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佛门染血
    寒冰跟随慧念大师一起出了地府,又从密道返回到那间狭小的静室之中。

    他双掌合十,向慧念大师深施了一礼,肃然道:“大师,今日进入济世寺中的大内高手,和原本潜伏于寺中的大内密探,一个都不能留。佛门净土,却屡因在下而沾染血腥,寒冰自知罪孽深重,还请大师见谅!”

    “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如今这佛门净土早已被俗世所染,以致屑嗅行,豺狼当道!施主为敝寺清污去垢,此乃义行善举。老衲只为不能相助施主而深感愧疚!”

    慧念大师此时已经想明白了,寒冰劝阻自己出手相助的一番良苦用心。

    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仍是像当年的那个萧玉一样,要将所有的艰险都独自承担。而无奈的是,自己竟也仍是像当年一样的无能为力,只能再次眼睁睁地看着今日的寒冰,去孤身犯险。

    听到慧念大师的这番感叹,寒冰却只是咧嘴一笑,星目中闪着无畏的光芒,道:“大师放心,此次我定会将那些跳梁小丑一并清理干净,还济世寺一片净土!”

    语罢,他又施了一礼,便转身出了静室,直接来到外面的禅房门前,开门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他向四周看了看,天上无月也无星,被黑暗所笼罩的古老佛寺之中,显得一片静寂。

    他不由嘴角微挑,轻声念了一句“月黑杀人夜——“,随后便提气飞纵,向方丈禅房的方向潜了过去。

    方丈禅房位于济世寺的中心,具体说来,就是在寺内前后两进院落之中的那座前院靠后的位置。

    它前面的那些殿阁,主要是供外客烧香拜佛的地方。而它的后面,隔了一层院墙,便是后院,也是寺中僧人清修之地。

    藏有地府入口的那间原属于慧念大师的禅房,也是在后院之中。

    为了给藏在暗处的敌人造成一种他只是刚刚入寺的假象,寒冰先是从他方才出来的那间禅房潜行至寺院的大门处,然后才大步流星地向方丈的禅房行去,竟是丝毫也没有掩藏行迹的意思。

    来到方丈的禅房门前,他仍是没有敲门,便打开那扇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寒冰向着那位一直背对门口,面向前方佛龛而坐的僧人施了一礼,口中言道:“慧念大师,寒冰来迟,劳大师久候了!”

    “阿弥陀佛,施主既然来了,那我们就送慧觉师兄的舍利去地府吧。”

    那位身着方丈袈裟的僧人从蒲团上站起来,转身含笑看着寒冰。

    寒冰对他眨眼一笑,继续学着慧念大师的声音道:“地府的入口就在里面的静室之中,施主请随我来。”

    随即他又马上恢复自己本来的声音说了一句:“大师请。”

    就这样自说自话地表演了一番之后,他便跟着那僧人一同转入了里面的静室之中。

    一进了静室,寒冰立即压低声音对那位僧人道:“智明大师,有劳你了!这里的一切就交给我吧。

    这房中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往慧念大师从前所居的那间禅房。请你从密道出去,与慧念大师会合,然后帮助他安抚那些稍后被惊动了的寺中僧众。”

    那位假扮慧念大师的智明和尚默然点了点头。

    于是,寒冰就在这间看上去与方才自己所呆过的那间几乎一模一样的静室中,按照慧念大师所展示的方法,先用脚踏过几块特殊位置的青石地砖,随后出掌轻击地上的蒲团,顺利地打开了床下的密道入口。

    智明大师当即毫不迟疑地钻入了密道。

    看到密道口自动关闭,静室中又恢复了原样,寒冰方无声地一笑,从怀中抽出了一把短剑。

    那些大内密探既然想探知地府入口,便得紧随其后,想必此刻就该现身了。

    果不其然,禅房门外很快就传来了响动。

    紧接着,房门被人悄然开启,听脚步声,应是先后有两个人进入了禅房之中。

    这倒是与寒冰的猜测完全吻合。

    若是仅凭智通一个人,很难同时监视慧觉方丈和慧念大师两人。而郑庸是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取得密钥的机会的,想必会派另一个大内密探来协助智通。

    而那另一个人,很可能是被安插在了慧觉方丈的身边,应该是想趁那位卧病的方丈大师不备时,伺机从他身上直接盗取密钥。

    只可惜他来晚一步,慧觉方丈那时已将自己的那枚密钥交给了寒冰。

    两个一起来了正好,倒是省了自己再费力去搜寻,寒冰一边想着,一边隐身在了这间静室的门后。

    当那两个大内密探小心翼翼地进入到这间静室之后,寒冰便慢慢地将门在他们的身后关了起来。

    那两人虽都不是什么高手,但身为大内密探的警觉性却是极高。方一发现不对,他们便分向两边急闪,手中的短匕也同时向眼前扑过来的人影猛刺了过去。

    遗憾的是,他们的反应虽快,但他们的实力却是与自己的对手相差了不知多少个级别。

    以他们的能力,也就只能看见扑向自己的黑色人影,却是连对方的脸都还未来得及看清,便几乎同时都被利刃割颈而亡。

    闪身躲过四处喷溅的鲜血,寒冰漠然地将手中那把奔月剑轻轻甩了甩,上面那些刚刚沾上的血滴便化成一串飞虹而去。剩下的剑身依旧清凉如水,温柔似月,闪着淡淡的一层银辉。

    收起了手中的短剑,寒冰看了一眼那两具仰躺在地上的尸体。只见他们的双眼犹自难以置信地怒睁着,脸上也都保留着一种惊骇莫名的神色。

    他自然认得那个面色焦黄的智通和尚,当年此人几乎是与师父和自己同时入寺的,应该就是被郑庸派来监视师父的人。而另一个年纪稍轻一些的瘦型尚,一定就是智通的同伙了。

    确认了那两个大内密探的身份之后,寒冰便不再停留,迅速打开了密道的入口,闪身进了密道。

    这条密道的入口虽是与慧念大师那间静室中的一样,但却不能通向地府,而是直接通向了慧念大师的禅房。

    这个秘密寒冰十二年前就知道了,是慧觉方丈亲口告诉他的。可惜他当时还未来得及知道如何开启密道,就被郑庸给带走了。

    直至今日看到慧念大师的演示,他才真正掌握了密道的用法,而且也马上想到了该如何利用这条密道来对付敌人。

    那些闯入寺中的大内高手,此刻应该就埋伏在方丈禅房的外面。既然他们的计划是要等寒冰离开济世寺以后,再动手抢夺慧念大师手中的密钥,那么想将他们引入禅房进行集中消灭的办法,自然就行不通了。

    既然不能引进来集中消灭,那剩下的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偷袭,从背后将他们一个个干掉。

    这就需要充分利用地形优势,而且要马上采取行动。

    因为那些大内高手方才应该已经看到,智通他们二人也随后进入了禅房,若是稍后不见他们出去,必然会意识到事情不对。

    一旦他们提高了警觉,下手除去他们便要多耗上更多的内力和时间。而此刻寒冰最需要的,就是这两样。

    寺外埋伏的敌人想必要远远多于寺内的敌人,而且他们一直在以逸待劳,设下了埋伏圈等着寒冰去钻。

    虽然寒冰已有所准备,不会在猝不及防之下受到偷袭,但同时他也不可能偷袭到对方。

    到那时,他们彼此间将完全是一场硬碰硬的正面交锋,也是一场实力的比拼。

    一个人力敌数十乃至上百人,若是没有充沛的内力,根本坚持不到杀出一条血路,得以脱身的那一刻。

    另外,寒冰还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时间。

    此刻已近亥时,离无尽丹发作只剩下一个多时辰。他必须在这一个多时辰之内,杀尽寺内的敌人,并闯出寺外敌人所设下的包围圈。

    时间紧迫,必须速战速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