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以毒攻毒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默默看着冷衣清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湖心亭,他那微带踉跄的步履,竟与方才朱墨离开时有些许的相似之处,寒冰的星眸中渐渐泛起了一抹淡淡的哀伤之色。

    直到那个清瘦孤单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他才吃力地用颤抖不已的手扶住石桌的一角,慢慢坐了下来。

    此时,豆大的汗珠开始自他的额上不断地渗出,而他只是紧紧抿着唇角,微微闭上双眼,默默运起化蝶功,竭力将正肆虐于胸腹之间的毒气一点点压制住。

    这天毒异灭不愧是天下第一奇毒,其毒性实在是太过霸道!

    饮下第一杯毒酒之后,寒冰便感到周身的血脉开始急速贲张,大有越流越快、随时爆裂而出之势。

    他连忙暗暗运起了化蝶功,结果天毒异灭的毒性很快就被其压制住了。

    这时,他才敢稍稍松了一口气,对自己最终能否坚持下来,又多了几分信心。

    然而,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寒冰还是要按照自己最初的计划,将朱墨诱出,并激他也喝下毒酒。

    这样一来,如果自己最终控制不住毒性,在毒发之前,也有机会先除掉朱墨,为冷衣清争取逃走的时间。

    同时,朱墨之死也是一个信号。见到这个信号,浩星明睿将立即开始最后的营救行动。

    在喝下第二杯毒酒之后,寒冰便感觉到,化蝶功也渐渐控制不住天毒异灭了。

    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他右肩上那本已有些愈合的伤口,竟又自行崩裂开来。

    所以他才会故意手击石桌,让朱墨误以为是他自己不小心触动了伤口,从而不着痕迹地将这一明显的异常之处遮掩了过去。

    若是只有这两杯毒酒,凭借化蝶功法,寒冰仍可勉强将毒气慢慢地聚集于丹田一隅。

    虽然因为他隐族人特殊的体质,天生无法抗拒天毒异灭的毒性,故而也无法将体内所积蓄的毒,彻底地排出或者化去。

    但是以他的功力,足以将毒性控制住,至少可以支撑上很长一段时间,不让毒性进一步发作。

    然而这次他遇到的人,却是朱墨。一个对皇上忠心耿耿,对职责一丝不苟的对手。

    为了彻底打消这位侍卫统领的疑心,寒冰不得不喝下了第三杯毒酒。

    那第三杯毒酒刚一下肚,便犹如在点燃的柴火上又浇了一层热油,炽烈的毒焰瞬间便冲破了寒冰用化蝶功在丹田处所结下的那层薄弱的防护网,进而向他的五脏六腑不断侵袭。

    就在他感到五内如焚,浑身的血管就快要全部爆裂之时,却不知从何处,竟忽然间升起了一丝清凉之气,顿时将那股正疯狂乱窜的毒气稍稍遏制住了一些,同时也给了他极为宝贵的喘息之机。

    于是寒冰便一边应付着朱墨,一边迅速运起化蝶功,趁毒气势微之机,再次努力将之集中控制在丹田一处。

    可是渐渐地,那丝清凉之气被势头越来越盛的毒气不断吞噬消解,光凭化蝶功,他已不能控制住丹田内那股急欲喷薄而出的毒焰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化蝶功提升到了极致,虽能勉力保持着脸上的神色不变,但是胸口却因过度提聚内力,而产生了急速的起伏。

    为了掩饰这一异常之处,寒冰故意用言语来刺激朱墨,令其在恼怒之下分了心神,只顾与他唇枪舌剑,却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双手都已开始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好在朱墨很快就离开了,但寒冰却仍不敢就此松懈下来。

    因为左相冷衣清还在盯着他,向他追问着那些他永远也不想说出来的秘密。

    不错,就让那些已尘封的旧事,都成为永远不再被人提起的秘密吧。

    也许,他从未真正原谅过这个所谓的父亲,更是从未忘记过冷衣清对自己娘亲所做过的一切。

    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仍是无法将这个与自己有着相同血脉的人,仅仅当作是某个不相干的路人,或是一位利害攸关的同伙。

    见到冷衣清在发现自己不是他的儿子时,所表现出的那种极度的伤心与失望,寒冰的心中竟也感到了一阵难言的苦涩与悲凉。

    在生与死的两边,又有什么是无法原谅和无法忘记的呢?

    既然今生的父子情缘已断,那便不要再给这位已活在悔恨之中的左相大人增添新的伤痛。

    这,也是他最后能为这位父亲大人所做的一件事情了。

    所以在那一刻,在他拼尽全力与天毒异灭继续搏斗的同时,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决不能让冷衣清发现他已经中了毒。

    好在最终他的努力并没有白废,丝毫不懂武功的冷衣清竟真的没有觉察到,寒冰因无法控制住毒性而渐渐显露出的种种异状。

    此刻,冷衣清也终于离开了。

    可是寒冰他自己,却再也无法离开了。

    他慢慢放松了身体,一边继续运起化蝶功与毒气相搏,一边分出一部分心神,在体内努力搜寻着那丝刚刚救过自己的清凉之气。

    然而在搜寻了许久之后,他仍然找不出那丝清凉之气的具体来源。

    只觉得它们似乎散布于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偶尔会微微露出些头儿来,但很快便又在天毒异灭的强大攻势下退了回去,就此龟缩不出。

    汗水渐渐浸透了他身上的白衫,而右肩伤口处正缓缓渗出的鲜血,也慢慢染红了整只的衣袖。

    突然,一阵夹着细雨的疾风吹入了亭中,瞬间又打湿了他已苍白如纸的面孔。

    而对于这一切,寒冰皆是浑然未觉。因为此时他大半的心神,都已放在了继续搜寻体内的那丝清凉之气上。

    他知道,这丝清凉之气是他能够控制住天毒异灭的唯一希望。

    由于分心去搜寻那丝清凉之气,化蝶功的力量骤减,天毒异灭的毒气扩散得愈加快了起来,在彻底攻占了五脏六腑之后,便开始向四肢百骸入侵。

    这时,寒冰突然又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丝清凉之气,更感觉到它们似乎正在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慢慢凝聚起来。

    说来也奇怪,这些清凉之气仿佛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

    因为受到了那股外来毒气的惊扰,它们才从蛰伏状态中渐渐地苏醒过来,并开始不断地聚集力量,要奋起与那股刚刚侵入它们领地的毒气进行对抗。

    寒冰这时才恍然大悟,终于想到了这丝清凉之气究竟源于何处——

    无尽丹,竟然是无尽丹!

    虽然他想不明白这其中具体的原因,但以毒攻毒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看来,无尽丹与天毒异灭应是彼此相克,虽不能完全互相化解,但起码可以互相抑制。

    既然有了这个可以说是奇迹般的发现,寒冰便立即将内力驱入全身各处经脉之中。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在天毒异灭的毒性漫延到那里之前,先催动蛰伏其中的无尽丹的毒性,使之由被动抵抗变为主动出击,一举遏制住天毒异灭的攻势。

    这一招果然见效!

    天毒异灭竟真的被无尽丹渐渐逼退,又退回到了内腑之中,而且在寒冰运用内力的引导下,这两者最终都集中到了丹田之内。

    有了无尽丹的帮助,化蝶功法的效用也大为提高,终于重新在丹田处结成了一层防护网,将天毒异灭和无尽丹都困在了网中,任两者在这一方天地中搏斗厮杀。

    在取得了这一决定性的胜利之后,寒冰不由彻底地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至少可以撑过不短的一段时日了。

    无论是一年,还是半年,只要他不会很快死去,便不会再有人将他的死与天毒异灭联系起来。

    而皇上也不会再怀疑他是隐族人。

    如此一来,相府和花府,暂时都应该安全了。

    一想到这些,虽然体内正经受着两种毒性互搏的煎熬,寒冰却对着自己那不再渗血的右肩,慢慢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随后,带着这抹笑容,他渐渐失去了知觉,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