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唯一机会
    按照寒冰最初所制定的突围计划,等解决了寺内的敌人之后,自己就从济世寺的后门冲出,然后立即向东面撤退。

    之所以要选择向东面撤退,是因为那正好与回景阳城的方向相反,想必会大出对方的意料之外。

    在对方的预想中,寒冰并不知道他们已在寺外设下了埋伏要袭杀自己,自然是会毫无防备地按原路返回景阳。

    故而,他们一定会把大部分力量,都放在通往景阳方向的那条路上,相对地,就会放松对其他三个方向的围堵。

    所以向东突围的这个设计,本身并没有任何错误之处。甚至还可以说,这应该是目前寒冰所能想到的,最为合理的一种突围方式。

    然而,他最终却并没有采用这种方式。

    原因是,他已经彻底放弃了突围的想法,所以便堂而皇之地从济世寺的正门走了出去。

    此刻,寒冰正静静地盘膝坐在济世寺大门外,那个高高的青石台阶之上。

    他一边暗自调息,想尽快恢复因方才的那一番激烈搏杀而大量消耗的内力,同时他也一边在等待,等待即将来临的无数刀剑加身,或者是——一个机会。

    时间在慢慢地流逝,距离子时已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

    而面临无尽丹即将发作的寒冰,却依然十分镇定地坐在那里,似乎是受到了济世寺这一佛门净地的熏染,已经进入了禅定之中。

    又过了片刻之后,一个人缓缓地从对面的黑暗中走了出来,一步一步登上了青石台阶,最终站在了寒冰的面前。

    寒冰并没有站起身来,而是抬头看着那人,对他露出了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因为,他终于等到了那个唯一的机会——古凝。

    古凝,忠义盟新任副盟主。因暂时还未找到合适的人选来接替,所以他这位副盟主还继续兼着负责狙杀行动的行云堂主。

    不错,寒冰赌的就是,此刻埋伏在寺外的人不是大内高手,而是忠义盟行云堂的杀手,并且那个带队之人,还是古凝。

    他的这一赌法,便犹如掷骰子时不赌大小,而只赌自己所掷出的皆为六点的豹子。

    而这一局,竟然真就让他这个任性的少年给赌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赌赢此局,与其说是因为寒冰的运气好,倒不如说是因为他算得精。

    而他的这一神算,却是来自于方才跟那两个藏身树上的大内高手,生死相搏之时的灵机一动。

    当时那两人从树上扑击而下,不知为何,寒冰的脑海中竟突然闪过了那日古凝从邀月楼上飞扑而下,一举袭杀那个天香教徒的画面。

    随即便是灵光一闪,让他忽然想到了,此时埋伏在济世寺外的人,应该并不是大内高手,而是他和浩星明睿最初所料想到的——忠义盟的人!

    其实这本是一件很容易想到的事情,而且原因也非常简单。那就是,郑庸有可能故意延误皇上给忠义盟的旨意,却没有可能拖住那些并不完全听从他指挥的大内高手的行动。

    然而此前,寒冰的脑中一直忙于计划着如何除掉寺内的敌人,根本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想寺外的敌人,于是便忽略了如此显而易见的一个事实。

    不过,即便是他后来已经想到了,并且可以完全确定,寺外埋伏的就是忠义盟行云堂的杀手。但仍有一点,他还是无法确定。那就是,此刻正带领这些行云堂杀手的人,到底是不是古凝。

    如果那个领头之人不是古凝,那他就很可能会严格执行雪幽幽的命令,根本不给寒冰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带人冲上来动手。

    但如果是古凝带队的话,他很可能会有自己的想法,采取自己认为正确的行动。而且,古凝总算还是认得寒冰,想来会给他一个澄清误会的机会。

    所以说,尽管已把一切算计得十分明白,寒冰其实还是在赌,赌那个唯一的机会——古凝。

    好在,这一次他赌赢了!

    乍然看到寒冰脸上那抹极为灿烂的笑容,古凝在一怔神之后,心里便涌起了一股不知究竟由多少种不同情绪混合在一起的复杂滋味。

    其实从接到雪幽幽的命令,带人动身的那一刻起,古凝的心中就一直充满着一种疑虑。

    皇上在密旨中说,已查知离别箭要盗取济世寺已故方丈慧觉大师的佛舍利,并且还意图刺杀现任方丈慧念大师,以报当年藏涧谷被毁之仇。故特命忠义盟即刻派人去济世寺外设伏,一举诛杀此贼。

    但这道旨意到得却是特别迟,当时距离执行这次诛杀行动的时间——亥时,已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

    去掉路程上所必须花用的时间,忠义盟的人根本无法按照正常的狙杀步骤,比预定的行动时间至少提前一个时辰,在济世寺外完成埋伏与布控。

    故而雪幽幽完全没有机会多想,便做出由古凝亲自带领行云堂的杀手,即刻赶赴济世寺,伏杀离别箭的决定。

    按理说,皇上的旨意写得清楚明白,而且雪幽幽的命令也下得无懈可击,但古凝就是觉得这其中存在着一个极大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具体出在何处,他一时又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只能把它看作是出于杀手的本能。

    作为一个杀手,他自然会对自己的同类,生出一种极强的感应和认知。

    虽然他至今仍不能完全确定,那天在悦来客栈中所见到的那个蒙面人,到底是不是离别箭。但他还是有一种感觉,无论是那天的那个蒙面人,还是传说中的离别箭,应该都是一种跟他一样的人——

    可以冷酷无情地杀人,却决不会去做像抢夺慧觉方丈佛舍利这样卑鄙无耻的事情。

    然而,无论古凝的心里如何对这次诛杀行动怀有疑虑,他都不敢公然对此提出任何质疑。

    毕竟皇上的密旨上写得清楚明白,而雪盟主的命令也下得清楚明白——诛杀离别箭。

    所以,在到达济世寺之后,古凝仍是按照行云堂一贯的行动原则,把全部人手都埋伏在了寺外的各个隐蔽之处,从四面八方将整座寺庙围得如铁桶一般,密不透风。

    而寺院山门对着景阳城方向的这一面,也是离别箭最有可能出现的这条路上,当然要由古凝亲自坐镇。

    另外,他还下达了一道临时命令——尽可能活捉离别箭。

    在那些素来都是争取一招毙敌的行云堂杀手们听来,古凝的这个命令确是有些不同寻常。但他们早已习惯了对这位狠辣果决的杀手之王惟命是从,竟是谁也没有对此提出任何异议。

    然而,就在他们所有人已经在黑暗中等待了近一个时辰以后,传说中的离别箭仍然没有出现,可身后的济世寺中却突然传出了不寻常的动静,而且还隐隐地听到了几声属于人类的惨叫。

    古凝当即便惊出了一身冷汗!

    一直严阵以待的那个敌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了寺内?他究竟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闯过了自己所设下的埋伏圈?还是他早在自己设下埋伏圈之前,就已经潜入了寺内?

    在惊诧莫名之余,古凝仍是表现出了他杀手之王所特有的冷静,并没有立即下令采取行动。

    因为他此时还无法断定,寺中是否闯入了外敌,而那个外敌又是否就是离别箭。

    而且,即便已经确定真是那个离别箭闯入了寺内,古凝也仍有一个问题亟须考虑清楚——救人与杀敌,哪一个更重要?

    若是直接带人冲进寺内,也许能够来得及解救可能遇险的慧念大师。但也许还会像上一次左语松遇刺时一样,让行凶者乘乱溜之大吉。

    相反,若是继续以静制动,倒是能够确保行凶者最终落网,但慧念大师的安危便很难保证了。

    一想到慧念大师的安危,古凝立时便不再犹豫,决定先带领几个得力手下入寺查看情况。

    但是,他的这个决定却明显迟了一步。

    只见济世寺那扇紧闭的大门突然间打开了,一个人就那么大步流星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第一眼看到那个高瘦的黑影,古凝几乎已经认定,他就是那晚自己所见到的那个蒙面人。

    但那个蒙面人又是谁呢?离别箭?还是离别箭的同伙?

    莫非皇上密旨上所说的全是真的,离别箭竟真的来向济世寺寻仇了?

    可是为何此刻寺中又变得如此安静?而且,方才寺中虽然声音嘈杂,却绝对没有任何箭啸之声传出。

    既然一时难以对眼前形势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古凝便决定以静制动,先耐心观察上片刻再说。

    但是,他的这个决定又明显迟了一步。

    他这边刚想到要以静制动,对方竟先就不动了。

    而他刚想到要观察对方,那人竟缓缓地坐了下来,似是给足了他观察的时间。可是隔了这么远的一段距离,又是在黑暗之中,他根本就看不清楚对方的一切。

    看来那人早就知道济世寺外有埋伏,所以不愿踏入这个埋伏圈。但如果就这样拖延下去,应该对他本人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天一亮,他岂不是更加无所遁形吗?

    可如果他不是在拖延呢?那便是在等待了。他究竟在等什么?某个或是某几个帮手?

    一想到这里,古凝终于不再迟疑,决定亲自去会一会这个举止怪异,且又处处出人意料的神秘人物。

    于是,他鼓足了勇气,做出一种强者的姿态,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那人的面前。

    而就在他以为自己终于能够看清楚离别箭的真面目时,却看到了一张属于寒冰的大大的笑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