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地府之门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济世寺方丈慧觉大师的遗体在火化之后,留下了数十颗佛舍利。

    按照慧觉方丈生前的密嘱,由慧念大师和寒冰一起将这些舍利送入地府之中,与心悔大师的舍利存放于一处,让他能够从此长伴自己恩师的身旁。

    戌时方过,夜色还未完全降临,寒冰便悄然潜入了济世寺,径直来到那间曾经囚禁过他的师父萧天绝的禅房门前。

    看到禅房的门虚掩着,他便知道,济世寺现任方丈慧念大师应该已在禅房之中相候。

    此时已经顾不上什么礼数了,最重要的就是不被人发觉自己的行踪。于是他轻轻推开了禅房的门,闪身进去之后,又把门在自己身后紧紧地关上。

    禅房中,慧念大师正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之上,看到寒冰进来,他那张原本方正端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容,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老衲终于又与小施主见面了。善哉!善哉!”

    寒冰连忙也双掌合十,肃然还礼道:“弟子寒冰,乾钥第三代传人,见过慧念大师。”

    慧念大师含笑点了点头,泰然受了寒冰这一礼。

    “虽然比约定的时辰提前了一些,但施主既然已经来了,那我们现在就送慧觉师兄的佛舍利去地府吧。”

    语罢,他将放在自己面前的那只简朴的瓦罐用双手捧起,便从蒲团上站起身来。

    寒冰也未多言,只是默默跟在慧念大师的身后,随他转入这间禅房后面一间更显狭小的静室之中。

    这间静室与外间的禅房一样,都铺着平整的青石地砖,不过其中的陈设却极为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蒲团。

    寒冰知道,当初自己的师父被囚于此处时,方才那间宽敞的禅房就是师父所居,而这间简朴的静室里,则住着慧念大师。

    原以为慧念大师是为了能够就近监视师父。如今看来,这间看似寻常的静室之中,竟然藏着地府之秘。而慧念大师,就是一直在此守护着这个秘密。

    这时,慧念大师看了一眼寒冰,忽然身形快速闪动,足尖在几块青石地砖上轻点了几下,然后又退回到寒冰的身旁站定。

    他再次看了一眼寒冰,寒冰对他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将他方才所踏青砖的方位和顺序都记下了。

    慧念大师这才隔空向床边的那个蒲团上拍了一掌,随着“扑”的一声轻响,那蒲团就连同其下方的地面一起沉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张床下面的整整几排青石砖,竟连同那张床一起,悄无声息地齐齐向蒲团方才所在的位置平移了过来。

    而原来摆放床铺的那个地方,已露出了一个可供一人出入的洞口。

    寒冰紧紧跟在慧念大师的身后,沿着一道狭窄的石梯走入洞中。

    随即,他便听到身后的洞口处传来一声轻响,洞内的光线也随之暗了下来,应是上面的那道石门又自动关闭了。

    外面的光线虽是被隔断,但洞内依然可以清楚视物。原来在四周的洞壁之上,各镶嵌了几颗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正散发出柔和的幽光。

    下到石梯的尽头,慧念大师并未稍做停留,而是沿着右侧的洞壁一直向前,经过一道石门,进入了另一间石洞。

    里面的这间石洞中也有夜明珠的光辉,不过它们只是镶嵌在其中三面的石壁上,而正对着他们方才经过的那扇石门的那面石壁之上,却是空无一物。

    慧念大师回过身来,将手中所捧的装有慧觉方丈舍利的瓦罐交给了寒冰。然后,他走到这面空无一物的石壁前,伸出双掌,同时按在石壁之上,左右掌相隔不过尺许。

    随即,奇怪的事情便发生了。

    也未见慧念大师他如何用力,那整面石壁竟从正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

    随着缝隙逐渐拉大,那两半石壁就变成了两扇向内缓缓开启的石门。

    待到这两扇石门分开到一定程度,变成几乎平行而立时,便能看清这石壁的厚度,竟然足有三尺!

    寒冰忍不住上前摸了摸那结实的石壁,心中不由暗自吃惊,恐怕以自己的内力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为何慧念大师做起来却像是毫不费力?

    慧念大师已从寒冰的神情中看出了他的惊诧之意,微笑着解释道:“听家师说,这两扇石门中含有大量的磁石,令他们紧紧地吸合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毫无缝隙。

    其实只要均匀地用力将两扇石门同时向内推,只需常人的力量,便可将它们分开。这其中的奥妙,却是连家师也从未想通过。”

    寒冰这才恍然,只觉这地府之中确是藏了无数的秘密,仅一座石门上面就有如此大的玄机。

    穿过这道已经敞开的石门,前面是一条青石铺地的长廊。寒冰时刻留意着走在前面的慧念大师每次落足之处,自己紧随其后,不敢踏错一步。

    走至长廊尽头,眼前便出现了一扇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黑色大门。

    只见这扇黑色的大门似与长廊两侧的石壁浑然一体,根本找不出丝毫缝隙,看上去就像是谁故意将这一段石壁漆成了黑色一般。

    但寒冰却明显地感到这扇大门透着古怪。因为他方才曾试着接连发出了两股不同的内力,与那大门碰触,一股刚烈劲猛,一股柔和强韧,结果竟皆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慧念大师也感觉到了寒冰所发出的内力,不由微微一笑,知道那是年轻人的好奇心使然。

    他从怀中取出一样物事,对寒冰道:“这扇门就是地府之门,非金非石,凭外力根本无法开启。唯一开启的方法,就是乾坤密钥。”

    寒冰忙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慧觉方丈交给他的那枚乾钥,递给了慧念大师。

    慧念大师分别将自己手中的坤钥与那枚乾钥略微调整了一下方向,然后把它们慢慢地合在了一起。

    当看到那把乾钥与坤钥完全密合在一起时,寒冰这才明白为何这两枚钥匙的形状看上去如此古怪,原来它们各自的凹凸是相辅相成,互为盈缺的。

    慧念大师将这枚已经合二为一的乾坤密钥拿在手中,缓步走到那扇漆黑的地府之门面前。

    寒冰的星目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十分好奇地想知道,这枚密钥到底要如何插入那扇表面光滑如镜的大门,并将之成功开启。

    谁知慧念大师这时竟忽然弯下身去,将手中的乾坤密钥向门下方的地面插去。

    原来如此!

    寒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机关竟是在几乎无人会注意到的地面。

    果然,那枚乾坤密钥方一没入地面,随着“咔”地一声轻响,那扇漆黑的大门竟然也无声无息地迅速沉入了地面。

    地府之门,终于在寒冰面前完全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