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权力游戏(四)
    听到井元舒也表示赞同之后,雪幽幽的面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随即,她便保持着这抹和煦的笑容,将目光转向了那位胖墩墩的土木堂主郭士勋。

    “郭堂主,本座这种推选副盟主之法,你认为可还算公允?可有何与盟中规矩相悖之处吗?”

    早就发现情势不妙的郭士勋,正在为自己方才的鲁莽言行而暗自后悔不已。

    而此刻他听到雪幽幽这么问自己,虽然态度温和,可话里话外,竟还是在记恨自己方才对她的那番指摘之词,他那颗圆圆的大脑袋上立时便见了汗。

    “盟主这可真是折煞属下了!盟主英明果敢,大公无私,属下怎敢对盟主您所主持的推选有何异议呢?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雪幽幽听了,笑得越发地温和起来,“那郭堂主就是对本座提名古凝担任副盟主一事有异议了?”

    郭士勋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那点儿野心,明知事不可为,以他素来处事圆滑的作风,自不会做出那种螳臂当车之举。

    只见他的大胖脑袋一晃,声音极是洪亮地道:“不,属下对此绝无异议!属下赞同由古凝担任本盟的副盟主!”

    雪幽幽看了他半晌,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将目光移向了那位一直黑着脸站在那里的刑堂执法万横江。

    “万执法,其他四位堂主均已表了态,支持本座的提名。不过嘛,这也只是他们个人的想法,不应该因此对万执法的判断造成任何影响。万执法若是有何不同意见,尽可以当众说出来。”

    话虽如此,其中的意思却已是很明显——你万横江可以表示反对,但也只能是表示一下而已。因为此时大局已定,个别人的反对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万横江虽然因为执掌着握有生杀大权的刑堂,故而显得比那几位堂主的地位似乎略高了一些。但实际上,他在忠义盟里却是人缘最差,所受到的尊重也是最少的一个。

    以往有左语松撑腰,他尽可以将那些堂主和分舵主们都不放在眼里。

    无论是谁的属下触犯了盟中规矩,即便是那些堂主和分舵主本人,他都不会讲丝毫的情面。忠义盟中被他下令施以酷刑,乃至处死的人已不计其数。

    如今形势变了,无论最终谁会坐上那个副盟主之位,都不会像左语松那样倚重他,甚至是宠信他了。

    所以他现在反对古凝做副盟主,实是毫无意义,而且必然会给自己树下一个强敌,或许还是两个——沈青萝那女人的心机手段也是非常可怕的。

    他万横江虽是性情酷厉,却并不愚蠢。若是他连这点儿审时度势的能力都没有,当初怎么有机会获得左语松的赏识,坐上刑堂执法的高位呢?

    “禀盟主,属下完全赞同其他几位堂主的意见,支持古凝做本盟的副盟主。”

    万横江神情肃然,而且语声铿锵,完全是一副大公无私的刑堂执法模样。

    “好,既然各位堂主均已表态,那就轮到各位分舵主发言了。因为人数较多,本座便不一一相询了。这样吧,凡是反对古凝做副盟主之人,请站到本座面前来,也好向大家说明一下各自反对的理由。”

    雪幽幽话音一落,便将锐利的目光在各位分舵主的脸上一一扫过,静候有不同意见者站出来,向她当面直言。

    可是等了半天,竟然一个站出来的人都没有。

    她不禁皱了皱眉,疑惑地问道:“竟然一个反对的都没有?诸位可是代表了忠义盟在各地分舵的众位弟兄在发表意见,定要仔细考虑清楚了。

    如果诸位现在不表示反对,今后便再也不可稍有微词,表示出不服从新任副盟主之意。否则的话,就要按照盟中规矩,交由万执法处置了。”

    那些分舵主的心里自然清楚得很,此刻自己的那点儿反对意见根本就做不了数,完全影响不了大局。既然如此,谁也不是傻瓜,怎么还会争着去做那损人不利己之事呢?

    见众人皆十分默契地选择了保持沉默,雪幽幽不由得意地哈哈一笑,从那张宽大的红木椅中站起身来,高声宣布道:“既然诸位都赞同本座的提名,那么从即日起,古凝便是本盟的副盟主了!”

    她的话音方落,那些堂主和分舵主们便纷纷上前,拱手向古凝表示祝贺,并且恰当地表达了一番他们对这位新鲜出炉的副盟主的尊崇服从之意。

    古凝一边呆呆地拱手还礼,一边暗自在想一个问题——为何雪幽幽问过在场所有人的意见,却偏偏不问他这个当事之人的想法呢?

    若说在场的人中,有谁最反对古凝当这个忠义盟的副盟主,那便是古凝他自己!

    他明明只是想做好行云堂主,带着堂中的弟兄们过那种虽不免刀头舔血,却心无猜忌的单纯生活。

    可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让他当上了这忠义盟的副盟主呢?而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还得到了那些平日里几乎都很不待见他的堂主和分舵主们的一致拥护呢?

    这个看似风光无限的副盟主之位,背后却是潜藏了无穷的烦恼与勾心斗角,又岂是他一个只懂得如何杀人的小小堂主所能应付得来的?

    雪幽幽此举,分明就是想把他推出来做挡箭牌。

    今后,那些本就各怀鬼胎的堂主和分舵主的矛头,都会指向他这个傀儡一般的副盟主。而她雪盟主则可以躲在后面发号施令,却再也没有人能够公然反对她。

    总算勉强答对完了众人的恭贺,古凝终是忍不住看向了雪幽幽。

    他还是小看了这位一向任性妄为的雪盟主。原来,她的心机手段竟是并不在左语松之下!

    可惜现在明白一切已经晚了!

    在这场权力争斗的游戏之中,表面上看来,他古凝是最大的赢家,而其实他的心里十分清楚,自己才是那个最大的输家!

    想到这里,他那双狭长双眸中的目光显得更加幽深难明,而他那张瘦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比平日更加阴暗沉郁。

    看到古凝那副欲哭无泪的模样,雪幽幽的心中真可谓是得意到了极点!

    在今日的这场权力较量中,她可以说是兵不血刃地取得了完胜。

    可以想见的是,今后忠义盟的这些堂主和分舵主们,必然不会老老实实地听从古凝的指派。而古凝若想压制住他们,就不得不依靠她这位盟主的大力支持。

    一旦收服了古凝,便可以利用他来对付那些下面的人了。她尽可以暗中制造矛盾,让他们彼此间因利益不均而争斗撕咬。

    到那时,便没人再有心思与她雪幽幽作对了。而她,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可以从容不迫地将那些心怀异志之人逐一清除出忠义盟,直至将整个忠义盟牢牢地掌控在自己一人的手中。

    雪幽幽的唇边不觉溢出了一丝笑意,心中暗想,心英给自己出的这个分化瓦解的主意果然不错,马上就收到了立竿见影之效!

    可惜雪幽幽此时已完全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竟根本没有仔细地去想一想,这么阴损的主意,怎会是水心英这位虽然聪慧,但却心性柔和的女子所能想出来的?

    这个鬼主意,根本就是从浩星明睿那颗成了精的狐狸脑袋里窜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