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遍体生寒
    “古副盟主今日为何这般闲?竟跑到这荒郊古刹中来,莫非也起了那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荒唐念头?”

    寒冰脸上虽笑得明朗灿烂,可说出的话却仍是带着一股子阴损挖苦的味道。

    然而古凝此时还没有完全从见到寒冰的惊愕中回过神来,根本未体会出这小子话里那种明显的戏谑之意,竟还不明所以地随口问了一句:“怎么荒唐了?”

    寒冰嘿然冷笑道:“你我这种人若是都能成佛,那些被我们所杀之人又成了什么?”

    古凝这才回过味儿来,顿时心念一转,挑眉问道:“你方才可是在寺中杀人了?”

    “杀了。”寒冰懒洋洋地回了他一句。

    此时古凝也闻到了寒冰身上那股浓重的血腥气,狭长的黑眸中不由闪过一道冷芒,沉声问道:“多少?”

    寒冰皱眉想了想,“三十个大内高手加上两个假和尚,嗯,三十二个,不多不少!”

    古凝冷冷地看着他,“大内高手和假和尚?你在胡说些什么?!”

    “咦?”寒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倒是在这里审起我来了!不信的话,你自己去寺内一看便知。”

    古凝向那扇紧闭的寺门看了看,也感到此事透着蹊跷。

    无论寒冰所言是真是假,寺中传出的惨叫声是绝对不假的。这便说明,今夜济世寺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可为何此刻寺内竟是全无动静?若说是寺中的和尚都被寒冰给杀光了,那这寺门又明明是被人从里面关上的。

    古凝想了想,觉得自己此刻去拍济世寺的门似乎不太妥当。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本就显得诡异,实在没有任何立场再去寺内追查真相。

    这次对离别箭的诛杀行动,忠义盟奉的是密旨。

    密旨的意思就是,只有忠义盟的正副盟主在场听旨,听完之后,圣旨又被那传旨之人给带走了。

    所以说,现在古凝的手中无凭无据,根本无法向人解释自己深更半夜来此的目的。

    更何况,皇上在密旨中本就有严命,不许打扰到济世寺中的僧人。

    看来,尽管有着万般的不情愿,为了弄清楚今夜所发生之事的真相,他都不得不与眼前这个刁钻古怪的少年打上一番交道了。

    “好,那你且说说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凝觉得自己已经尽可能地将声音放得温和了,谁知寒冰这小子却仍是要故意放刁耍赖。

    只见他撇着嘴道:“你这般居高临下地,如同审犯人一般,我可没力气抬起头来,回你古副盟主的问话!”

    古凝暗暗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那丝怒火,索性也盘膝在寒冰的对面坐了下来。

    寒冰这才满意地对他一笑,道:“看来你的确不是来杀我的!”

    古凝挑了挑眉,觉得这少年似乎是话中有话。但他还是暂时按捺下了开口追问的想法,只是静静地看着寒冰,听他继续往下说。

    “我猜你一定是奉了皇上的密旨而来。无论那密旨上指明要你杀的人是谁,其实皇上真正想杀的那个人——就是我!”

    “莫非你就是离别箭?”

    古凝眯起眼看着寒冰,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怀疑。

    寒冰只是笑了笑,“原来你是来杀离别箭的!可是离别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你没听说过藏涧谷的事情吗?离别箭来此自然是要杀害慧念大师,以报他当年毁谷之仇。”

    寒冰又是笑了笑,反问道:“你真的相信这些?”

    “我——”

    古凝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寒冰此时也收了笑容,肃然道:“离别箭来没来过我不知道,但我可以保证,此刻慧念大师就在寺中,安然无恙。

    不过方才确是有人要杀他,但绝不是什么离别箭,而是郑庸所派来的大内高手。

    至于其中的因由,请恕我不能对你说明。否则皇上下一个要杀的人,恐怕就是你古副盟主了!”

    古凝看着寒冰,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种感觉,这少年此刻所说的,应该都是真话。

    但如此一来,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若是就此放他离去,自己该如何向皇上和雪盟主交待?

    可若是非要留下他,理由又是什么呢?

    慧念大师的生死一查便知,寒冰根本没有必要对自己说这种一揭就破的谎言。

    既然他并没有杀害慧念大师,那就不能证明他是离别箭,自己又该以什么罪名来捉拿他呢?

    见古凝一副皱眉苦思的模样,寒冰倒是觉得这个所谓的杀手之王实在算不上冷血,甚至还有些感情用事。

    不过这也正是他对古凝手下留情的原因。一个愿意思考是非对错的人,总还是有值得原谅之处。

    “古副盟主可知我为何要坐在这里等你吗?”

    古凝十分老实地摇了摇头。

    其实他根本就没想到寒冰是在等他,还误以为这小子是在等什么帮手呢。不过对于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向寒冰承认的。

    “我等你,就是为了给你一个看清我是谁的机会,也就是给你一个不用动手的理由。因为我们之间一旦动上了手,先不说我是否能够全身而退,起码你古副盟主是再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了。”

    看到古凝的眸光一闪,寒冰便猜出他心中有不服之念,不由笑着解释道:“我并不是说自己的武功一定胜得过你。

    我的意思是,今夜这场争斗若真的发生了,无论最终我的结局如何,反正你古副盟主是再也脱不了干系,甚至还会因此成为皇上嫁祸于人的牺牲品。

    我想,以你这位杀手之王的才智,当不会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吧?”

    听寒冰这么一说,古凝不由皱了皱眉,开始仔细地琢磨起这件事情来。

    他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皇上的那道密旨。

    密旨上只说是要诛杀离别箭,可如果自己最终却将左相之子寒冰给杀了,在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寒冰就是离别箭的情况下,岂不就等于是违旨?

    那么接下来,皇上为了给左相一个交待,必定会将自己推出来当替罪羊。

    再者说,自己手中本就没有圣旨,又凭什么说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呢?到时候,皇上甚至可以根本不承认这道密旨的存在。

    那个传旨之人是郑公公,他本就是皇上的心腹,自然不能指望他为自己开脱。

    雪盟主虽是可以替自己作证,可一旦真出了事,雪盟主恐怕也是自身难保。

    另外,听寒冰话中的意思,这整件事的背后还藏着一个极大的阴谋。细想一想,也确是有此可能。

    方才济世寺中一定是已经发生了什么大事。

    平日就连忠义盟,都对这座护国神寺存着几分敬畏之心,其他江湖帮派又怎敢来此轻犯呢?

    所以说,那些闯入寺中之人,很可能就真如寒冰所言,是大内高手。而无论他们是受了何人之命,都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忠义盟副盟主可以随意猜度的。

    如此看来,自己果然是已经卷入到一个可怕的漩涡之中了……

    这时,不知从何处忽然吹来了一阵夜风,令本来闷热的空气为之变得舒爽了一些。

    然而,随着这阵微凉的夜风吹过,古凝却忽然间感到遍体生寒。他这才猛地意识到,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身上竟已出了一层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