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你是何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你——,你究竟是何人?!”

    朱墨的人影方一消失,冷衣清就忍不住开始质问起寒冰来,语气中明显地透出一种莫名的恼怒与失望。

    寒冰转头看着这位左相大人,目光中皆是讥诮之意,“怎么?三杯毒酒都没有毒死我,父亲大人似乎感到很失望?”

    冷衣清不由窒了窒,却也说不清此刻自己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了。

    看到寒冰安然无恙,他本应该感到万分庆幸。

    然而一想到这便足以证明,寒冰不是隐族人,更不可能是自己的儿子,他的心里又忍不住生出一种被欺骗与愚弄之后的愤然。

    “你——,不是我儿子!”他终是大声喊了出来。

    寒冰的剑眉微微一挑,冷笑道:“从始至终,我有说过自己是你儿子吗?一直是你左相大人自作多情,非逼着我叫你‘父亲’!”

    “你!——”

    冷衣清不禁被他的话气得浑身哆嗦起来,颤抖地用手指着寒冰,厉声问道:“你告诉我,我的儿子在哪里?!”

    寒冰的星眸微微一闪,随即撇着嘴道:“我怎么知道?也许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儿子!”

    冷衣清闻言顿时愣在了那里,半晌才喃喃地自语道:“没有儿子?那芳茵她生的孩子又去了哪里?我知道她留给我了一个孩子……”

    见到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寒冰愈加苍白的脸上不禁闪过了一丝伤痛之色。但他仍是紧紧抿着略有些颤抖的薄唇,一语未发。

    这时,冷衣清已将目光转向了那片柳林,口中仍在自言自语地问道:“谁能告诉我,芳茵的孩子在哪里?芳茵——”

    泪水突然自他的眼中奔涌而出。

    多年来的悔恨与愧疚就在这一刻,在他得知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在儿子的身上,来补偿对芳茵的亏欠之时,彻底地击垮了他!

    寒冰急忙上前扶住冷衣清摇摇欲坠的身体,让他在椅中坐了下来。

    “左相大人,危机未除,此刻可不是你追悼亡妻的时候!”

    听到寒冰这句泛着冷意的话,冷衣清的心神猛地一震,顿时清醒了过来。

    是啊,虽然朱墨走了,但世玉还没有回来,皇上还会动怎样的心思也难以猜测,自己怎能在这种时候垮下来呢?

    他转头看向寒冰,目光中含着说不尽的复杂滋味,终是哑着声音问道:“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对方既然先出了手,我们自然不能只被动挨打,任其继续嚣张下去。此时定要反戈一击,夺回先机!”寒冰斩钉截铁地道。

    冷衣清默然片刻,再开口时,已恢复了一向的镇定自持,声音中更多了几分肃杀之意:“这反戈一击,该击向何处?”

    “济世寺虽在城郊,却也没有出禁军的管辖范围——”

    冷衣清顿有所悟地道:“不错¥国神寺被人深夜闯入,确不可轻忽以待!我这便命禁军大统领宋青锋严查此事。”

    寒冰的薄唇微微一牵,道:“不过大人在下令之前,还需对禁军的应变迟缓严加斥责一番。这方能充分显示出您这位枢密使对那位宋大统领的不满之意。”

    冷衣清自是心领神会,不由含笑点了点头。

    皇上既然疑心他这位手握军政大权的左相在暗中勾结隐族人,图谋大裕江山,那他索性就公然做出来给那位皇帝陛下看!

    他冷衣清就是要擅权,就是不满意他皇帝陛下提拔的禁军大统领,就是要借机找宋青锋的茬儿,就是要故意挑起禁军与大内侍卫的矛盾。

    反正如今已经证实,他冷衣清的儿子不是隐族人,那么关于他勾结隐族人的那些怀疑便都不能成立。

    光凭那张连名字都没有的破旧画像,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可以说,现在皇上的手中已没有了任何可以要挟他的把柄。而反过来,倒是让他抓住了一个能够打击郑庸的机会。

    方才听寒冰一提到那三十名死在济世寺中的刺客,再见到那位侍卫统领朱墨的表情,冷衣清便已知道,那些死者的身份必是大内侍卫无疑。

    而以他这位左相大人的智计,自然也大略猜到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他早就看出来了,皇上一直要加害寒冰,却不敢公然动手,所以才会在背后操纵那场武比,却又在赵展被杀之后不置一词。

    而这一次,皇上竟然还使出逼自己用天毒异灭来毒杀寒冰的招数。

    由此可见,皇上除去寒冰之心虽是十分强烈,但他却一直心有顾忌,并不想将他与寒冰的过节摆在明面上来处置。

    故而,那些闯入济世寺中的大内侍卫,绝不会是皇上派去追杀寒冰的。

    既然此事不是皇上所为,而侍卫统领朱墨也对此一无所知,那么能调动大内侍卫,且有动机做出此事的人,就只有那个一心为子报仇的郑庸了。

    方才,寒冰已经成功地一番言语,挑起了朱墨与郑庸之间的潜在矛盾。

    现在,他这位左相便要再利用手中的权力,让禁军也从中插上一脚,将局面搅得更乱。

    就让那位皇帝陛下自己去大伤脑筋,想着该如何摆平此事吧!

    这时,寒冰又开口道:“大人不必担心世玉的安危。我想朱墨此番回去之后,皇上应该很快就会放世玉回来。只是经此一事,大人想必也会心有余悸,何不趁机替世玉辞去太子伴读之职?”

    冷衣清一听,倒是正中下怀,忙再次点了点头。

    “另外,今后的形势会越来越紧张,而皇上和郑庸更看准了世玉是大人的软肋,这一点对大人实是极为不利。大人不妨与苏公相商,让他借回乡省亲之名,带夫人和世玉远避他处,待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再回来。”

    “这个主意甚好!我稍后便去与岳父大人商量此事。”

    “还有——”

    说到这里,寒冰不由微微顿了顿,随即便淡然一笑,道:“还有,在人前,我还是大人的儿子。大人今后对我的态度,不可有丝毫的改变。”

    冷衣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缓缓点了点头,道:“你确是我的长子寒冰,但我对你的态度还是会有所改变。”

    见寒冰的眸光闪了闪,他不由微笑着继续说道:“今日你不但帮助相府渡过了危难,还解救了世玉。我这做父亲的,自然要对你比从前更加亲善上一些!”

    寒冰的星眸再次闪了闪,咧嘴笑道:“父亲大人所言极是!今后,我这大功臣在相府中的地位,确是要再提高上一些,这座徽园便彻底归了我吧!”

    “好,今后这座徽园便归你所有,下人也由你一人来选。只是——”

    冷衣清的目光转向那片柳林,停顿了许久才道:“这里的一切都可以归你处置。只是那片柳林,请你不要动它!”

    寒冰的薄唇微微一抿,随即便笑了笑,道:“父亲大人尽管放心,这徽园中的一草一木我都不会动。

    待将来我离开之时,必会还你一个一模一样的徽园。到时候,父亲大人还可以像今日这般,坐在这湖心亭中,看细雨如愁,赏一池烟柳!”

    冷衣清久久凝视着寒冰脸上那抹酷似芳茵的淡淡笑容,心中仍是抑制不住地起了一阵抽痛,终是无言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