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入宫见驾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清晨时分,坐在入宫的马车上,左相冷衣清闭目听着车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只觉得自己的心绪也似这已下了一整夜的雨,由最初的狂乱到此刻的渐趋和缓,却终不能彻底平静下来。

    今日本没有早朝,可是一大早,便有内监来相府传达皇上的口谕,命左相即刻入宫见驾。

    看来,皇上也与自己一样,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

    昨日,在得知世玉未按时回府的那一刻起,冷衣清就已经意识到出事了。果然,宫里很快传过信来,说太子殿下要留世玉在东宫过夜。

    虽然猜到这应是出自皇上的授意,但冷衣清却是想不明白皇上此举的目的何在。即便皇上终于忍不住想对他这位左相动手,实也用不着出此下策,以世玉相威胁。

    其实冷衣清早就感觉到,最近皇上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虽仍是时常温言褒勉,却隐隐透着一层防范之意。

    而这一切的改变,应该是开始于寒冰与赵展的那场武比之前。

    冷衣清心里很清楚,当初郑庸父子策划这场武比的真正目的,就是想通过除去寒冰,来打击他这位手握军政大权、令人不免心生妒恨的左相大人。

    但是皇上居然允准了这场武比,这却是冷衣清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更是令他不由得心生警惕!

    皇上若想对付他这个左相,在朝堂上就可以随时打压他,根本不需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费心地筹划一场比武来杀死寒冰,用失子之痛来打击他。

    所以很明显地,皇上真正想对付的人,不是他,而是寒冰。

    虽然冷衣清早就想到,寒冰最终会成为众矢之的,却仍是没有料到,皇上竟然这么快就对寒冰起了杀心。

    不管皇上要杀寒冰的理由是什么,不达目的,他是决不会轻易收手的。

    结果,寒冰在武比中杀了赵展。

    冷衣清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却是揪得更紧了。

    杀死了赵展,虽然削弱了敌方的力量,但却让皇上除掉寒冰的心更为炽烈。而且,皇上对他这位左相的疏远之意也愈加明显了。

    那位一直在幕后谋划这一切的定亲王,应该很清楚皇上的心思,所以才会让寒冰传信给他,要他按兵不动,故意对禁军大统领人选一事不闻不问。

    后来也不知那位假王爷到底是用了何种手段,竟然让皇上最终选定了宋青锋做禁军大统领。

    冷衣清自然看得明白,对于定亲王这一方来说,这可算是一场极大的胜局。

    十万禁军就这么被那位自以为是的皇上,拱手送给了自己最大的敌人。

    可是如此一来,冷衣清的心中反而更加焦虑不安。

    皇上之所以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主要是因为他分了心。他已将自己的大部分心思都用在了如何对付寒冰上,以至于忽略了很多其他的事情。

    皇上为何如此处心积虑地要杀死寒冰呢?

    冷衣清曾不只一次地问过寒冰这个问题。而每一次,寒冰都只是满不在乎地一笑,回答说,他从未得罪过皇上,也不认为皇上要杀他。

    也许终是被他这位父亲大人问得烦了,那一日,寒冰在与他商量过给新晋禁军大统领宋青锋送贺礼的事情之后,便再也没有回过徽园。

    按照寒冰曾向他提过的要求,相府与徽园间那道门上的锁,一直没有被撤掉。而且,冷衣清也严命相府的下人们不许去徽园。

    唯有世玉经常会去他哥哥的院中做晚课,练习他师父宋青锋所传授的功夫。而他这几日所带回来的消息都是,寒冰的床铺上一直未有人睡过的痕迹。

    如今世玉的床铺也空了一夜,正如他这个做父亲的心,空寂中又充满了一种无形的窒闷压抑。

    皇上为何要扣住世玉呢?是为了对付他这个左相,还是仍为了对付寒冰?

    思来想去,冷衣清也想不出皇上如何能用世玉来威胁自己。

    而且,他也完全想不出,自己究竟有何把柄落入了皇上的手中,竟让皇上不惜做出这种彻底撕下圣主明君假面的举动,来逼迫自己就范。

    如果皇上此举并不是为了对付自己,那么,最大的一种可能性就是,皇上要对付的人,还是寒冰。

    然而,皇上又如何能用世玉来威胁寒冰呢?

    其实就连冷衣清自己都不知道,寒冰究竟能为世玉做到何种程度。

    虽然他能够感觉到,寒冰确实把世玉当作了弟弟来爱护。

    但是,他们之间的这种异母兄弟情到底有多深?是否已深到会为了对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呢?

    对于这一点,就连他这个当父亲的都完全不能确定,而皇上又凭什么那么笃定呢?

    寒冰决不会为了世玉去闯宫。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皇上没有任何理由加害世玉,也不可能将他一直关在宫中。

    另外,以寒冰的智计,再加上那假王爷的谋划,皇上无论布下什么样的陷阱,怕是都难以得逞。

    对于这些,既然他冷衣清看得明白,皇上自然也能看得明白。

    那么皇上扣住世玉,这一看似毫无意义的举动,其目的又究竟何在呢?

    虽然琢磨不出皇上的真实意图,冷衣清却并未打算为了世玉的事情,进宫去向皇上问个究竟。

    他认为,此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静观其变,先看看皇上会如何出手。

    结果,皇上居然一大早便派人来宣召他入宫见驾。

    这却是让冷衣清又平添了几分不安!

    看来皇上一定是已有了十足制胜的把握,才会如此迫不及待地先发制人。

    莫非是,世玉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秘密?

    突然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冷衣清的心不由乱了一下。

    当初寒冰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坚持让世玉随他学徽戏。可他们兄弟两个在一起时,究竟干了些什么,却是无人知晓了。

    徐老管家在左相夫人的授意下,也曾偷偷派人去徽园寒冰居处的外面听过壁角。然而他们所听到的,竟真的是那两兄弟唱戏时的鬼哭狼嚎之声。

    但日子久了,大家还是发觉到有些不对劲——

    世玉的徽戏学得不但毫无进步,而且唱不了几句,便会哑了声音。

    冷衣清却是在暗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世玉的言谈举止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这孩子似乎很快地成熟了起来,偶尔还会对一些事物提出很独到的见解。

    冷衣清就此推测,寒冰一定是在向世玉传授隐族人的学问。

    ——此事虽然存在着一定的危险,但他这个做父亲的却并不想加以阻止。

    隐族人累积了几千年的经验与智慧,确是值得其他族群的人向其学习,而这也正是一些国君们不远万里去重渊问道的原因。

    如今世玉有这样的机遇,能向寒冰学到这些知识,对他而言,实是一大幸事。

    至于隐族人对皇权的那些极为与众不同的看法,虽然不合时宜,且极为危险,但冷衣清相信,世玉会做出他自己的判断。

    从世玉四岁起,冷衣清便开始教导他忠君爱国。整整八年的教化之功,岂是寒冰短短几个月就能够使之改变的?

    但是,世玉会不会将寒冰所教给他的那些东西,向外人甚至是那个太子偶然提起过呢?如果是这样,那就必定会暴露寒冰隐族人的身份!

    在感到一阵心悸之后,冷衣清却突然转念一想,觉得以寒冰的聪慧,必然已事先叮嘱过世玉。而且世玉也是个极为懂事的孩子,当不至于会犯这种危险而愚蠢的错误。

    如果问题不是出在世玉的身上,那么就是寒冰了。

    难道——,寒冰竟真的闯宫去救世玉了?!

    ……

    这时,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皇宫已经到了。

    冷衣清微微闭了闭眼睛,将脑中那些胡思乱想尽皆抛到一边。

    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慢步下了马车。

    像往常一样,他略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朝服,然后便从容地迈步向宫门内行去。

    把守宫门的禁军兵士们见到这位左相大人气度雍容,身姿潇洒,不由个个心生敬畏地躬身见礼。

    但他们谁也想不到,此刻这位左相大人却正在心中暗暗提聚起全部的勇气,准备去与那个居心叵测的皇上,展开一场几无胜算的较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