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可怕心思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一进福宁殿,冷衣清立刻就感到了一股肃杀之气。只因他看到皇上的身边除了郑公公之外,竟又多出了一个人来。

    对于这个人,冷衣清虽然认得,却也仅仅算得上是认得。因为,他与此人几乎从未有过任何寒暄与交谈。

    这个人,就是一直守在皇上身边,而平时又总是隐于暗处的大内侍卫统领——朱墨。

    大裕国的皇帝陛下手中一共掌握了三股军事力量——厢军、禁军和侍卫亲军。

    厢军属于地方军,主要负责维护地方上的安定。

    禁军是正规军,主要分为两部分:

    ——大部分禁军驻扎边境,通常也被称作“边军”,主要负责边防,抵御外敌,有自己的番号和统帅。

    ——还有一少部分精锐禁军驻扎京师,负责守护皇城。而所谓的禁军大统领,实际上指的就是京师禁军的大统领。

    侍卫亲军乃是皇上的近卫军,负责守卫皇宫大内。其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保护皇帝陛下的人身安全。

    故而,这些侍卫亲军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其中不乏武功卓绝的一流高手。

    而大内侍卫统领朱墨,就是这些人的头儿,也是唯一可以在皇帝身边挂剑的人。

    此刻,这个挂着剑的侍卫统领就站在皇上的身旁。而在这整座大殿之中,除了皇上,便是总管郑庸,一个其他的宫人都没有。

    因此在冷衣清看来,这位侍卫统领出现在这里的作用,应该就是要威慑他这个毫无武功的一介书生。

    皇上此举,难道是要将他这个左相当场拿下吗?

    虽然心中正冒着各种杂七杂八的念头,冷衣清却仍是容色如常地上前跪倒行礼。

    可是那位正端坐在龙椅上的皇上,却并未如往常那样马上让他平身。所以他只好继续跪在那里,未敢抬头去看此刻那位皇帝陛下脸上的神色。

    半晌之后,皇上浩星潇启才淡淡地开口道:“左相平身吧。”

    “谢陛下!”

    冷衣清站起身来,只觉得自己的后背竟已有了一种汗津津的感觉。

    他悄悄抬眼看向皇上,却见皇上也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一大早便召左相入宫,其实也并无什么大事,只是——”

    稍顿了一下之后,浩星潇启才又徐徐地道:“朕昨日新得了一幅画,有人告诉朕说,左相应该识得画中的那个人。故而朕一时好奇,便把你叫来,一同来看看这幅画,顺便也让朕知道,这画中人究竟是谁。”

    语罢,他便看了一眼正站在自己身侧的郑庸。

    郑庸马上心领神会地奸笑了一下,将放在龙案上的一样东西拿了起来,走到冷衣清的面前,递给了他。

    冷衣清将那张泛黄发旧的破纸展开来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他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心中虽然忍不住暗暗震惊,脸上的神色却是丝毫未变。

    他将手中的那副画仔细看了半晌,方有些不解地摇头道:“陛下想必是误信了人言!微臣从未见过这画中的女子,更加不知她姓甚名谁了。”

    浩星潇启一直盯着冷衣清脸上的细微变化,却并未发现任何可以称之为可疑的东西。

    他不由双眼微微一眯,缓缓地问了一句:“这画中的女子,左相真的不认得吗?”

    冷衣清再次摇了摇头,极为肯定地道:“臣确是不认得这位女子。”

    “可是有人告诉朕说,这女子就是林芳茵,也就是左相那位已故的夫人!”

    冷衣清顿时一怔,随即皱了皱眉。

    看他面上的表情,显然是觉得皇上的这番话十分荒唐,却又不敢出言顶撞,便只能站在那里一个劲儿地摇头。

    浩星潇启见状也不由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道:“你既然不认,便须得说出个不认的理由来!”

    冷衣清闻言竟是呆怔了一下,随即便苦笑着道:“可是这——,这又是从何说起呢?!臣已故夫人的闺名确是叫林芳茵,但她根本就不是画中的这位女子!

    这画中的女子虽然美丽,却根本及不上林芳茵的半分,怎会有人将她误指为臣已故的夫人呢?

    但是臣并未留有林芳茵的任何画像,而且她业已故去近二十年了,又有谁能够比臣对她的相貌记得更为清楚呢?

    故而臣又能去何处找寻证据,来证明这画中的女子不是林芳茵呢?”

    听到冷衣清这番看似无奈,却又句句占理的辩说,浩星潇启的眉头不禁皱得更深了,冷哼了一声,道:“那林芳茵虽然已故,但这世上还有个与她相貌长得极为相像的寒冰。两相一比较,自然就会有结果!”

    听皇上提起寒冰,冷衣清的心中不由震了震!

    他并不是怕皇上真的拿这幅画像与寒冰相较,因为仅凭这副画像,根本无法证明什么。

    这画像中的女子看上去确是与林芳茵有几分相像,但是与寒冰却相去甚远,怕是连一分都不像。

    这应该与画此像的人有关。那画像之人因为知道自己是在画一名女子,所以特意突出了女性的柳眉杏眼、琼鼻樱唇。而这些柔媚之处,却正是寒冰最不像林芳茵的地方。

    虽然这幅画像的威胁性并不大,但冷衣清的一颗心却始终悬在半空。因为此刻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皇上所做的这一切,针对的就是寒冰,不达目的,决不会善罢干休!

    心中虽在焦虑不安,冷衣清却仍是努力保持着镇定,从容不迫地答道:“陛下说的极是!只要将这副画像与寒冰放在一处一比较,就可以立时发现此中的谬误了。”

    浩星潇启一听,不由暗自恼火不已——

    若是能捉桩冰那小子,他还用拿这张画像来做文章吗?

    但郑庸确是说过,他手下的密探指认出,这画像与寒冰的相貌十分相像。

    这么看来,冷衣清根本就是在睁眼说瞎话了。哼,只要抓住了这个把柄,就足以让他乖乖就范!

    只不过此刻,又到何处去找一个见过寒冰相貌的人呢?

    这时,那位一直沉默不语的侍卫统领朱墨忽然躬身奏道:“陛下,臣曾经见过那位寒冰公子一面,自信不会认错人。”

    浩星潇启略有些惊讶地看着朱墨,“你是何时见过那个寒冰的?”

    朱墨再次躬身道:“远芳会武比那日,臣正好休沐在家,便去看了一看。”

    浩星潇启细一琢磨,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当时朱墨可不是正常休沐,而是临时与一个副统领调换了班次。看来像他这种习武之人,也是禁不住想亲眼见证高手过招的诱惑。

    如此正好,想来以朱墨的眼力,必不会有所偏差。

    “那你就替朕看看,那画像中的女子与寒冰是否相像?”

    “是。”

    朱墨走过去从冷衣清手中接过了那张画像,细看了片刻之后,又将画像还给了冷衣清。

    然后,他躬身奏道:“回陛下,臣以为,这画像中的女子与那位寒冰公子的相貌并不相像!”

    他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极为肯定,倒是由不得皇上不信。

    “哦?”

    浩星潇启看了一眼郑庸,心想这老奴才定是报仇心切,才会用这种不攻自破的谎言来蒙骗自己,看来自己平日对他还是太宽容了!

    浩星潇启却不知,此时郑庸的心里也在骂着那个只会胡说八道的宫彦。

    正是因为宫彦那小子言之凿凿地告诉他,这画中女子与寒冰的相貌有几分相像。他这才敢添油加醋地在皇上面前,将那“几分相像”说成了“十分相像”!

    不过此刻浩星潇启决不会为了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而影响了自己所谋划的大事。所以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郑庸,便又将目光转向了冷衣清。

    “如此看来,应是朕错怪了左相,以为你乃是蓄意向朕隐瞒了寒冰隐族人的身份。而今误会澄清,却也是一件幸事,令你我君臣心中从此再无任何芥蒂。”

    听到皇上这么一说,冷衣清不但没有感到丝毫的释然,反倒顿时又惊出了一层冷汗!

    他垂首站在那里,双手微微曲握成拳,以此努力抑制住自己的身体不会发颤。因为他需要做好一切准备,等待着皇上将他那些可怕的心思完全讲出来。

    果然,浩星潇启在顿了顿之后,又继续淡淡地说道:“既然连左相都对此毫不知情,足可见寒冰此子行事狡猾,且极善伪饰。他居然能够将自己隐族邪人的身份遮掩得全无破绽,更是将自己左相之子的身份冒充得天衣无缝!”

    冷衣清一听,终于忍不住抬头惊声道:“陛下!陛下定是误信了何人的谗言.冰绝不是隐族人,而且他确是微臣与林芳茵的儿子!”

    浩星潇启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道:“既然左相如此肯定,那朕便给你一个证实自己所言的机会!”

    说罢,他向龙椅中一靠,同时轻轻摆了摆右手。

    郑庸忙退了下去,旋即又转了回来,手中已多了一个金盘。而在那金盘之上,还放着一只精巧的金壶。

    浩星潇启看了一眼那只金壶,眼中掠过一抹狠毒之色,语气却一如既往的温和平淡:“只要让寒冰唱下这壶酒,自然便可分辨出他到底是不是隐族人,更可以由此确认出,他到底是不是左相你的儿子。另外——”

    说到这里,他故意稍顿了一下,才又接着道:“左相只要亲自让寒冰喝下此酒,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朕从此都会对左相的忠心深信不疑!”

    看着那只在每年正旦宴赐酒时都会出现的金壶,冷衣清顿时如坠冰窖!

    天毒异灭,一种专门毒害隐族人的奇毒。

    皇上竟然要他用这种可怕的毒物来加害寒冰!

    呆呆地盯了那只金壶半晌,冷衣清终于苦笑了一声,躬身道:“臣遵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