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护国神柱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在那扇地府之门消失之后,寒冰眼前所出现的,便是一座豪华的宫殿。

    仅用“金碧辉煌”一词,实在不足以形容这座宫殿无与伦比的宏伟气派与夺目光彩,而其中的奇珍异宝更是数不胜数,令人眼花缭乱。单是用以铺地的那一块块光亮如镜的墨玉,每一块便都是世间罕见的无价之宝。

    当然了,这些所谓的身外之物,自是不可能打动修为高深的慧念大师分毫,而寒冰更是对其完全不感兴趣。此时他心中所念着的,唯有一样东西——那根传说中的护国神柱。

    当他跟随慧念大师,绕过一件雕刻得巧夺天工的绿色玉石屏风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他期盼已久的那根护国神柱。

    那是一根通体透明的方形白玉石柱,高不过三丈有余,约有两人环抱粗细。

    走近细看,便可发现其柱身除了最下面两节之间有明显的缝隙接痕之外,那两节以上的部分竟是浑然一体,似是由一整块巨大的玉石琢磨而成。

    慧念大师先是双掌合十,站在这根护国神柱前默诵了一段经文,然后他便示意寒冰,将手中所捧的那个瓦罐放在了护国神柱前的墨玉地面上,与先前已经摆放在那里的另一只瓦罐并排而立。

    放好瓦罐之后,寒冰也双掌合十,躬身施了一礼,才退了回去。

    此时,慧念大师已盘膝坐了下来,寒冰知他定是有话要对自己讲,便也盘膝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家师坐化前,曾嘱托慧觉师兄与老衲共同守护这根护国神柱。如今师兄圆寂,老衲力拙,恐难以独自担此重任。既然施主已是乾钥的第三代传人,便也同样肩负起了神柱的守护之责。故而老衲今日便将这神柱的来龙去脉说与施主知晓。”

    寒冰肃然点了点头,道:“弟子愿听大师教诲。”

    “这根护国神柱看似只是由普通的白玉琢磨而成,实则其中已灌注了家师的精气。故而仔细观之,你便会发现,在那透明的柱身之中,有一股隐隐的晶芒流动其间。”

    寒冰忙凝目向不远处的神柱看去。果然,那看似透明无物的柱身中竟是有一种淡淡的莹光发出,而且仿佛另有一股氤氲的水雾在其中不断涌动。

    “如今你看到的这股精气,已比三十多年前减弱了一些。皆因其中的一部分精气已与先太祖皇帝之血相结合,产生神力,将最下面的一节柱身沉入了地下。”

    寒冰这才恍然,“怪不得我听慧觉大师说,有三节柱身需沉入地下,以此作为神柱的基石。而现在却只看到了两节,原来最下面的那一节已经沉入了地下。”

    顿了顿,寒冰又接着问道:“慧觉大师还告诉我说,这根护国神柱上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足以威胁到当今皇上的皇位。不知那个秘密究竟是什么?”

    慧念大师闻言叹了一口气,道:“老衲也不知那秘密究竟是什么,但想来应是与永王浩星潇隐有关。你可知,永王也曾来过这里吗?”

    寒冰听了不由一怔,“永王殿下?不是说除了持有乾坤密钥之人,便只有皇帝陛下才有权进入这座地府吗?”

    “不错,这确是约束乾坤密钥持有者的规条之一。但是有一点例外,那就是皇上所带来的人,也可以随同他一起进入地府。”

    “这么说,永王殿下竟然是跟随先太祖皇帝一起来的?”

    慧念大师点了点头。

    寒冰忽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那根护国神柱的跟前,低头细看最下面的那节柱身,却发现上面只是雕刻了一些怪异的图案,其余什么也没有。

    他又分别查看了柱身的两侧,同样也只是一些怪异的图案。

    于是,他绕到了神柱的背后。

    果然,在最下面那节柱身上,他看到了鲜红的四个大字——浩星潇隐!

    随后,他在浩星潇隐的名字下方,又看到了另一个名字——浩星潇启。

    在万分惊讶地盯着那两个名字看了半晌之后,他终于还是看出了其中的蹊跷。

    “浩星潇隐”这四个字,被写在整节柱身的正中央,鲜红的字迹刚劲洒脱,而且似是已渗入到玉石柱身之中,若不损毁柱身,恐怕再也无法将之抹去。

    而写在其下方的“浩星潇启”四字,虽然也是颜色鲜红,渗入了柱身,但从时间上来判断,这四个字明显是写在“浩星潇隐”那四个字之后。

    理由便是,“浩星潇隐”这四个字占据了柱身的大部分位置,所余下的空白地方有限。故而,在写“浩星潇启”四字时,不得不将字体较前者缩小了许多。

    看到一脸惊诧莫名的寒冰又坐回到自己对面,慧念大师微微一笑,道:“阿弥陀佛,施主所不解的,是不是为何他两人的名字都能够留了下来?”

    “是啊!以此推断,应是先太祖皇帝决意立永王殿下为储君,故而才带他来此,让永王殿下用血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了神柱之上。但那浩星潇启的名字怎会也留了下来呢?难道这大裕的第二代帝君竟然是两个人?”

    “正是如此!永定二十四年,家师心悔大师圆寂。先太祖皇帝来寺中祭拜,与他同来的还有永王浩星潇隐。

    先太祖皇帝将永王带来此处,命他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神柱之上。永王咬破食指,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当太祖皇帝看到永王的名字竟然留在了神柱之上时,神情极是复杂,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最下一节留有太祖皇帝名字的那节柱身,竟忽然间慢慢地向地下沉去,最终完全没入了地面。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惊得目瞪口呆。而太祖皇帝在震惊之余,竟然大笑了起来,口中说道,‘天意如此!朕岂能违背天意f星潇隐注定是我大裕未来的储君!’”

    听到这里,寒冰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冷肃地道:“我明白了!这大裕的第二代帝君确实应该是两个人。

    先太祖皇帝是在永定二十五年驾崩的,他当时所留下的遗诏中,本是要传位给永王殿下,可是却被人篡改成了皇长子浩星潇启。

    然而无论如何,就在先太祖驾崩的那一刻,永王殿下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大裕的皇上。所以当初神柱上才会留下了他的名字,作为大裕的第二代帝君。

    而在永王殿下遇害身死之后,浩星潇启即位,才又来到这里,将自己的名字也留在了神柱之上。当时他已是大裕的皇上,因此他的名字自然也就能够留了下来。”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篡改先皇遗诏之事,老衲实是不知。但皇上确是在登基之后,来过此处,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了神柱之上。”

    慧念大师的脸上虽仍是古井无波,但声音中多少还是带了一丝叹息。

    “皇上他自然也看到了神柱上面留有永王殿下的名字,心中想必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若他没有篡改过遗诏,永王也从未成为过大裕的帝君,那就说明这神柱的预言都是假的。皇上他怎么还会相信神柱,并且又把自己的名字也留在了上面?

    所以说,这神柱上的两个名字,就是皇上他篡改先皇遗诏的实据!”

    听寒冰这么一说,慧念大师顿时恍然。

    是啊,自己竟然从未想到过这其中的关联!想必是慧觉师兄已然想到了,所以才会将那把乾钥传给了寒冰,目的就是为了不想让它最终落入皇上的手中,使这段令人扼腕的真相就此沉埋于地下。

    这时,寒冰突然不屑地哼了一声,道:“想必这也是为什么皇上迟迟不肯立储的原因所在!他害怕那位未来的储君来到这里,看到这令人触目惊心的真相!”

    慧念大师忽有所悟地回想起来:“老衲记得十六年前,就在淮王之乱被平定之后不久,皇上曾独自来过此处。他一个人在神柱旁呆了很久,最后竟是一语未发,沉着脸离开了。莫非——”

    寒冰挑眉冷笑道:“他应是带了济王的血在神柱上试过。若济王真是大裕的第三代帝君,那么他的血就会留在神柱之上。而与此同时,留有永王殿下和皇上名字的那节柱身将自动沉入地下。

    那样的话,世人就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篡改遗诏的秘密了!

    可惜事与愿违,济王的血并未被神柱留下,证明他并不能成为下一位大裕之主。

    皇上当时想必是极为恼火与失望!怪不得在那之后,他不但疏远了严氏一族,更是开始打压济王。”

    “如今的太子浩星明勇还未成人,暂时还不能拿他的血来神柱上一试。”慧念大师皱眉叹了一口气,“只不知到时候,结果又会怎样——”

    寒冰漠然摇了摇头,“大裕怕是根本撑不到这位太子殿下成年的那一天了!”

    “阿弥陀佛,施主所言实是不虚。皇上如此倒行逆施,这大裕的江山迟早会断送在他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