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无心之言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虽然禁军大统领的人选已定,皇上浩星潇启的心总算是可以略微放下了一些。然而不知为何,这两日他仍是睡得很不安稳,时常从噩梦中惊醒,醒来后便又久久难以入眠。

    严皇后及众妃嫔自然要着意侍奉,嘘寒问暖,却惹得皇帝陛下更感心烦气躁,干脆直接搬去了前面的翠寒阁。

    此举一来是为了躲避提前到来的炎炎暑热,二来也是要将后宫人等统统拒之门外。

    郑庸自是还一直贴身侍候着心绪不佳的皇上。

    不过以他的精明老道,当然不会与那些后宫妇人们一般,不知深浅。虽然终日跟在皇上左右,他却只是老实听差做事,一句多余的闲话都没有。

    而他这一静,倒是甚合皇上的意,最终竟是让皇上自己先忍不住了,拉着他诉起了心事。

    “郑庸,慧觉方丈火化之期可是就定在明日?”

    “是,慧念大师今日已派人传过信来。”

    浩星潇启掐了掐疼痛不已的眉心,半闭着眼问道:“那传信之人可说了慧觉方丈留下的佛舍利,寺中将如何供奉了吗?”

    “这——”郑庸小眼睛微微一眯,小心地答了一句,“这却是只字未提。”

    浩星潇启睁眼看了看郑庸,停顿了须臾,方又问道:“那依你猜测,慧念打算怎么做呢?”

    其实郑庸早就猜到,皇上这两日必是一直在为此事犯难。至于皇上为何会犯难,想必是为了寒冰和他手中的那枚密钥。

    郑庸业已从被他派去济世寺中卧底的智通和尚那里得到消息,慧念大师并未对外宣布,将在何处安放慧觉方丈的佛舍利。想必慧念他是另有打算,很可能要将之存放于地府之中。

    如此一来,手握乾坤密钥之一的寒冰便有机会进入地府。而这,恐怕正是皇上最为担心的一件事。

    看来,皇上确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应该与地府中的那根护国神柱有关。所以,皇上想抢夺寒冰手中的密钥,主要原因就是害怕自己的那个秘密被寒冰所探知,并就此泄露出去。

    不过,郑庸自然不会将自己所想到的这些说给皇上听。

    此刻听皇上问起慧念和佛舍利之事,他便故作沉吟地想了片刻,才极为小心地答道:“依老奴看,慧念应是另有打算。他与慧觉都是心悔大师的亲传弟子,想来对身后之事也是早有安排。或许,他会将慧觉方丈的佛舍利与心悔大师的安放在一处吧。”

    “哦?”浩星潇启又看了看郑庸,“那你可知心悔大师的佛舍利究竟安放在了何处?”

    “这——”郑庸摇了摇头,“这事老奴却是不知。”

    “在济世寺中有一座地府,心悔大师的佛舍利便存放在那里。这一次,慧觉方丈的佛舍利应该也要存放于地府之中。开启那座地府之门的密钥一共有两把,合称为乾坤密钥,如今分别掌握在慧念和寒冰两人的手中。”

    浩星潇启终于将这个已在自己心中埋藏了多年的秘密,向郑庸吐露出了一部分。只因此时他需要郑庸去为他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故而不得不将一些与之有关的真相,先对其交待清楚。

    “寒冰?”

    郑庸故作惊讶地问了一句,“就是那个左相之子寒冰吗?”

    浩星潇启点了点头,“不错,正是那个寒冰!不知他与济世寺究竟有何渊源,慧觉方丈在圆寂之前,竟然将自己手中的那把密钥传给了他。”

    郑庸不由眨巴了几下小眼睛,不解地问道:“这地府中不过就是存放着济世寺各位得道高僧的佛舍利而已,又何必要弄得如此神秘呢?再说这佛门之事,与寒冰那个浪荡公子又有何关系呢?”

    浩星潇启不以为然地冷哼了一声,道:“他能够在你的精心布置之下,寻机杀了赵展,又怎会只是一个简单的浪荡公子而已?!”

    每次听到别人提起赵展之死,郑庸的心都如同被一遍遍地剖开,空茫之中带着尖锐的剧痛。但他却是一直咬牙强自忍着,把那些锥心的痛和彻骨的恨深藏于心底。

    只见他又眨巴了几下小眼睛,继续对皇上装糊涂,道:“陛下您是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那个寒冰事先就计划好的?而今,这京城已被他搅得一团糟,这于他又有何好处呢?”

    听了郑庸这两句看似无心之言,浩星潇启却似乎猛然间被点醒了过来。

    他不禁皱眉细思起自寒冰出现以后,京城之中乃至大裕的朝堂之上,所发生的种种自己先前完全没有察觉到的变化,登时接连打了好几个寒战!

    从襄国侯世子严兴宝被抓开始,接下来便是枢密使唐焕被撤,襄国侯严域广身死,济王浩星明仁被圈禁,禁军大统领赵展被杀,忠义盟左语松遇刺……

    这一桩桩,一件件,接连不断发生的事情,相互之间其实都存在着某种未被注意到的关联!

    而这些事件发生之后,最终的受益者主要是冷衣清、宋青锋和雪幽幽——这些或多或少都与寒冰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

    浩星潇启原本还在沾沾自喜,以为是自己这位一向算无遗策的皇帝陛下,在不断地取得胜果。

    然而如今回头一看,自己竟是一直在为他人作嫁!

    简直是可恶之至!

    此刻浩星潇启的心中,已燃起了一股熊熊的怒火,然而在烈焰燃尽之后,又渐渐泛起了一阵彻骨的寒意——

    一旦让这个居心叵测的寒冰,在护国神柱上发现了那个秘密,自己的皇位岂不是就要坐不牢了?

    而若是寒冰还怀有更大的狼子野心,想借机毁掉神柱,那这浩星氏的江山岂不是也要被动摇?

    莫非——,寒冰处心积虑所要得到的,原本就是这个天下?

    想到此处,浩星潇启不禁把牙一咬,语气森冷地道:“郑庸,速去传命你手下的大内密探,严密监视左相府的一切动静。同时,在京城中搜寻寒冰的踪迹,如发现其有任何异动,即报朕知!”

    “是,老奴这就吩咐下去!”

    终于盼到了皇上的这道口谕,郑庸的心中不由得意不已,忙快步下去布置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