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再饮一杯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朱墨刚一走入这座湖心亭,寒冰便长身而起,向他拱手施礼道:“寒冰见过朱统领!”

    朱墨浓黑的剑眉微微一挑,拱手还礼道:“未想到寒冰公子竟然识得朱某,实是荣幸之至!”

    寒冰哈哈一笑,道:“那日远芳会武比,朱统领不是也在场吗?只可惜当时寒冰忙于他事,没能过去与统领大人招呼一声,还请统领大人莫要见怪才好。”

    朱墨也哈哈一笑,“寒冰公子客气了!”

    而此刻他的心中却是在想,你小子当时就忙着杀人和被杀了,自是没有工夫理会旁人。

    只不过当时自己隐身于那些看客之中,并未坐在那片显眼的贵宾席上,竟还是被他注意到并认了出来。只此一点,便足可见此子目光之利与心机之深。

    这时冷衣清业已完全冷静了下来,心知寒冰既然决定这么做,自己也只能尽力去配合他,将这件残酷的事情继续做完。

    否则,如果此刻自己在朱墨面前露出任何异常,从而引起他的怀疑,这不但会将全府上下都搭进去,也会令寒冰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

    现在冷衣清心中所抱的唯一希望就是,以寒冰的机警聪慧,绝不会去做毫无意义的自我牺牲。

    既然他敢这么做,应该是已有了十足的把握。否则这种形同于自杀的行为,只能白白牺牲了他自己,却根本救不了其他任何人。

    然而,让冷衣清想不通的是,寒冰既然知道那酒里有毒,应该也能猜到它是天毒异灭,一种对隐族人来说根本无解的致命毒药。

    那他究竟有何办法,能保证自己在饮下这壶中的毒酒之后,不会在朱墨的面前毒发身亡呢?

    难道,他方才故意饮下那杯毒酒,就是想诱出朱墨,以便趁机杀了他?

    但是他也应该很清楚,杀了朱墨,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只会使事情变得越发不可收拾。

    尽管此刻心中充满了困惑与不安,冷衣清的脸上仍旧保持着清雅的笑容,对朱墨道:“朱统领来得正好,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吧!”

    朱墨只是略微拱手客气了一下,便在冷衣清的左侧上首位置坐了下来,正好是与寒冰对面而坐。

    寒冰也跟着一起坐了下来,并伸手取过一只酒杯,放在了朱墨的面前。

    然后他重又端起那只金壶,分别将朱墨和自己的酒杯满上,同时略带歉意地对朱墨道:“家父最近身体不适,不宜饮此烈酒,就由寒冰来陪朱统领畅饮几杯吧!”

    听他这么说,朱墨仅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表示出任何反对之意。

    他方才亲眼看到寒冰已饮下了一杯毒酒,想必此刻毒性已然开始发作。

    这少年定是已经知道这酒里有什么了,所以才故意称其为烈酒,不愿让自己的父亲再去碰它。

    天毒异灭虽是专门针对隐族人,但普通人中了此毒,也会感到有些不适。

    朱墨自然能够体谅寒冰维护父亲之心,再说这酒本就是必须要让寒冰喝下的。至于冷衣清喝不喝,其实根本无所谓,反正这位左相大人绝对不会是隐族人。

    朱墨他之所以如此肯定冷衣清不是隐族人,是因为每年皇上在正旦宴上所赐的那杯搀有天毒异灭的毒酒,都是由他这位侍卫统领所亲手调制出来的,而且也是由他在暗中监督所有朝臣喝下去的。

    既然隐族人是皇上最大的威胁,那么清除皇上身边的隐族人,就是他这位侍卫统领的一项重要职责。

    所以,那个对隐族人有绝对杀伤力的天毒异灭,一向都是由历任侍卫统领保管。

    今日的这壶酒,自然也是由朱墨亲手调配,而且为了立时见效,他已在里面下了较往常双倍的药量。

    像左相这种丝毫没有内力的普通人喝下去,怕是也要难受不已。若是身体再弱些,甚至都会有吐血的可能。

    “既然如此,就请左相大人不要见怪,还是由朱某再陪令公子喝一杯吧。”

    说罢,他端起了酒杯,一双鹰目紧盯在寒冰的脸上,沉声道:“寒冰公子,请再饮一杯!”

    他的手中虽是端着酒杯,身体却已处于一种全然戒备的状态,随时准备应对寒冰突然袭来的致命杀招。

    方才在被寒冰道破自己藏身柳林之时,朱墨便感觉到这少年已动了杀机。

    原因想必很简单,这少年定是已发现了酒中有毒,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遂想到要将他这个负责监视之人诱出来,以便杀了灭口。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正合了朱墨的心意。

    只要他这里的危险信号一发出,早已埋伏在附近的大内侍卫,便会立即冲进来,将这相府中的一干人等全部拿下。

    所以在寒冰故意出言相激之后,朱墨便毫不犹豫地从柳林中现身,并大大方方地来到了寒冰的面前。

    可就在他的人都已进入了寒冰的攻击范围之内,并且还有意向其卖了些许破绽之后,寒冰却没有借机出手。

    但朱墨仍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因为他已明显地感觉到了寒冰身上一直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杀气。

    此刻,朱墨的右手端着酒杯,而他的剑却挂在左腰侧。这样必然会影响到他抽剑的速度,这也正是寒冰出手的大好机会。

    可寒冰却只是哈哈一笑,也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朗声道:“朱统领此来是客,应该寒冰先敬朱统领才对。统领大人,请!”

    朱墨的鹰目中闪过一道寒光,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仰首将杯中酒喝下。

    在他仰首的一瞬间,他的视线已完全离开了寒冰。

    对于一个高手而言,这正是偷袭的最佳时机,甚至可以快速地一招致命。

    可寒冰仍是没有动。

    不但没有动,他还静静地看着朱墨喝完了杯中酒。

    朱墨慢慢地将手中的空杯放下,这也是给了寒冰最后一次出手的机会。

    但是直到他的手彻底地从杯上离开,寒冰居然始终都没有动。

    朱墨缓缓地将手置于身侧,笔直地坐在那里,看着寒冰。

    寒冰笑了笑,猛地一仰首,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见寒冰毫不犹豫地又饮下一杯毒酒,朱墨的心头不由微微一震。

    两杯双重剂量的天毒异灭下肚,即便不是隐族人,也会感觉到极大的不适,甚至是痛苦。

    更何况这酒中所含的天毒异灭,已不只是双重剂量了!

    而寒冰却依然神态自若地坐在那里,表现得毫无异常。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寒冰已慢慢地将空杯放回桌上,随后目光炯炯地看着朱墨道:“原来朱统领并不是来杀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