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落井下石(一)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由于赵展在与寒冰的比武中不幸身死,禁军大统领之位一时出缺,便暂时由副统领宋青锋代行大统领之职。

    按理说,像如此重要的军方职位出缺,一般是不会拖过三日,便要由枢密使请旨补缺的。

    只不过如今的情况却是有些特殊。

    这枢密使一职已由左相冷衣清兼领,而这位左相大人乃是文官出身,且刚刚接掌枢密院不久,对军方这些规程还不甚清楚。

    故而,事情都已过去了旬日之久,他仍是迟迟未向皇帝陛下提出禁军大统领补缺的人选。

    如此一来,竟是任由副统领宋青锋就那么不明不白地在那个位置上干了下去。

    虽然左相大人不急,皇上却是有些忍不下去了。毕竟禁军有护卫京畿重地之责,直接关系到他皇帝陛下自身的安全,又岂能轻忽以待?

    可是皇上急归急,一时却又着实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来。

    真正比较熟悉军方高阶将领的原枢密使唐焕,已经被他给赶回了家。而今指望左相冷衣清能很快提个什么合适的人选出来,也确是有些强人所难。

    其实皇上不是没有考虑过直接将副统领宋青锋提升为大统领,却又觉得他年纪太轻,怕是难以当此重任。

    再者说,皇上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顾虑。

    据郑庸所报,宋青锋似乎与左相之子寒冰关系甚密。而现在这个寒冰已是皇上最大的一块心病,必要除之而后快。因此所有与寒冰有牵连的人,皇上都不会加以考虑的。

    就在皇上仍对禁军大统领人选问题踌躇不决之际,已多日未上朝的定亲王忽然入宫觐见。

    浩星潇启看着这位堆满一脸谦卑笑容的假王爷来到自己的面前,心中倒是有了些许欣喜之意,只觉这个假的七皇弟其实要比那个真的懂事得多,也更贴心得多。

    假王爷浩星明睿一上来就摆出了一副诚惶诚恐之状,躬身请罪道:“臣弟近来过于疏懒,久未进宫给皇兄请安,实是愧疚得很!”

    浩星潇启含笑摆了摆手,道:“平身吧。既然知道愧疚,说明你心里还有朕这个皇兄。”

    “谢皇兄。”

    浩星明睿直起了身,下意识地看了看垂头立于殿内的那几个内监,才又小心翼翼地道,“其实臣弟今日入宫,一是因为久未见到皇兄,心中十分惦念。二是另有一件要事,想向皇兄禀明。”

    浩星潇启早就料到这假王爷必是有什么紧要的消息想告诉自己,否则不会像这般未经宣召,便擅自入宫求见。

    于是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郑庸,那位心领神会的大内总管忙将殿内的那些内监们都遣了出去。

    “究竟有何要事?不妨说来听听吧。”

    浩星潇启脸上的笑意虽是未减,但声音中已多了一丝凝重。

    “是。”

    浩星明睿口中虽然应着,目光却又瞄向了郑庸,犹豫了一瞬,才有些畏缩地道:“自赵大统领……不幸英年早逝之后,禁军大统领一职出缺,便不时有些军方将领托人请臣弟代为举荐。

    臣弟自是一一将他们都给回了。

    只是昨日靖远侯宋行野突然到我府中拜访,竟也是为了禁军大统领一事,臣弟却不知该如何回他了!”

    “哦?”

    浩星潇启听了之后,不由斜看了郑庸一眼,心想这么重要的消息,为何从未有人禀报给自己呢?

    郑庸又怎会瞧不出皇上眼中的不满之意?只不过他却是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冤枉!

    这个宋行野本就是定亲王的旧部,如今辞了军职,终日呆在他那个靖远侯府之中无所事事,偶尔像昨日那样去拜会一下自己的老上司,应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反之,若是他从来都不去探望定亲王,倒显得有些反常了。

    而对于这种十分正常的走动,那些大内密探是没有必要报给他这个大内总管知道的。而他,也就更没有必要用这些琐事来打扰日理万机的皇帝陛下了。

    不过,道理虽然是这个道理,但在整个大裕国之中,又有谁敢与这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来讲这个道理呢?

    郑庸这个一向看惯了主子眼色行事的奴才,此刻也只能吓得连连躬身,竟是连一句替自己辩白的话都不敢多说。

    其实浩星潇启也不过就是表示一下身为主子的不满,并非真的想对此事如何深究。

    因为他此刻更为关心的是,那个宋行野去找定亲王的目的究竟何在?难道这位赋闲府中的宋侯爷竟是也开始不甘寂寞,想替自己的儿子谋取上位?

    于是,他便似乎漫不经意地问了一句:“那宋行野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宋行野请臣弟敦促左相冷衣清,尽快确定禁军大统领之位的人选,并奏请皇上批复。”

    浩星潇启双眼微微一眯,又慢声问了一句:“只有这些么?他就没有向你举荐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浩星明睿摇头道:“没有。他只是说,大统领一职实在关系重大,绝不是其子宋青锋那种行事鲁莽的年轻人可以承担得起的。一旦出了什么纰漏,他怕自己的儿子要为此承担罪责。

    所以他希望尽快让宋青锋卸下代行大统领之职,继续做回原来那个听命行事的副统领。”

    “哦?”浩星潇启颇为不解地皱了皱眉,“宋行野这是何意?难道在他看来,做禁军大统领竟是一件坏事不成?

    想那赵展做了五年的禁军大统领,何时又出过什么纰漏了?宋青锋不过才代行了几日大统领之职而已,何至于让他宋行野竟感到如此不安呢?”

    听出皇上的话中已有了不悦之意,浩星明睿不由咧了咧嘴,吞吞吐吐地道:“臣弟猜测……宋行野应该是怕自己的儿子也……遭了与那位赵大统领一样的……下场……”

    浩星潇启一听,自然更是不悦,微带怒意地道:“宋行野果真是这么想的吗?莫非他认为赵展的死竟还另有隐情不成?!”

    “臣弟听他言下之意,似乎是在担心那位左相大人会找宋青锋的麻烦。”

    浩星明睿边说边偷看了一眼皇上脸上的神色。

    浩星潇启此时倒真是有些被他给说糊涂了,颇感不耐地道:“你且莫再说那宋行野的心思,只把你对此事的看法给朕说个清楚明白!”

    “是。”

    浩星明睿清了一下嗓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清晰了一些,“臣弟以为,这件事说起来,应该是与那个寒冰有关。”

    他的这句话一出口,顿时让浩星潇启和郑庸皆是为之一怔,当即便竖起了耳朵,仔细听他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