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落井下石(二)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想当初,赵大统领就是因为一个艺妓而与寒冰起了冲突,结果不幸身死。在他之前,那个严兴宝也是因为一个女伶而被寒冰百般羞辱殴打。而这一次,应该也是因为一个女子,让宋行野为自己儿子的安危担上了心。”

    “竟然又是个女子?!”

    浩星潇启忍不住一皱眉,想是就连他这位皇帝陛下也已经感觉到了,每次只要一牵涉到某位女子,随之便会有一件祸事发生。

    “是啊!”

    浩星明睿也跟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才又接着道:“说起那个女子来,倒是颇有些来头。她便是敬国公府的孙小姐夏环儿。

    据说这位环儿姑娘原本是对寒冰有意,故而才会帮着他一起算计严兴宝。只是寒冰似乎并未将她放在心上,转而又去纠缠那个青萝姑娘。

    左相大人为此极为恼火,却又实是拿自己的这个儿子没办法。也不知他从何处听说了夏环儿的事情,竟是从此上了心,想将这位国公府的孙小姐娶进门,做自己的儿媳,以此来拴住那个浪荡子寒冰。

    听说左相还特意托人去向夏环儿的父亲夏侍郎提过亲,没想到却碰了个大钉子。

    原来,禁军副统领宋青锋竟是也看上了这位环儿姑娘,而且这两个少年人在私下里还颇有些交往,很是情投意合。

    夏侍郎自然是想将女儿嫁给宋青锋这个前途无量的少年将军,而不是寒冰那个到处拈花惹草的浪荡公子,所以便一口回绝了左相大人的提亲。”

    听到这里,浩星潇启总算是完全明白了过来。

    原来为了一个女子夏环儿,宋青锋这次不但惹上了寒冰,而且还惹上了寒冰的父亲——左相冷衣清!

    也许寒冰那个浪荡子并不在意什么国公府的孙小姐,但冷衣清应是十分在意与敬国公府的这门亲事。

    以他左相大人的心机城府,若是就此怀恨在心,倒真有可能将年轻识浅的宋青锋给算计进去。

    “这么说,宋行野已发现左相对宋青锋有何不利的举动了?”

    听皇上这么问,浩星明睿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一时间倒真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想了想,他才叹息着道:“宋行野虽然也曾是一方之帅,谋略智计自是非寻常之人可比,然而在这位左相大人的面前,他却也是要甘拜下风啊!”

    “哦?”

    浩星潇启的双眼不由微微一眯,心想,冷衣清虽然身为枢密使,确有调动禁军之权,在琐事上找些麻烦,为难一番身为禁军副统领的宋青锋,倒是不难。但要说他能在自己这位皇帝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做出打击甚至陷害同僚的事情来,而又丝毫未被自己察觉,这却是不大可能。

    虽是这么想,浩星潇启却仍是被这位能言善道的假王爷勾起了兴致,想继续听他把故事说下去。

    “你且给朕讲一讲,这位左相大人都做出些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来了?”

    浩星明睿见皇上如此感兴趣,便也开始十分卖力地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那位左相大人如何害人于无形的高妙手腕都一一讲了出来。

    “事情的蹊跷之处就在于,自从向敬国公府提亲遭拒之后,那位本应感到大失颜面的左相大人,居然表现得极为大度。

    他不但未有任何不满的表示,反而还对夏侍郎和宋青锋两人更多了几分关照之意——”

    “夏侍郎?”

    浩星潇启不禁重复了一句,心中隐隐感到事情恐怕并非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了。

    浩星明睿点头道:“是啊,皇兄,就是因为看到了夏侍郎身上所发生的事情,臣弟才对左相的所作所为生出了警惕,待到后来听了宋行野的一番话,便更是对这位左相大人的居心确定无疑了。”

    “嗯,你且继续说下去。”浩星潇启用手掐了掐眉心,语气平淡地道。

    “不久前,皇兄命枢密院将部分职司转交给兵部,左相便曾特意暗示过兵部尚书张光时,把枢密院划归过去的一应细务,全部交由夏侍郎一人督管。

    张光时虽是觉得此事颇为不妥,但却畏于左相大人的威压,不得不完全按照他的意思办了。

    如此一来,本只是领着虚衔的夏侍郎,竟俨然成为了兵部之中自尚书以下的第二号实权人物。

    事后张光时确曾在我的面前对此抱怨过几句,但当时我也并未将之放在心上。只以为是左相器重那位夏侍郎的才能,故而才委以重任,这完全是出自一番好意

    可是如今将事情前后串连在一起,细思下来,却又不由令人惊惧于这位左相大人的城府之深!”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突然发现那位皇帝陛下一直半闭着眼睛,似听非听地坐在那里,对他费了半天唇舌所说的这一大堆话,竟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于是他连忙知机地停了下来,未敢再继续往下说了。

    而皇上似乎也并未发觉到,那个一直在夸夸其谈的假王爷已经闭上了嘴,仍是仿若入定的老僧一般,默不作声地闭目坐在龙椅上。

    其实此刻浩星潇启的心中,却远非一片空明,而是正在细细琢磨着自己刚刚所听到的这一番话——

    将枢密院的部分职司划归兵部,这虽是出自左相冷衣清的提议,但他这当皇上的也是极为赞同的,因而当即便准其所请,下旨令他们两部门尽快进行交割。

    至于具体都有哪些细务归了兵部,左相所奏的条陈上也写得清楚明白,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然而,将这么多细务皆归于夏侍郎一人统管,他这位皇帝陛下对此事却是毫不知情的。

    难怪近日兵部的奏章多出自夏侍郎之手,而且其中多有对军政大事方面的谏言。

    正如这假王爷所说,冷衣清此举,应是别有深意。

    表面上抬举夏侍郎,实则是有架空尚书张光时之嫌。莫非他是想挑起兵部尚书与侍郎间的不和,借此寻机陷害夏侍郎?

    对了,前两日确曾接到过某位知府所上的奏章,指责兵部干涉地方征兵事宜,想来此事也是与那位夏侍郎有牵连了。

    若冷衣清果真是像他所表现出的那么看重夏侍郎,以他的手腕,只需命人将那件于夏侍郎不利的奏章留中,甚或是直接驳回便可,何至于让它最终出现在自己这位皇帝陛下的面前呢?

    记得自己在看到那道奏章时,确是颇为恼火,还将兵部尚书张光时召到面前斥责了一番。

    那个胆小怕事的张尚书只是一味地请罪,但也辩称说,可能是那位知府误解了兵部所发公函之意,待他让人再发一函,向其详细解说明白,应该就可澄清此误了。

    如今细一回想,当时张尚书的神色确是有异,想必是因为无端替那位夏侍郎背了黑锅,却又不敢得罪其背后的靠山左相冷衣清,故而倍感愤恨不平。

    至于那位上奏章的知府,恐怕也是受了左相的唆使,故意制造事端,一来可以陷害夏侍郎,二来又能挑起张尚书对这位属下的不满。

    如此看来,冷衣清实在是一个心机深沉,工于算计之人,竟然能够不动声色地就将那位夏侍郎陷于随时都可能遭贬,甚或丢官的境况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