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引君入局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只要一想到本以为天衣无缝的一个计划,竟然再次被寒冰那个天杀的徐蛋破坏无遗,郑庸便不由气得暗自吐血。

    按照他原来的计划,在寒冰离开济世寺之后,那些潜藏于寺内的大内侍卫会马上展开对慧念的袭杀行动,从其手中抢得密钥。

    然后,他们便可趁着埋伏在寺外的行云堂杀手与寒冰搏命厮杀之际,悄然撤走,将密钥带回给他。

    这也就是他没有让那些大内侍卫随身携带会暴露其身份的大内腰牌的原因。只要不留下活口,济世寺的和尚便不会知道袭击慧念之人的身份。

    到时候,他尽可以将一切罪责都嫁祸给那个离别箭和隐族人,而他自己却得到了那枚至关重要的密钥。

    那枚密钥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他下一步的计划。

    其实,最初郑庸对密钥出生觊觎之心,目的还只是为了想一探地府之秘,看能否从中得到对他们赵氏父子谋权篡位有助益的东西。

    但可悲的是,儿子赵展不幸身死,令他彻底断了一切念想。

    在复仇之火的驱动下,他本打算,如果最终报仇无望,便来个玉石俱焚。

    到时候用密钥打开地府之门,毁去那根护国神柱,让北人从此得了这个天下,顺带也替自己灭掉了所有的仇人。

    可是那个诛杀寒冰的计划已是成功在即,那么大裕的江山毁不毁就无所谓了。而在郑庸的眼中,那枚密钥便又有了另一种极为重要的功用——栽赃嫁祸。

    只要命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枚密钥藏于相府之中,然后再设法让皇上派去的人将它当众搜出来。

    再加上他手中所掌握的那幅林芳茵的画像。

    双证并举,不但能够坐实寒冰是隐族人的密谍,而且还能够证明,冷氏父子受隐族人指使,合谋窃取乾坤密钥,欲篡夺大裕江山。

    到那时,寒冰应该已经死在了忠义盟那些人的手中,而皇上却不会就此放过冷衣清,甚至是冷氏一族。

    这才是他郑庸心中真正所想要的以牙还牙、报仇雪恨!

    既然他们冷氏父子断了赵氏一门的香火,那他也要将冷氏满门斩草除根!

    这确是一个狠毒而又绝妙的计划,应是完全不输于他上次所制定的那个同样狠毒而又绝妙的,甚至是堪称完美的一石二鸟之计。

    可令人遗憾的是,这一次,郑庸所遭到的惨败,也绝对不输于上一次!

    上一次,他将自己的宝贝儿子赵展给赔了进去。

    而这一次,他不但将那么多的心腹手下赔了进去,还让皇上差点儿为此要了他的一条老命。

    同时更为严重的后果是,还因此打草惊蛇,让寒冰完全看清楚了他欲夺取密钥的险恶用心,甚而可能会进一步怀疑到他勾结北人的行径。

    ——这才是他最为害怕的一点!

    以郑庸对皇上的了解,他知道,如今皇上最大的心病是寒冰,最大的逆鳞是隐族人,而皇上最害怕的,还是北人。

    两年前的一场北境之危已把皇上吓得不轻。

    而二十多年前赤阳教主独笑穹入宫行刺,也曾令皇上足足有好几年都不敢睡在福宁殿内。所以不久前,一听说独笑穹又出现在京城附近,皇上便又开始坐立不安。

    这其实也是他为何急于让宋青锋,尽快补上禁军大统领之缺的一个潜在原因。有曾经打败过北人的北境军少帅统领禁军,护卫京师,皇上自然会更加放心一些。

    可想而知,一旦让皇上知道他的大内总管竟然有勾结北人之嫌,不管有无实据,恐怕他都不会再让郑庸呆在自己的身边了。

    所以,无论是为了复仇,还是为了自保,郑庸都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在左相父子能够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举动之前,先将其置之死地。

    在偷偷察看了一番皇上的脸色之后,郑庸故意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陛下请恕老奴愚钝,有一件事,老奴着实是想不明白。

    这次陛下您的布局如此周密,又是如何被那个寒冰提前探知了内情,并想到了对付忠义盟之法呢?”

    浩星潇启顿时有些恼怒地盯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诘问道:“你这是在问朕吗?你手下那么多的大内密探,结果对方的事情什么也没探到,却把宫里的消息给走漏了出去。朕养了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究竟有何用处?!”

    郑庸的小眼睛眨巴了几下,畏畏缩缩地道:“陛下教训的是!老奴确实该死,没有管教好手下的那些奴才们。只是老奴以为,此次消息泄漏,怕是另有隐情——”

    浩星潇启听了,不由更加气恼地道:“什么隐情?这翠寒阁连皇后都没有来过,除了里里外外这些个奴才,还有谁能探知朕要对付寒冰的手段?”

    “请陛下暂息雷霆之怒!容老奴细细禀来。老奴已经命人仔细盘查过,翠寒阁中的这些奴才确是皆无可疑之处。

    故而老奴推测,这消息应该并不是由宫中泄漏出去,而是寒冰一早便自己猜到的。

    这位左相之子素来心机狡诈,恐怕在武比一事之后,便已猜到了陛下有心要除去他。

    以他的智计,想必也不难猜到陛下会在济世寺设伏杀他,更是进一步猜到了陛下会动用忠义盟的力量。

    而且他应该也知道,老奴一向在陛下身边听差办事,是以一早便盯紧了老奴的一举一动,才会在半路上企图从老奴的身上抢夺皇上给忠义盟的密旨。”

    郑庸表面上虽然仍摆出一副诚惶诚恐之状,可说出的话却是有理有据,丝毫不乱。

    然而在听了他这一番颇合情理的分析之后,皇上竟是半天都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更是奇怪得令人难以揣摩。郑庸见了,心中不由一懔,忙垂下头去,不敢再多言。

    浩星潇启此刻所想的,并不是那个寒冰,而是面前的这个郑庸。

    郑庸方才的这番话听起来非常有道理。但正是因为他说得太有道理,才引起了浩星潇启的猜疑——

    这郑庸刚刚还说,他想不明白寒冰是如何探知此事内情的。而现在,他又言之凿凿地说是寒冰自己猜出来的。

    原来这老东西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目的是为了将自己的想法引入他所布的局中。

    哼,看他到底想搞什么花样!一个当奴才的,若不知安守自己做奴才的本分,便是连奴才都没得做了!

    想到这里,浩星潇启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却故作气恼地道:“你此时再说这些,分明都是开脱之辞!若是早些想到寒冰会对忠义盟有如此手段,朕便派那些大内侍卫去做这件事了!”

    “是,陛下责备的是!此前老奴确是没有想到寒冰此子会如此狡诈,便也未敢在陛下面前说那些没有根据的话。”

    “那你现在才说出来,想必是找到什么根据了?”浩星潇启冷冷地瞥了郑庸一眼。

    “老奴其实也只是推测。老奴觉得,这个寒冰的所行所为,绝不是单纯的任性之举,而是有一个明确的目的。而且这个目的,应该是跟他的来历有关。”

    “来历?”浩星潇启不由眯起了眼睛,沉吟着道,“此事我也曾问过花凤山,其实他对这个寒冰的来历也并不十分清楚。”

    顿了顿,他又看了一眼郑庸,接着便淡淡地问了一句:“你觉得,这个寒冰的来历,到底有何可疑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