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黑云压城
    京郊天目湖畔的茶肆之中,浩星明睿将一杯温茶放在了刚刚赶到的水心英手中,柔声道:“心儿,先喝口茶,去去暑气。”

    水心英嫣然一笑,端起那杯茶喝了两口。

    浩星明睿见她额上犹自挂着细细的汗珠,不禁有些心疼地道:“这个时辰,外面暑气仍盛,便急急让你赶过来——”

    “你将我当成弱不禁风的小女子了吗?”明明甜在心里,水心英的嘴上却仍是嗔怪地回了他一句。

    浩星明睿哈哈一笑,“水女侠的岫云剑一出,在下定是要甘拜下风,哪里还敢小瞧于你?”

    水心英仔细看着他,摇头道:“这油嘴滑舌的本事,可是你教给那个寒冰的?”

    “咦?怎么你竟是和我的七叔一般,认为玉儿所有的坏毛病都是跟我学的?”

    浩星明睿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蒙受了莫大冤屈的模样。

    水心英却是白了他一眼,“以前的萧玉虽然刁滑,却还知道在我面前恭谨守礼。而如今他变成了寒冰回来,便只会一味地花言巧语,洛儿竟是被他的那些胡说八道给骗得不知所以。他的这些若不是跟你学的,却又是跟谁学的?”

    浩星明睿想了想,笑着点头道:“这里面倒的确是有我这个当舅舅的一番功劳!”

    水心英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终是问到了正题,“那你今日这般急着见我,可是为了寒冰的事情?”

    此时浩星明睿也收起了玩笑之态,点头道:“我们的人在今日早些时候发现郑庸出了宫,只是那奸宦滑溜得紧,没能跟住他。我怀疑他的身上可能是带着皇上的密旨,所以便想问一问你,忠义盟中可有了什么不寻常的动静?”

    水心英马上摇头道:“自从听你说起,皇上可能要派忠义盟的人去伏击寒冰,我便时刻留意那边的动静。可是直至来此之前,都未有宫里的人来过总舵,更是没有见到郑庸的影子。不过我已让洛儿跟在家师的身边,如果有情况,她会马上来这里报信。”

    浩星明睿不由皱眉道:“这便奇怪了!依照那个皇上的心性为人,必是不会放过这种一举多得的机会——先借用忠义盟之手除去寒冰,然后再嫁祸给忠义盟,借此重新夺回对忠义盟的控制权。

    可是现在已过申时,忠义盟仍未接到旨意。若是过了酉时,等他们召集完人手,再出发去济世寺外埋伏,怕是根本无法赶在寒冰入寺之前截住他了。”

    “也许皇上是想在寒冰离开济世寺时动手呢?”

    “不,应该不会。”

    浩星明睿断然摇头道:“皇上既然那么在乎那个秘密,又怎会给寒冰探知那个秘密的机会呢?再说皇上若想让忠义盟出手,必是要骗雪宗主说,有人要威胁济世寺的安全。那么,就应该让忠义盟的人在其入寺之前加以阻止,才是正理。”

    水心英听了,不由点了点头,“你分析的确是有理。这样看来,皇上可能还是不放心让忠义盟出手。想必他也在担心,若是被忠义盟的人发现交手之人竟是寒冰,可能会认为这是一场误会,从而自行终止行动,令他借刀杀人的阴谋就此落空。”

    “嗯,确是有此可能。也许皇上最终还是觉得,用大内高手来对付寒冰比较令他放心。这样一来,倒是也令我放心了许多。”

    浩星明睿语气略显轻松地道:“以寒冰的身手,在暗处偷袭那些大内高手,应是握有极大胜算。可若是要对付原本就擅长偷袭的行云堂杀手,情况却是有些凶险难测。”

    “可是我想,师父她是不会轻易相信皇上的话,派出行云堂的杀手,去济世寺外设伏的。”

    水心英忍不住替自己的师父辩护了起来。

    “那样岂不是更糟?雪宗主若是抗旨,将会给她以及整个岫云剑派都带来天大的麻烦!而忠义盟也会重新落入皇上的手中,继续做他的鹰犬爪牙。”

    说到这里,浩星明睿习惯性地用食中二指轻轻扣动着身前的茶桌,思索着道:“不过,这位皇帝陛下素来喜欢阴谋诡计,此次没有利用到忠义盟,心中想必会多有不甘。心儿,你还是要多提醒雪宗主,谨防皇上和郑庸等人的诡计。”

    “好的,明睿,我会时刻提醒师父。可我更为担心的,还是寒冰那孩子。”

    听水心英如此说,浩星明睿也不由面色沉重地道:“其实我也一直在担心。皇上越是急于要除去寒冰,越是说明护国神柱上的秘密对他有多么重要。

    此次他的诛杀行动一旦失败,必定还会另生诡计。甚至在气急败坏之下,他可能会就此撕下圣主明君的假面,用尽一切手段来加害寒冰。或者干脆给寒冰安个莫须有的罪名,直接下旨捉拿他。

    所以我想,在完成今晚的除奸行动之后,让寒冰去北方躲上一段时日。那边有忠义盟的陈应诚等人,北境军方面因为有宋行野的关系,想必也不会为难寒冰。而那位皇上的手,应该还伸不到那么远的地方。”

    水心英听了,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另外——”

    浩星明睿顿了顿,才用一种征询地目光看着水心英道:“我还想让洛儿也跟着寒冰一起去。”

    “这件事我会与洛儿说的,只是——”水心英略微迟疑了一下,“只是寒冰会同意你的安排吗?”

    浩星明睿不由叹了一口气,“那孩子一向性子倔强,明着与他说,必是不成,只能施计将他支走。这便是我为何想让洛儿也一起去的原因,若是为了洛儿,寒冰倒是可能会中计上当。”

    水心英忍不住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道:“无论如何,能让这两个孩子去到安全一些的地方,我的心也总算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是啊,自从皇上知道寒冰握有密钥,便一直处心积虑地想除去他,令情势立时变得紧张起来。看着那孩子一次次地去孤身犯险,我这当舅舅的心里,也是忧虑难安。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时机还不成熟。

    皇上手中的力量虽已被大大地削弱了,但我们的力量还是不足以与之抗衡。只有等到宋青锋将禁军牢牢掌控在手中,而雪宗主能够带领忠义盟,完全地占到我们一方之后,我们才算是有了胜算。”

    “嗯,有了十万禁军做后盾,定能将皇上手中所掌握的那一万侍卫亲军彻底压制住,而忠义盟对抗那些大内高手也是游刃有余。但是其他的势力也不可不防,郑庸、严氏一族,还有北人。”

    “若是他们各自为政,倒是不难一一攻破。不过,郑庸收留那个北人宫彦,总给人一种居心叵测的感觉,真不知他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以他的奸狡,自然明白投靠外敌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好处。但他让大内密探在济世寺中查探密钥之举,又实是令人有些不安。莫非他的目的也是那根护国神柱?”

    看到浩星明睿皱眉思索的样子,水心英并未再开口多言,只是轻轻拉住他的手,默默陪着他一起想心事。

    浩星明睿却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身边的人,不由歉然地笑了笑,轻拍着水心英的手道:“只想着我这边的事情,却是忘了问你。心儿,在天香教徒身上发现止血丹的那件事情,你查得如何了?”

    “如今我们还要分哪一边吗?”

    水心英先是对着浩星明睿温柔地一笑,才又接着他的话道:“我已对此处所有岫云派弟子进行了排查,竟真的发现了一名经常外出采买的女弟子有问题。

    一开始她是中了天香教的**香,被那贼子所欺,因羞于对人言,竟然就此彻底委身于他了。

    幸好此事被我们及时发觉,她只是将派中一些不太重要的秘密透露了出去。而那贼子也还没来得及跑掉,便被古凝给杀了。”

    说到这里,她不由轻皱了一下秀眉,“看来为了公玉飒容的事,天香教与岫云剑派的梁子是结定了。如今忠义盟和济王也卷了进来,形势已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浩星明睿将目光转向窗外,看着那突然阴沉下来的天空,语声坚定地道:“此时虽是黑云压城,风暴将至。但无论多猛烈的风暴,终归都会过去。在这片大裕的土地上,依旧会有一片晴朗的天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