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在你身边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看到那个正默默坐在坟前喝酒的落寞背影,水泠洛的心中忽然觉得有些内疚。

    明明那日曾与他相约,以后每晚都会到此处与他聊天,可是自己却一直爽约,这几日竟是从未来见过他。

    唉,说起来这都要怪那个寒冰,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般,日日纠缠着她,让她根本无法分身。

    那惫懒的家伙竟然每到傍晚时分便守在那条下山的小路上等她,然后不是约她去赏月,便是去游湖,或者是去景阳城中逛夜市。

    而最出格的一次,竟是还哄劝她女扮男装,与他一起去远芳阁中观赏那些姑娘们的歌舞表演。

    一想到与寒冰在一起时自己所经历的各种新鲜刺激,水泠洛不由抿嘴轻笑了一下,却仍是没有意识到,那个身姿飘逸、性情飞扬的少年的影子,正悄悄地占据了她的心房。

    她正自站在那里想得有些出神,竟是丝毫没有发觉,那个原来坐在坟前的高瘦身影不知何时已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洛儿姑娘——”

    听到这个已经颇为熟悉的清朗声音,水泠洛终于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才答道:“凌大哥,我来晚了。”

    寒冰在面具后朗声一笑,道:“我们的酒还未喝完,那便不算晚!”

    说着,他将手中的那只酒囊递向水泠洛,“来,洛儿姑娘,你也尝一尝!这可是上好的罗浮春,我刚从忠义盟的酒窖中取来的。”

    水泠洛笑着接过了酒囊,仰头喝了一口,不由点头赞道:“酒香清冽,绵远悠长,确是好酒!”

    “哈哈,没想到你这小姑娘还懂酒!那就多喝些,喝光了也不打紧,反正忠义盟的酒窖中有的是,我再去取些就行了。”

    水泠洛果然又仰头喝了一大口,这才将酒囊还给了寒冰。

    “听那个看守酒窖的人说,此酒本是左语松的最爱,所以他曾命人在窖中藏了几十坛。如今他这一死,这些酒倒正好作为祭祀之用,让他在地下喝个够了。”

    寒冰边说,边又喝了一大口酒,笑着道:“他若是知道我这个大仇人偷喝了他私藏的好酒,必会气得从棺材中坐了起来!”

    水泠洛听了,也不由咯咯一笑,“原来凌大哥你是故意要气他的!你就不怕那只笑面狐狸真的从棺材里爬出来,找你算账?”

    “哼,这些年忠义盟不知杀了多少无辜的隐族人。他左副盟主便是再生气,恐怕也不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有机会再杀掉他一回!”

    听了寒冰这几句隐含愤怒的话语,水泠洛也收起了笑容,轻轻叹了一口气,问道:“凌大哥,你是不是也很痛恨我的师祖?”

    寒冰摇了摇头道:“令师祖虽然是忠义盟盟主,但她从未真正指挥甚至参与过忠义盟对隐族人的诛杀行动。”

    “可是,从今以后,师祖她也许会的——”

    水泠洛的声音中透出了深深的无奈,“因为她已经让行云堂主古凝做了忠义盟的副盟主,而且还让他全权负责追查杀死左语松的凶手。凌大哥,我真的很担心你!”

    寒冰明亮的双目闪了闪,柔声道:“放心吧,洛儿姑娘,无论是令师祖还是古凝,他们都不可能有机会抓到我。戴上这张面具,我是离别箭,可摘下它,谁又能够认出我究竟是何人呢?”

    水泠洛却慢慢垂下了头,闷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师祖她为什么非要抓到你?就像当年……她为什么一定要抓到萧玉的师父?如果……如果我没有听师祖的话,把萧玉抓了回去,他就不会……不会……”

    寒冰此时真想将洛儿搂在怀中,好好地安慰她一番。可他却生生地忍住了。因为他很清楚,这种异乎寻常的举动,很可能会立刻引起她的怀疑。

    毕竟现在对洛儿而言,无论是寒冰,还是凌弃羽,都已不再是完全的陌生人。若是稍有不慎,让她注意到这两人身上的某些相似之处,那被她戳穿身份也就是早晚的事了。

    “洛儿姑娘,你不要难过。萧玉虽然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正如我曾告诉过你的那句话,我们隐族人相信灵魂不灭。如果萧玉他真的记挂着你,他的灵魂就会活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借他的双眼来继续看着你,看你好好地活下去。”

    水泠洛抬起婆娑的泪眼看着他,“真的吗?他真的还在我身边吗?”

    寒冰点了点头,“我与萧玉曾是十分要好的兄弟,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留下姑娘你一个人独自伤心落泪的。他——,一定还在你身边。”

    不知为什么,此时水泠洛的心中所闪过的,竟是一个白色的飘逸身影。

    寒冰?

    不,不会的!

    她马上又否定了这一奇怪的想法。

    这些日自己跟他在一起时,虽然觉得很快乐,但他身上却没有任何一点像萧玉。

    只是——,为何自己并不讨厌跟他在一起呢?

    “凌大哥,关于那个寒冰——,你可见过他了?”

    水泠洛低声问了一句,却又不知自己究竟想知道些什么了。

    寒冰早就料到她会有此一问,于是便将事先准备好的答案说了出来。

    “见过了,他确实不是萧玉。但奇怪的是,我对他竟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甚至愿意将他当作是自己的兄弟萧玉。”

    水泠洛不由有些迷惑地眨了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感觉?凌大哥,你真的感觉他像萧玉吗?为何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呢?”

    寒冰听了,心中竟有好一阵不是滋味!

    明明是同一个人,怎么竟让洛儿生出如此不同的感觉呢?

    想想这似乎也不全是他的错啊!

    那时的萧玉,本就因为习练化蝶功,致使形容大改且病弱不堪。随后他又突然失明,紧接着是被俘受伤、身中剧毒。

    身处那种极端凶险而又狼狈的境况,又让他如何能做出像现在这般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样子来?

    当然了,为了取信于雪幽幽,引她入局,那个萧玉从一开始便故意装得胆小怯懦,老实可欺。后来老实是装不下去了,但为了能够脱身,他不得不尽量做出一副完全认命,而且极度虚弱无力的模样。

    这一招最终确是成功地骗过了雪幽幽。

    但是与此同时,却也给洛儿留下了一种虚假的印象。让这个单纯的小姑娘误以为,萧玉原本就是一个隐忍寡言,而且多少有些一本正经的少年侠客。

    这便与现在这个性情跳脱、最喜信口开河的浪荡公子寒冰有了极大的偏差。

    唉,这算不算他自作自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