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回敬一杯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就在朱墨犹自惊疑不定之际,寒冰却又在那里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别说是我这种江湖上的无名小卒了,就连慧念大师这位见多识广之人,也没有看出那些人的来历。

    可是如今人都已死在了寺中,他虽是不悦,却还是让我负责查清那些人的身份。依这位大师之意,若是我今日不能找到人去认领那些尸身,明日济世寺就会将他们全都火化超渡。”

    朱墨一听,心中顿时有些着急。但他仍是不敢完全相信寒冰的这些话,便带着明显的试探之意问道:“不知寒冰公子打算如何去查那些人的身份?”

    谁知寒冰竟哈哈一笑,反问道:“我为何要去查那些人的身份?我若是查清了他们是谁,济世寺必然要把他们的尸身送还给那些来认领他们的人。

    如此一来,他们的同伙便知道是我杀了他们,肯定会来向我寻仇,这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一收,眼中闪过一抹狠意,道:“何况最近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严家的人,济王的人,忠义盟的人,禁军,还有那个狗太监郑庸,一个个都争着想要我的命。

    他们还真以为本公子是只病猫,由得他们随意欺负似的!我就是要让那些疯狗们知道,得罪了本公子,最终的下场便是会被挫骨扬灰!”

    听到寒冰提起了郑庸,朱墨不由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了这少年今日对自己说出这一大堆话的用意。

    他应该是在点醒自己,郑庸居然敢背着自己,私自调用了大内侍卫为其做事。

    这样说来,那些大内侍卫出现在济世寺便解释得通了。

    什么抢夺慧觉方丈的佛舍利,他们根本就是郑庸派去杀寒冰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给他的义子赵展报仇。

    可是寒冰为何会出现在济世寺中?而郑庸又为何非要选在济世寺中动手杀人呢?

    莫非——,这一切竟是与那根护国神柱有关?

    其实对于那根护国神柱,朱墨也是所知有限。

    皇上虽然信任朱家人,但碍于当初阴国师所立下的规矩,唯有乾坤密钥的持有者,当今皇上,以及关系到大裕江山社稷之人,才有资格进入地府,见到护国神柱。

    所以朱墨只是知道护国神柱的存在,并护送过皇上去济世寺中参拜神柱。而他本人却从未进入过地府,更不知那根护国神柱究竟是何模样。

    因而他虽是怀疑到昨日发生在济世寺的事或许与护国神柱有关,却终是想不到其中真正的关联,便只能继续胡乱地猜测了下去——

    那些被杀的大内侍卫会不会是皇上派去的?是为了保卫神柱?

    可皇上又为什么绕过了自己,直接向迟副统领下旨呢?

    不,应该不是皇上!否则那些大内侍卫的身上,不可能没有特制的大内腰牌。

    如此说来,应该还是那个郑庸,仗着皇上的宠信,竟敢做出如此胆大妄为之事!

    从前自己只发现迟年与赵展走得很近,原来,他竟然已经听命于郑庸!

    哼,上一次郑庸这老太监私调大内侍卫,去比武现场做他干儿子赵展的护卫,后来又因赵展之死而迁怒于他们,竟将他们皆秘密处死了。

    那件事自己本想彻查,却被皇上以一句“怜其失子之痛”,就给轻易翻过了。

    而这一次,这姓郑的老贼竟是变本加厉,居然背着皇上私调三十名大内侍卫,其用心实是可诛!

    冷衣清一直在冷眼旁观,见朱墨在听了寒冰那番狂妄至极的话之后,虽是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脸上的神情却一直在变幻不定,更隐隐地露出了一股怒色。

    他这位七窍玲珑的左相大人此时便已知道,寒冰的这招挑拨离间已经见效了。

    皇上、郑庸、朱墨,看似同在一个阵营之中,都是寒冰的敌人,但他们三人其实又心思各异。

    尤其是郑庸与朱墨,同是皇上身边的人,却相互猜忌,彼此设防。

    寒冰正是要利用这种微妙的形势,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令他们自乱阵脚。

    既已看明白了这些,冷衣清便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

    他故意狠狠地瞪了寒冰一眼,同时还极为不悦地冷哼了一声。

    随后,他又对朱墨陪着笑脸道:“我想这其中定是存了某些误会。郑公公虽是赵展的义父,但擂台比武,生死自负,他当不会为赵展之死迁怒于寒冰。

    至于那些出现在济世寺中的刺客,应该也是另有其人,或许是为了抢夺慧觉方丈佛舍利的异族邪人也未可知。

    犬子寒冰年轻气盛,所言难免多有偏颇,还请朱统领多多包涵,莫要让郑公公因此生出什么误解才好。”

    他左相大人的这番话一出口,竟是已将那些闯入寺中身份不明之人先定性成了刺客。

    虽然表面上听起来,他是在为郑公公开脱,可实际上话里话外,却是已将郑庸与那些刺客联系在了一起。

    而且,他最后的那句话,更是暗指朱墨与郑庸有所勾结,并因此担心朱墨会将寒冰的话传给郑庸,甚至是干脆与郑庸合谋一起来害寒冰。

    听到冷衣清这番大有玄机的言语,朱墨心中当然非常不舒服。

    但是他此刻已没有心思与这位左相大人去计较这些,只想着应该尽快查清楚,死在济世寺中的那些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属下,以及这背后的种种阴谋。

    他对冷衣清拱了拱手,沉声道:“左相多虑了!朱某只负责统领大内侍卫,并不做那些大内密探的差事。只是方才听令公子说起济世寺遇袭一事,朱某须得马上将此事禀明皇上,尽快查清其中的原委!”

    话音方落,他便“腾”地一下站起身来。

    可就在他的脚步已向前移动了尺许之际,他的身形却突然一顿,在犹豫了一瞬之后,竟又慢慢地重新坐了下来。

    见到朱墨的这一举动,寒冰的心微微一紧,暗暗叹息了一声,脸上却仍是挂着那种满不在乎的笑意。

    这时朱墨的双眼微微一眯,平日冷肃的脸上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今日朱某初次来左相大人府中做客,怎可随意失了礼数?方才寒冰公子已敬过我的酒,朱某又岂能不回敬一杯呢?”

    说罢,他竟主动端起酒壶,将寒冰和自己的酒杯分别满上。

    无论外面发生了何事,他都必须先完成皇上交给自己的任务,确认寒冰到底是不是隐族人。

    虽然寒冰已喝下了两杯毒酒,仍是未见任何毒发之兆,应该已经能够得出他不是隐族人的结论。但是出于谨慎,朱墨仍要再试一回,以确保万无一失。

    看到朱墨端起了酒杯,寒冰不由微微一笑,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朗声道:“既然统领大人还有急务要去办,寒冰便也不再多做啰嗦,以免耽搁统领大人的时间!”

    说完,他便仰头将杯中酒一口饮下,然后把空杯在手中倒置过来,以示滴酒未剩。

    朱墨死死地盯了他半晌,终于嘿然一笑,也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随后,他便站起身来,再次对冷衣清拱了拱手,道:“今日朱某多有打扰,还请左相大人见谅!”

    冷衣清也站起身来,对朱墨肃然拱了拱手,“朱统领客气了!”

    寒冰见状也懒洋洋地站了起来,嘴里却极为阴冷地来了一句:“统领大人慢走,反正便是此时赶去,也已经追不上你的那些属下了!”

    听到他这句极为露骨的挖苦话,朱墨的鹰目中极快地掠过了一道寒光,方要出言回敬过去,却突然被腹中一阵剧烈的绞痛逼出了一身冷汗。

    他暗自一连运了几口气,终于从那种极度难受的境况中缓了过来。

    冷然看着寒冰那一脸的得意,他咬了咬牙,最终吐出了一句:“寒冰公子,我们后会有期!”

    语声未落,他便大步出了这座湖心亭,只是步履间已带了些微的踉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