相伴,他却偏偏在那里跟一棵树较劲!”

    “听说是,他若砍不倒那棵桂树,便不能成仙。”水泠洛认真地道。

    寒冰不由叹了一声,“若不能与自己心中所念的那个人在一起,即便真成了仙,又有何用?”

    “可若是再也找不到心中所念的那个人了呢?”

    水泠洛仰望着月亮,心中带些酸楚地想着,若是萧玉真的已经不在了,那自己便也像嫦娥一样,独自守候这一生吧。

    寒冰转头看着水泠洛那张在柔和的月光下更显清丽的侧颜,一时间竟是瞧得有些痴了,口中忍不住喃喃地唤了一声:“洛儿——”

    水泠洛慢慢转头看向他,半晌才问道:“寒冰公子,你——,叫我什么?”

    寒冰猛地清醒过来,怔了怔,才故作随意地答道:“洛儿啊,我觉得叫你洛儿更好听!不如你也叫我寒冰,省掉‘姑娘’和‘公子’那些啰哩啰嗦的称呼,这样可好?”

    水泠洛本不是拘泥的人,但她心中始终认定,唯一可以叫自己“洛儿”的男子,只有一个萧玉。

    她咬着唇垂下了头,轻声道:“我——,寒冰公子,你还是叫我洛儿姑娘吧。或者你若嫌麻烦,就叫水姑娘也行。”

    寒冰见她那副略带黯然的神情,自然猜得出她心中所想,既感到分外窝心,又不免极是心疼。

    他故意撇了撇嘴,带着明显的不满道:“洛儿——”

    但一接触到水泠洛那种格外坚持的目光,他便又失望地垂下了头去,只好轻声嘟囔了一句“姑娘——”

    水泠洛有些歉然地笑了笑,问道:“寒冰公子的心中,有所念的人吗?”

    寒冰望着她,点了点头。

    “想必不是那位青萝姑娘了?”

    “那样厉害的一个女人,谁的心若是落在了她的手里,怕是要被她给下酒吃了!”

    寒冰边说,边夸张地露出了一脸避之唯恐不及的表情。

    水泠洛顿时被他逗得“咭”地一笑,“我倒是觉得她再是厉害,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

    “洛儿——”

    顿了一顿,他才又咬着牙加了一句:“姑娘!你就不怕自己的心落到了我的手里?”

    水泠洛闻言不由愣了愣,转头避开了他那近乎热切的眼神,低声道:“我——,我的心早就给了别人,再也拿不回来了。”

    寒冰颇有些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道:“我倒是觉得,若是那人并没有将自己的心交给你,那你的心就一定还在。这世上,真心只能用真心来交换,不是强壤夺就能够得来的。”

    “他的心自然早已经给了我。”

    水泠洛不由甜甜地一笑,眼中却又划过了一丝伤感。

    “哦?那他的人在哪里?人都不在,还说什么交付真心呢?”

    听到寒冰这种带着些任性的反驳,水泠洛只是苦涩地笑了笑。

    “有人告诉我说,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可是我不信,我就是要等他回来。若是他真的不再回来,那等我去了阴曹地府,见到他时,就把他的心还给他。否则没有了心,他如何还能够投胎做人,再与我来世相见呢?”

    寒冰突然伸臂将水泠洛紧紧地搂在怀中,叹息着道:“你这傻姑娘——”

    那只坚实而有力的臂膀将水泠洛牢牢地困住,使她无法挣脱,却也不想挣脱。

    因为她突然间发现,在这个温暖而宽阔的怀抱里,自己心中所有的痛苦和彷徨都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