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同一种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听到洛儿那句感觉他不像萧玉的话,寒冰一边自怨自艾,一边却又开始动起了鬼心思。

    虽然对于寒冰那小子的话,洛儿多半儿不会放在心上,但对于凌大哥的话,她总还是要信上几分。自己何不就以凌大哥的名义,好好地诱导洛儿一番,让她将寒冰与萧玉以另一种方式联系在一起呢?

    一想到这个好主意,寒冰在窃喜之余,马上便急不可待地开始付诸实施。

    “洛儿姑娘,你若想感觉到萧玉,就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是要用心去体会。”

    水泠洛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对呀!萧玉曾经说过,眼前越是——”

    “眼前越是看不见,心里反而越是明亮。”

    寒冰打趣地接了她一句,随即又有些悻悻然地道:“洛儿姑娘,萧玉那小子的话,并不一定都对——”

    “但这一句肯定是对的!”

    水泠洛却是语气坚定,而且还反问了他一句:“凌大哥你方才不是也说,不要相信眼睛,要用心去体会吗?”

    “这——”寒冰笑了笑,“好吧,就当这句是他学我的。”

    水泠洛不由被他逗得“咭”地一笑,轻声央求道:“凌大哥,你给我讲讲你和萧玉小时候的故事吧!”

    寒冰闻言眼珠一转,心想这倒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切入点,可以让洛儿知道,萧玉他其实也是个心性活泼好动的调皮小子。于是,他便绘声绘色地给洛儿讲起了自己与凌弃羽儿时的故事。

    “那时我们不过是两个喜欢淘气闯祸的孝子,萧玉的心眼儿比我多,而我的胆子比他大。结果两个人凑在了一起,着实令那些长辈们感到万分头疼!

    有一次,学堂里的先生教了一句‘晨鸡鸣高树’。我们便都觉得十分好奇,只因藏涧谷中的鸡从未飞到过树上。

    故而私下里便认为,那些鸡一定是没有师父教,竟把这个本领给忘了。

    于是我们两个一商量,决定开始教藏涧谷中的鸡,让它们学会如何才能飞到树上。”

    说到这里,寒冰故意卖了个关子,停了下来。看到洛儿正瞪着大眼睛,听得聚精会神,他不禁暗暗偷笑不已。

    “凌大哥,那你们教会了那些鸡上树的本领了吗?”水泠洛终是忍不住,有些心急地追问起来。

    寒冰立即得意地点了点头。

    “真的吗?你们是如何教的?”

    水泠洛眨着大眼睛,脸上写满了好奇。

    寒冰诡异地一笑,故作神秘地道:“我们在半夜等大人们,还有那些鸡也睡着的时候,偷偷摸进鸡窝,将它们一个个都放到了树上。第二日一早,再将它们从树上往下赶。如此过了些时候,它们竟真的能够自己飞了。”

    水泠洛立时拍手笑道:“这可太有意思了!那以后藏涧谷的人就真的可以听到‘晨鸡鸣高树’了。那位教书的先生一定为此夸奖你们了吧?”

    寒冰“嘿”地一笑,“夸奖倒是没有,只是每人赏了一顿戒尺!”

    “这是为何?怎能无故打人呢?”水泠洛的小嘴顿时一嘟,替他们抱起了不平。

    “因为那些鸡自从学会上树以后,就不愿下来了。后来竟是在树上做起了窝。先生家养的鸡还在树上下起了蛋,而他的夫人捡不到……”

    水泠洛边听边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开始时大人们还能搭个梯子,或者是爬到树上去抓鸡。可是后来,那些鸡竟是越飞越高,还专挑那些最高的大树上做窝。于是谷里的鸡越来越多,却几乎没有人再能吃到鸡和鸡蛋了。”

    水泠洛此时已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收了笑声,娇喘着道:“没想到你和萧玉小时候竟然这般淘气!”

    “这坏主意可全是他一个人出的!结果却是我们两个都被谷主罚,经常要跳到树上去帮大人们抓鸡。”

    “跳到树上抓鸡——”

    水泠洛只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就不禁又笑了起来,“我倒是听萧玉说过,你们曾比过谁跳得最高,好折下最绿的柳枝送给湘儿姐姐。而且他还说,他跳得可是比凌大哥你高哦。”

    她边说边促狭地眨着眼睛,因为口中正在赞的那个人是萧玉,她的大眼睛中不由闪烁着一种喜悦而又骄傲的光芒。

    寒冰见到洛儿脸上那甜甜的笑容,心中便也泛起了一阵甜意,只想更多地哄她开心。

    他故作恼火地哼了一声,道:“那小子真是这么说的吗?他的轻功确是比我强了些,但当时我离别箭的功夫可是远在他之上的!

    所以哪里用得着跟他一样,像个猴子般地跳到树上那么麻烦。我只要轻轻一动手指,长得再高的柳枝也被我一箭就给射下来了。”

    “离别箭——”

    水泠洛轻轻念了一句,忽然问道:“凌大哥,为什么这种功夫会被叫做离别箭呢?”

    寒冰看着洛儿,语声平静而柔和地向她解释道:“因为最初练成离别箭的那位先人曾经说过,离别箭太过凌厉霸道,有伤天和,所以习练者必须用之锄强扶弱,方能消弭自身的杀孽。

    而锄强扶弱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是牺牲自己的生命。

    所以,每个习练离别箭之人,从一开始,便做好了与自己的至亲至爱离别的准备。‘今生只是离别,箭魂永远不死’——这便是离别箭的精义之所在。”

    “今生只是离别,箭魂永远不死。”

    水泠洛在心中默默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不禁被其中所蕴含的那种慷慨悲壮的侠义精神所深深打动。

    她忽然直视着寒冰脸上的面具,语声坚定地道:“凌大哥,我觉得你和萧玉都是同一种人,是那种为了一个值得为之牺牲的目标而坚毅不拔、勇往直前的人。所以我想,萧玉的一部分灵魂,一定是附着在了你的身上!”

    听到洛儿的最后一句话,寒冰险些没有立即抬手狠狠地给自己一巴掌!

    看来舅舅的话果然是对的,再这样继续下去,洛儿怕是真的要倾心于这个“凌大哥”了。

    ——这却让自己这个活着的寒冰和那个死去的萧玉,又情何以堪!

    “洛儿姑娘,你恐怕是误会了!我——”

    水泠洛却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仍是非常坚定地点头道:“凌大哥,我没有误会!当我第一次听说离别箭在南方出现时,就感觉到与萧玉有着莫大的关系。而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尤其是在收下了你送给我的那把追日剑时,心里确实感觉到了萧玉的存在。”

    追日剑——

    寒冰咧了咧嘴,心中忍不住悲叹了一声,弃羽哥,你让我该怎么谢谢你啊!

    他顿时暗暗下定决心,离别箭在做下杀死忠义盟左副盟主这件惊天巨案之后,是该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了。而且,这种消失一定要消失得极为彻底,除了寒冰,任谁都再也找不到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