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陈年旧画
    ,!

    景阳城东,一处外表看上去极为普通,而内里却是庭院深深、处处雕梁画栋的豪宅之内,身着便装的郑庸正坐在厅中,听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说话。

    “禀公公,参与此次行动的三十名大内侍卫都已安排在京郊的落脚点,随时听候公公差遣!”

    “嗯,且让他们吃好睡好,养足精神,今夜的行动至关重要,决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是,属下明白!”

    “你先回去吧,稍后我自会派人去通知你们出发的时间。”

    “是,属下告退!”

    那名精壮汉子退下之后,郑庸伸手端起了几上的茶盏,轻啜了一口茶,便又习惯性地眯缝着小眼睛琢磨起事情来。

    这时,一个人从外面行色匆匆地进到了厅中,向他躬身施礼道:“孩儿见过义父。”

    郑庸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笑眯眯地看着来人道:“彦儿回来了?好,过来坐吧。”

    那位不久前刚刚认郑庸为义父的年轻人——宫彦,十分有礼地回了一句“谢义父”,便走到一旁的椅上坐了。

    “你这么快就赶了回来,莫非此行已有所收获?”

    郑庸仍是笑眯眯地看着满面风尘之色的宫彦,细软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喜怒之意。

    “义父果然料事如神,孩儿此行确是大有收获!”

    宫彦的脸上虽是努力保持着谦恭有礼的模样,可他说话的声音中却透露出一种抑制不住的自矜与得意。

    “哦?”郑庸自是觉察到了宫彦这一有些反常的表现,心中不由一动,问了一句,“你都查到了些什么?”

    “孩儿查到了一副画!”

    宫彦一边说,一边伸手入怀,取了一样东西出来,同时脸上终是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自鸣得意的笑容。

    郑庸见了,却不由暗自一皱眉。

    不知为何,从前赵展无论在他的面前表现得如何骄狂急躁,他都觉得那是一股年轻人的冲劲,心里还喜欢得不得了。可是今日看到宫彦也露出这种年轻人特有的浮躁之态,他的心里却是十分不喜,甚至还有些生厌。

    强压下心头的那一丝烦恶,他故意慢悠悠地一笑,道:“想必是什么了不得的画作,才能令彦儿如此激动,拿过来让义父也瞧瞧。”

    宫彦此时仍被那股兴奋之情所占据,根本没有察觉到郑庸情绪上的细微变化。一听郑庸说要看画,他便连忙站起身来,将那张看上去有些脏污破烂的画递到了郑庸的手中。

    郑庸将这张一看就是曾被人胡乱剪裁并随意折叠,且折叠处已经多有破损的旧纸打开,眯着眼睛细看了起来。

    谁知看着看着,他脸上所挂着的那抹假笑,竟然慢慢消失不见了。

    他抬头看向宫彦,“这画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徽州城一个看城门的老吏那里。”

    宫彦又是颇为得意地一笑,接着解释道:“当年那林芳茵被官府追拿,其画像曾被张贴于徽州城内各处。

    那个守城门的老吏,当时便是负责张贴画像之人,因他见画中女子貌若天仙,便私藏了一张。恰逢孩儿向他问起了当年之事,他便将这张藏画拿了出来,二两银子卖给了孩儿。

    义父您若细看,那画像的下方确是隐约可见官府大印的痕迹。”

    郑庸点了点头,“只是这画像上除了有模糊的官印,却并无任何行文。想来当时官府中人也不知那女子的名字,而那老吏又如何能确定,这画中的女子便是林芳茵呢?”

    “孩儿却也并未向他提及林芳茵之名,而只是问他,可还记得二十年前官府曾通缉过一位年轻美丽的隐族女子吗?”

    郑庸转了转眼珠,眯着眼睛想了想,终于含笑问道:“你又怎会想到那个林芳茵曾被官府通缉过呢?”

    “说来,左相冷衣清当年休妻之事本就透着十分的蹊跷。因为从那寒冰的相貌上来看,其母林芳茵必是一位绝色女子。无论其性情如何不驯,似乎也不至于尚怀着身孕,便被公婆赶出家门。

    故而,孩儿此次先去了冷衣清的家乡——一个叫绿柳庄的地方,就在徽州城郊。

    当地人自然都听说过他们从前的那位同乡——如今已是权倾朝野的宰辅大人,而且也都还记得他那位美貌的夫人。

    可是从他们嘴里所形容出的冷家娘子,却是一个知书达理、性情和善的好女子。至于她为何会被夫家所休,竟是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原因。

    一个美貌贤惠的妻子,在夫君进京赶考之际,忽然被公婆赶出了家门,而当时她还正怀着这冷家人的骨肉。这一切听上去实是于理不合。

    于是,孩儿我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断——也许那林芳茵被休弃的真正原因,正是由于她所怀的那个孩子!”

    听宫彦说到这里,郑庸不由赞许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彦儿你的这一推断极为在理!隐族人的孩子自幼白发,是无论如何都瞒不住的。

    那林芳茵必是知道自己隐族人的身份将要暴露,于是向她的公婆道出了真相,结果却被害怕受到牵连的冷家人给赶出了家门!”

    “而一个怀有身孕的单身女子独自在外行走,不免就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当时官府对隐族人的追查也十分严,也许就会有人曾经向官府告发过她这个可疑的单身女子。

    想到这些,孩儿便去徽州府衙查阅了当年的卷宗。遗憾的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府衙之中并未留下多少可供查寻的记录。

    但我仍是在一本账册上查到了一条可疑的记载,徽州府曾经支取过一笔银子给一位告发者。

    既然有此依据,孩儿便开始在城中走访,向一些年纪大的人打听当年的事情。结果无巧不巧地,竟被我得到了这副画!”

    郑庸边听宫彦述说,边继续赞许地连连点头,随即又问道:“你见过那个寒冰的样貌,可是与画中的这个女子十分相似?”

    “倒也有两、三分像。毕竟当时画此画的那个人,很可能只是听到那个告发者的描述,而并未见过林芳茵本人。再加上其画工粗糙,画中人与真人必是多少有些不同。但从大致轮廓上来看,眉目间确能看出寒冰的影子。”

    郑庸的眼中掠过了一抹狞狠之色,眯着眼道:“如此说来,那个寒冰很可能就是隐族人!”

    宫彦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道:“不过这些都还只是孩儿的推断。单凭此画,实是无法指证寒冰就是隐族人,甚至都无法证明这画中的女子就是林芳茵。没有实据,我们还是无法拿那左相父子如何啊!”

    郑庸却是极为阴冷地一笑,道:“这些年来被皇上所处置的人中,又有几个是真正查有实据的?便是他的那个嫡长子济王殿下,不也是不明不白地就被他圈禁起来了吗?

    哼,当初我便觉得太子遇袭之事有颇多古怪,如今想来,必是左相父子的阴谋!通过此举,他们既彻底地打击了济王,又将太子牢牢地攥在了手中。

    可笑那个多疑的皇上犹在那里自作聪明,却不知自己一直被那对狼狈为奸的父子玩弄于股掌之上!

    虽然皇上如今终算是已有所警醒,心中亦对寒冰生出了极深的痛恨之意,怎奈他却仍是有诸多的顾忌,不敢在明面上针对寒冰,其实主要是因为不想得罪那位左相冷衣清。

    不过,现在有了这副画,想必皇上就会迫不及待地对他们出手了!”

    一边说着,郑庸不由再次将目光移向了手中的那副画,一抹透着无巨意与狠意的笑容,重新出现在了他那张干瘪枯黄的脸上。

    他将这副陈年旧画小心地折好,揣入了怀中,而放在怀中的那只手却迟迟没有拿出来。因为,他此刻正用它抚摸着怀中的另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皇上刚刚颁下的一道密旨。

    眯着眼睛想了半晌,他才对一直静静坐在那里的宫彦极是亲切地笑道:“此次彦儿寻到此画,可说是立了奇功一件!义父当然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情。相信不久之后,你我的心愿皆可达成。”

    宫彦忙站起来躬身一礼道:“孩儿多谢义父成全!”

    郑庸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心机诡诈的年轻人,从前对其所起的那点儿淫念,早就被提防之心所取代。

    虽然当初与他有过约定,要各取所需。但如今自己有了这副画在手,已足以将左相父子一并铲除。而且,今日济世寺的行动若是计划得当,最终就连雪幽幽也无法幸免。

    如此一来,展儿的大仇已然得报,自己还留着这些北人何用呢?到那时,这天下归谁又与自己何干呢?

    心中虽在转着这些念头,可郑庸的脸上却仍是笑意盈然,“嗯,彦儿你也多日辛苦,还是早些下去歇息吧。余下的事情,都交给义父来办。”

    “是,谢义父"儿告退。”

    目送着宫彦转身离开,郑庸的一张老脸上始终挂着亲切的笑容,可此时他脑海中所浮现的,却是左相冷衣清那张悲痛欲绝的面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