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又生毒计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与花凤山那么痛快地转身而去截然相反,浩星明睿却是表现得极不情愿就此离开。

    待花凤山出去之后,他这位假王爷便低声下气地凑到郑庸的跟前,悄声问道:“公公,皇上可曾交待下来,该如何处置那个被杀侍卫的尸身?”

    郑庸有些嫌弃地斜睨了他一眼,心想,这个无胆鼠辈看来是真被吓傻了,竟然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来j上哪里会去在意一个小小侍卫的事情?

    不过郑庸此时多少也能理解这个李进心中的恐惧。

    这一次,对方杀了一个实际身份是大内密探的侍卫。

    那么下一次,难保不轮到他这个明显是已背叛了原来的雇主,转而为皇上效力的假王爷。

    只可惜,现在皇上正为侍卫统领朱墨刚刚带回来的,那个关于寒冰不是隐族人的消息而恼火不已,根本就没有心情再去想对付萧天绝的事情,自然也就更没有心情来理会这个假王爷的尴尬处境了。

    其实,此刻郑庸的心情比皇上还要糟糕上许多——

    自己费尽心机,多方筹谋,结果竟然是一一落空!

    此番不但奈何不了左相父子,竟还树下了朱墨这个敌人!

    方一听到那位侍卫统领在皇上面前提到济世寺中死了人,郑庸在一惊之下,随即便猜到,这一定是寒冰那个阴险狡诈的小子所使的离间之计。

    济世寺那边至今也没有将那些大内侍卫的尸身送过来,甚至都未派人来向皇上禀明昨夜寺中所发生的事情,明显是一副要置身事外的态度。

    这件事只要皇上不予追究,便完全可以就此不了了之。

    至于那些失踪的大内侍卫,也可说是被北人奸细,或者是隐族邪人所害。反正是死无对证,没有人会想到去济世寺中寻找他们的尸身。

    侍卫统领朱墨原本对此事一无所知。而他这一早便陪在皇上身边,随后又跟左相冷衣清去了相府,根本没有机会听说关于济世寺的任何消息。

    而现在竟是他第一个来向皇上禀报济世寺遇袭这件事情,很显然,他的消息来源只有一个——寒冰。

    寒冰这么做的目的,应该就是要让朱墨发现,那些死在济世寺中的所谓刺客,竟然是他手下的大内侍卫,进而对此事展开调查。

    朱墨此人十分精明,而且他统领大内侍卫多年,自是比皇上更清楚这其中的运作,决不可能被郑庸先前对皇上所说的,那一番根本不值一驳的信口雌黄所蒙骗。

    皇宫的大门一向由禁军把守,对所有出入其间的人,都要进行严格查验。

    大内侍卫如果没有腰牌,根本就无法出宫。即便是有他大内总管郑庸的面子,也无此可能。

    若是放在从前,在赵展还是禁军大统领之时,他郑庸身边跟个三、两人,那些守门的禁军也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不去查问了。

    但如今的禁军大统领,已经换作了一向对军纪要求极严的宋青锋。那些禁军根本不敢在这位杀过无数北人的年轻虎将的治下,犯错偷懒,疏于职守。

    所以,别说是郑庸一下子带出去三十个人,便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也是要象征性地向守门的禁军出示一下本人的腰牌,才能放行。

    由此便不难推断出,那三十名大内侍卫在出宫之时,一定都带着特制的大内腰牌。

    而为何当他们死在济世寺中时,竟然无一人身上有这种可以轻易辨识其身份的大内腰牌呢?此事便很值得深究了。

    一旦被朱墨查明了事情的真相,以他那种认死理的脾性,对于郑庸这种私调大内侍卫之举,决不会轻易放过,必然要到皇上面前揭破此事。

    虽然郑庸有十足的把握,皇上并不会因为私调大内侍卫一事而对自己施以太重的责罚,但从此自己与朱墨之间的矛盾,却是再也无法化解了。

    一想到这些,郑庸心中怨毒的火焰不由越燃越烈,却苦恨着找不到一个痛快的报复手段,马上能要了那处处与他作对的左相父子的性命!

    这次他好不容易拿到了足以将其全部置于死地的证据,却偏偏让那个寒冰轻易地就给抹煞了。

    天毒异灭是隐族人的克星,绝对没有人能够幸免。

    更何况郑庸他还偷偷在那壶毒酒中做了手脚,又多加了近一倍的药量。当时他心中所打的主意便是,不但要让寒冰这个隐族人当场毙命,还要让冷衣清在喝下之后也丢去半条命!

    谁知他精心准备的这壶毒酒,冷衣清那心机诡诈的家伙竟是一滴也未沾唇。

    而寒冰那早就该死的小子,在一连喝下三杯毒酒之后,竟然还能够安然无恙!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何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判断绝不会有错,而所采取的方法也完全无懈可击,眼看着心愿即将达成之际,可最终出现的结果,却总是出乎意料到令他沮丧得快要疯掉!

    莫非,最终还是要投靠北人,用出卖大裕江山来换取自己的报仇雪恨?

    或者是——,还有什么尚没有想到的其他办法?

    这时,他的目光不期然地转到了那个正站在自己面前,并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假王爷的身上——

    突然间,郑庸想到了一个人,浩星潇宇!

    虽然无法证明寒冰是隐族人,但是自己可以设法证明,左相父子都是浩星潇宇的人。

    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却是需要这位假王爷李进的大力帮忙……

    想到这里,郑庸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个极其和善的假笑,慢声细气地对浩星明睿道:“你且不必担心,咱家自会安排人去处置那个侍卫的尸身。

    而且如今你府中出了命案,京兆府势必也要插上一手。不过这些你也不必担心,咱家自会帮你将他们都打发了。”

    浩星明睿连忙做出一副感激涕零之状,躬身称谢不已。

    郑庸眯着眼笑了笑,又接着言道:“只是咱家仍不免要担心,那些贼人心狠手辣,难保不会对你也施下毒手。

    稍后咱家自会替你去向皇上求恳几句,再多加派些侍卫到你府中。另外,咱家也会多派些身手好的大内密探暗中守在你身边,定要保你性命无虞!”

    显而易见地,郑庸刚刚所说的这番话,才算是真正说到了这位假王爷的心坎里。其他的事情皆不重要,只有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只见这假王爷现在已不只是感激涕零,而是险些将腰都弯到了地上,口中还在不停地道:“谢公公大恩!谢公公大恩!……”

    郑庸仅是随意地摆了摆手,微眯的眼中却尽是抑制不住的得意之色。

    而此刻,又一条害人的毒计正在他的心里渐渐成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