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权力游戏(二)
    就在众人皆抱着这种准备看好戏的心理冷眼旁观时,雪幽幽果然不负众望,充分展示出了她身为忠义盟主的绝对威权。

    只见她那张仍是美艳如花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了一抹令人望之胆寒的冰冷笑容,不过她的目光最终所指向的,却仍是沈青萝。

    “沈堂主这是在自谦,还是在推诿?想我忠义盟顺风堂之中,一向人才济济,耳目遍布。就连本座昨日去了哪里,去见了谁,恐怕都瞒不过你沈堂主的一双法眼。怎么如今只是要搜寻一个小小的刺客,却让沈堂主这般为难起来?”

    沈青萝的脸色不由一白,心知雪幽幽这是要跟自己算暗中派人监视她的账了。

    其实派人监视雪幽幽这件事,并不是出自沈青萝的本意。

    因为在沈青萝看来,雪幽幽虽然强横,却没有多少心机,更谈不上什么谋略。而且,她在忠义盟中又缺少根基,虽是做了忠义盟十几年的盟主,可真正支持她的人并没有几个,实在是不足为患。

    然而郑庸却不这么看。他竟是特意派人吩咐沈青萝,务必盯紧雪幽幽的一举一动,如有任何异常之处,马上报与他知。

    沈青萝这才不得不派人暗中跟踪雪幽幽。虽是加了非常的小心,却还是让这厉害的女人给发觉了。结果,那两个负责跟踪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见沈青萝被自己问得一时语塞,雪幽幽倒也没有过分逼迫她,却转而对一直垂手而立的古凝笑了笑,语气竟是极为温和地道:“本座以为,古堂主的提议甚是有理。由行云堂与顺风堂联合追查凶手,确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古凝似是没想到雪幽幽竟然会如此痛快地同意了自己的请求,微微怔了一下之后,他马上道:“那属下即刻吩咐手下弟兄,对京郊的区域进行搜索。而京城内的排查,尚须顺风堂——”

    还未等他说完,雪幽幽便一摆手打断了他。

    “这些事情先不必急,稍后自有沈堂主和行云堂去商议筹划。而古凝你目前所要考虑的,则是如何统观全局,协调这两堂之间的分工配合。”

    雪幽幽的这番话一出口,包括古凝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禁愣在了那里。

    统观全局?

    莫非雪盟主的意思是说,此次追查杀害左副盟主凶手的任务,竟是由行云堂牵头负责?

    可行云堂一向都是听命行事,动手的时候要比动脑的时候多。而与之相反的,顺风堂却是专门潜伏打探,终日想着如何算计别人。

    如今盟主做出这样的安排,明显是让顺风堂听命于行云堂的指挥。这岂不是故意避其所长,而用其所短吗?

    见众人脸上皆是一副疑惑不解的神情,雪幽幽不由悠然一笑,慢条斯理地道:“本座提议,从即日起,由古凝担任忠义盟副盟主,接替左语松,掌管盟中事务!”

    乍然听到雪幽幽这一令人匪夷所思的提议,在场众人不仅是愣了,更是呆了。呆过之后,便是怒了!

    而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那个被提名者——古凝本人。

    眼见众人的目光似一枝枝毒箭般地射向了自己,古凝生平第一次生出了一种羞愧难当的诡异感觉。

    没想到自己竟莫名其妙地成了左语松之死的最大受益者,这——又是从何说起啊?

    也难怪众人会发怒,实在是古凝此人太令他们吃惊,也太令他们羡慕嫉妒恨了!

    原来这个心机诡诈的杀手居然是一直在扮猪吃虎!

    他不但闷声不响地独占了花魁沈青萝,更不知何时竟搞定了雪幽幽这个难缠的女人!

    可这个家伙究竟有何过人之处呢?

    论武功,他哪里比得上曾经威风八面的禁军大统领赵展?论相貌,他更是比不过那个玉树临风的左相之子寒冰。论地位,他不过就是跟大家一样的一个小小的堂主而已。

    凭什么竟让他做成了在场所有男人都想做,却谁也没有成功的事情?

    古凝——他简直就是所有男人的公敌啊!

    “盟主,请恕属下直言。根据盟中规矩,这推选副盟主一事,应由盟中各分舵主以上职级的人共同商议,最终推举出一位德才兼备之人来担此重任。而今日盟主你直接指派古凝担任副盟主一职,此举实是有违盟规,极为不妥!”

    刑堂执法万横江第一个忍不住向雪幽幽当面提出了质疑。

    “确是如此!属下也认为盟主此举有欠思量,与盟中规矩相悖!”

    土木堂主郭士勋马上随声附和。

    先后有两位堂主发声,比他们职级低的那些分舵主们,也都纷纷低声议论起来。虽然没有人敢公然站出来反对,但不少人都在那里连连摇头,表示不赞同雪幽幽的这一做法。

    见此情景,雪幽幽丝毫没有慌乱,也没有因受到公然反对而表现出任何不快,倒是一反常态地变得更加和颜悦色起来。

    她没有立即去反驳那两位堂主的质疑,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撷英堂主井元舒。

    “井堂主,忠义盟中职司变动之事皆由撷英堂负责,故而对于推举副盟主一事,本座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众人一听,也都把目光转向了那位四旬左右、气质儒雅的撷英堂主井元舒。

    撷英堂,顾名思义,就是选拔人才的机构。

    忠义盟中自堂主以下人员的任免升降及调动事宜,皆由此堂负责。掌管此堂,便犹如掌握了整个忠义盟的人脉,故而历来撷英堂主一职,皆是由盟中资历较深的人担任。

    然而井元舒这位撷英堂主,却完全是一个异数。因为他加入忠义盟的时间不过才十几年,而且在那之前,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江湖人。

    说起来,井元舒与沈青萝二人的经历倒有些相似之处。他们都是从远芳阁出头,又都是由左语松亲手提拔起来的堂主一级的实权人物。

    井元舒原本是一位落第的秀才,因屡试不中,自叹怀才不遇,便起了投笔从戎之心。

    他本略懂些骑射,甚至还曾向一位流浪侠客学过些拳脚剑法。

    可以毫不惭愧地说,在所有参加文试的士子中,他的武功最高,而在所有参加武试的士子中,他的文采最好。

    遗憾的是,朝廷取试,只考较一样,像他这种全面发展却又样样通、样样松的士子,竟是无人赏识。

    名落孙山的井元舒在失望之余,跑到远芳阁去遣怀散心,却正赶上当时的远芳阁在筹办第一次远芳会。

    于是,百无聊赖的井元舒便也跟着凑起了热闹。他时而帮着参加竞技的姑娘们出谋划策,时而又帮着写写条幅花笺。

    后来廖京东见他办事有条不紊,竟让他帮着自己组织规划,确定评判规则及安排出场次序等等。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偶然的机会,竟让暗中前来远芳阁视察的左语松,注意到了这位落第士子。

    左语松认为井元舒此人心思细密,又极善与人相处,实是忠义盟这种终日只知打打杀杀的江湖帮派中所奇缺的人才。

    于是,他将井元舒招入了忠义盟,并从此一步一步地,将其提拔到了撷英堂主的显赫位置。

    故而,井元舒对左语松可以说是感恩戴德,不仅惟命是从,更是死心塌地。于是经他之手,左语松进一步将忠义盟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