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消灭净尽
    看到寒冰忽然从密道口处现身,禅房内的慧念大师和刚刚也从密道过来的智明和尚都吃了一惊。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都意识到,就在方才智明离开之后,那间方丈禅房里定是已发生了什么事情。

    完全没有去在意这两位大师那种吃惊的目光,寒冰只是对他们狡黠地一笑,略一拱手,便一个闪身又从禅房的门口窜了出去。

    他悄无声息地再次摸到了那间方丈禅房的附近,停下来默默观察了片刻,同时进一步确定了,自己此前对寺内这些敌人的分析是完全正确的。

    这些大内高手们此刻都分布在这间方丈禅房的外围,但他们所隐藏的位置,距离禅房并不是很近,想必是怕被寒冰和慧念大师这样的高手察觉到。

    而且,按照寒冰的猜测,这些大内高手应是要等他离开以后,再向慧念大师动手。那么,为了不惊动到他,从禅房通往寺院大门的那条路上,就应该无人埋伏,留着给他在离开时通过。

    这也就是说,现在禅房的正面应该无人,而那些大内高手们都集中在禅房的左右两侧和后方。

    此刻,寒冰就隐身在方丈禅房正面的一棵大树之后,附近确实没有任何敌踪。

    他本就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知道禅房的左右两侧各有一间用来接待外客和处理内务的客堂。在左侧客堂的旁边,还有一间规模不大的藏经阁。

    略一思量,寒冰决定先从埋伏在禅房右侧的敌人下手。因为那边可供隐蔽的地方较少,埋伏的人相对也会少一些,而他被发觉的机会,自然也就小了许多。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行动早晚都会被对方发觉。能在暗中多解决一个,就是一个。毕竟偷袭总要比正面对敌更容易得手,自然也就更加省力一些,而且还能防止他们寻机逃出寺外。

    今夜,他一定要将这些郑庸的心腹消灭净尽,让那奸宦在短时间内再也找不到足够的人手,来抢夺慧念大师手中的那枚密钥。

    打定主意之后,他悄然移动身形,从禅房的前方绕到了它的右侧。

    果然,这边除了一间客堂和外面几棵高大的古树可以藏人之外,其他地方都是空荡荡的一片。

    寒冰先是运足耳力和目力,对那几棵枝繁叶茂的古树进行了一番搜寻。结果发现,其中只有一棵古树上面藏了人,想必是用来监视周围动静的观察哨。

    既然这边的树上有人,那对面那间客堂门前的树上应该也有人,彼此间可以互通声气。

    这样一来,想要暗中解决他们就十分困难。动了一边的人,另一边的人当即就会发觉,然后向其他人发出警报。

    唯一的办法,就是暂时不惊动他们,先将躲在屋内的人给悄悄收拾了,最后再收拾这两个观察哨。

    于是,寒冰马上将视线锁定在了那间用来接待外客的客堂。

    这间客堂并不大,里面应该躲不了几个人。

    他悄悄潜到这间客堂的窗下,从怀中摸出了那把奔月剑,随后便迅疾无声地翻窗而入——

    这场杀戮只不过持续了几个呼吸之间。之后,这间客堂中就只剩下寒冰一个人在呼吸,而其他六位大内高手的咽喉,都已被利刃割断,再也没有呼吸的机会了。

    在方丈禅房左侧客堂内藏身的另六位大内高手,很快也步上了先前那六位的后尘,全部被寒冰用利剑割颈而亡,死得毫无防备,也死得无声无息。

    相比较而言,藏在这间客堂旁边的那间小藏经阁中的敌人,就要扎手得多。

    他们虽然只有四人,看起来却像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武功比方才那些人都强上了许多,而寒冰解决起来自然也就多费了些手脚。

    尤其是他们四人之中那个使玄铁判官笔的汉子,功夫相当不弱,而且脑筋也极为灵活。他竟然趁寒冰分神对付其他三人之机,转身想要向外逃走。

    然而就在他的人刚刚到达那扇紧闭的房门前之时,杀掉了围攻自己的那三个人的寒冰,就已向他飞扑了过来。

    但他似是早就有所防备,竟连头也未回,便脱手将那只判官笔向身后追来的寒冰急掷而去——

    只要这只判官笔能将寒冰逼停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他就能够趁机夺门而出,并向外面的同伴发出求救信号。

    眼看他的手已挨上了那扇木门,只需稍一用力,便能立即将其拉开之际,一枝无声无息的离别箭突然没入了他的后颈!

    寒冰走到这人的尸身跟前,想在他的伤口上补一剑,以免被人查出其所受的是箭伤。

    可又一转念间,他竟是咬了咬牙,将刚刚射在自己右肩上的那只判官笔用力拔了出来,随手便插入了那人后颈上犹自冒着鲜血的箭洞之中。

    这时,他才有机会停下来喘息了一会儿,顺便检视了一下那只受伤的右肩。

    方才为了不给对手逃脱之机,他竟然放弃了闪避,任由那只判官笔插入了自己的右肩。

    当然,在做出这个决定的一瞬间,他其实已经有了精准的判断——

    那只判官笔的劲力虽是很大,但方位却有些偏,并不会给自己造成太大的伤害,也不会对接下来的搏杀产生太大的影响。

    果然,他的判断十分正确。右肩的伤口虽然很深,但并未伤到任何经脉筋骨。他出指点了伤口周围的几处穴道,暂时止住了血,并将那柄奔月剑转移到了左手之中。

    如今已解决完禅房两侧这些藏身屋内的敌人,寒冰决定先不去管那两个隐身树上的观察哨。

    而此时,那两个观察哨对自己身后所发生的这场杀戮,竟仍是懵然不知。

    他们的双眼都还在紧盯着方丈禅房的方向,等待寒冰从那里赶快出来呢,却不知寒冰早已经摸到了这间方丈禅房的后面。

    后面的地形要比两侧复杂得多。

    在方丈禅房与院墙之间,建有两排厢房,其中应是能藏上不少人。据寒冰估计,加起来恐怕不下十人。

    这确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因为这两排厢房是相向的。

    虽然方才那左右两侧的客堂也是相向的,但因为它们彼此间距离较远,而且中间还隔了一些树木,基本看不清对面的情况,也听不到任何细微的动静。

    可是这两排厢房间的距离却非常近,中间只隔了一条并不算宽阔的过道,可以将对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而且,以这些大内高手的耳力,应该也能清楚地听到,从对面传出来的任何不同寻常的动静。

    到了此时,已没有时间给寒冰去多做考虑。他只能故伎重施,翻窗进入到其中的一间厢房内。

    当他将这排厢房中的六个人全部解决掉之后,对面的人果然还是被惊动了,而且有人已经从房内呼喝着冲了出来。

    虽然杀掉从对面厢房中冲出来的那六个人,并未费去寒冰太多的手脚,但他们所发出的声音,显然已经惊动了前面那两个藏身树上的观察哨,同时也惊动了济世寺中巡夜的僧人。

    那两个观察哨在听到动静之后,一时都没有搞清楚状况,竟是同时向自己身后的屋内发出了讯号。

    然而讯号发出后半晌,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们这才意识到出事了,可惜为时已晚!

    寒冰在解决了后面的敌人之后,第一时间就是飞扑向禅房左侧树上的观察哨,而此时那人也从树上俯冲而下,挥刀攻向了他。

    寒冰并没有急着向他下杀手,而是边战边退,向右侧那棵树上的敌人接近。

    躲在右侧树上的那个大内高手,还以为寒冰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因此在瞄准了一个机会之后,他竟自己跳下树来,挥剑从背后偷袭而上,与他的同伙一起,对寒冰形成了夹击之势。

    而寒冰等的就是他自投罗网的这一刻,手中的奔月剑耀出一抹清辉,直接将这两个大内高手的咽喉割断。

    就在这两人分别捂着自己喷血的咽喉倒下去时,济世寺内巡夜的僧人赶到了。

    好在根本不用寒冰费心去向他们出言解释,慧念大师也已随后赶到了。

    寒冰仅对慧念大师肃然行了一礼,没有做任何停留,便大步向寺院的山门走去。

    他十分清楚,寺中出现的这阵不同寻常的骚动,想必业已惊动了埋伏在寺外的敌人。此时他们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所等待的猎物,竟是早就到了寺内。

    如此一来,那些埋伏在寺外的人就要面临两种选择——

    一是以听到寺内传出的骚动为由,直接闯进寺中来擒拿寒冰。

    二是继续在外面埋伏,等着寒冰从寺内出来以后,再对其进行袭杀。

    按照常理,如果那些人果真是皇上派来的大内高手,他们应该会选择后者。

    因为他们的目标只有寒冰和他手中的密钥,自是不愿去管济世寺的闲事,当然也就更不想与寺内的和尚起任何冲突。

    当然了,如果寒冰一直待在寺中,久不出去,最终他们还是会忍不住闯进来的。

    但是此刻,寒冰却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同时他也预感到,寺外的那些敌人应该很快就会闯入寺内。

    所以,他必须要赶在他们闯入之前,自己先走出寺外。这样,才不会让济世寺卷入到随后可能发生的争斗之中。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迈步出了济世寺的大门,随后便听到那两扇厚重的木门在自己的身后慢慢合上。

    站在寺前的青石台阶上,寒冰微微合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竟缓缓地盘膝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