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丹毒失效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当寒冰清醒过来时,首先看到的就是舅父花凤山那张充满了焦虑与不安的面孔。

    他微微咧嘴一笑,想坐起身来,却被花凤山一把给摁住了。

    “先别乱动!你体内的毒性刚退,要尽量避免气血流动,为其造成反扑的机会。”

    寒冰只好听话地继续躺在那里,嘴里却没有闲着地问道:“舅父您是何时从宫里回来的?世玉他是否也回去了相府?”

    花凤山看着寒冰,却迟迟没有开口答他的话。

    寒冰的脸色不由一变,忙急声追问道:“舅父,是不是世玉出事了?”

    花凤山略微怔了怔,似是没想到寒冰会如此着急,忙出言安慰他道:“世玉他很好,早就回相府去了。那个朱墨一回宫,皇上便将我和世玉都放了出来。”

    寒冰犹似有些怀疑地看着他,呐呐地问道:“那您方才……为何……?”

    花凤山叹了一口气,轻轻拉住了寒冰的一只手,带着些责备,又带着些怜惜地道:“你这傻孩子!你不问自己如何到了这里,也不问自己身上的毒解没解,却只想到去关心别人的安危!”

    寒冰顿时咧嘴一笑,眨着眼睛道:“虽然当时已经不记得了,但我猜,一定是清伯把我带回来的。”

    “一见我从宫里回来,清叔他便赶去徽园寻你。结果——”花凤山的声音突然抖了抖,竟是再也无法说下去。

    寒冰自然明白舅父此时的心情,实在不忍心见他如此难过,可恨自己又无力去改变那个令他难过的事实。

    他只好垂眸笑了笑,道:“这次的事情虽然凶险,但总算能够顺利过关。郑庸那狗太监定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竟是他的那颗无尽丹,最终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如此阴差阳错,当真是有些可笑!”

    然而花凤山并没有笑,只是拉着寒冰的手,久久无语。

    寒冰不由有些尴尬地咧了咧嘴,知道自己此刻无论用何种言语,都不能真正安慰得了舅父,还不如索性就将一切全部说开,让他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

    “舅父,今日您在宫中可曾见到了明睿舅舅?”

    听到寒冰这一问,花凤山顿时想起了浩星明睿在偏殿中对自己所写的“只答莫问”那四个字,不由怒声道:“见到了!他背着我,让你拿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大家的平安。而他,他竟然还不让我问!”

    寒冰的星眸轻轻眨了眨,笑问道:“那您可知舅舅他为何会在那个时候进宫去吗?”

    花凤山怔了怔,“这——,他说府里死了个侍卫,想必那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不错,那确是一个用来进宫见驾的借口。其实舅舅他进宫是为了救您。如果我这边的行动失败了,舅舅他就会护着您一起冲出皇宫。”

    “冲出皇宫?”花凤山惊讶地看着寒冰,“宫里那么多侍卫,他,他一个人又如何能做得到?”

    寒冰淡淡地一笑,道:“无论做不做得到,舅舅他都会去做的。有时候事情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该不该去做。”

    花凤山听了,不由默然良久。

    最终,他长叹了一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明白明睿这么做的苦衷。

    有些事情是注定会发生的。我在这里怨天尤人,却根本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一切。而明睿和你,都只会默默地去承担。

    可是,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们来承担,让你们去做出牺牲。今日从踏入宫门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做好了再也出不来的准备。

    既然当初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我便没有再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了!”

    “可您却将我的性命放在了心上!”寒冰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

    花凤山的双目中突然泛出了泪光,“我是你舅父!我向你娘保证过,要用自己的性命来保护你!可如今,却是你用自己的性命,换回了我这个没用的人!”

    寒冰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在舅父您的心中,我的性命比您自己的更重要。可是在甥儿我的心中,您和其他那些亲人的性命,又何尝不是比我自己的更重要?

    这一次,我选择了保全您和其他那些亲人的性命,只因我无法承受失去你们的痛苦。而我,却又险些将这种痛苦留给了你们。我——其实很自私!”

    花凤山看着寒冰,终是没有忍住那夺眶而出的泪水。

    寒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反握住舅父的手。

    如此过了许久,花凤山的心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同时,他也想清楚了,再多的悲伤与难过,也无法改变残酷的现实。此刻自己真正应该去做的,是找到解毒之法,挽救寒冰的生命。

    想到这里,他轻拍着寒冰的手,温声道:“你先好好歇息一夜,等明日就可以下地走动了。”

    寒冰笑了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对了,舅父,为何无尽丹竟能解了天毒异灭的毒性呢?”

    花凤山迟疑了片刻,才答道:“天毒异灭乃是至阳至热,而无尽丹却是至阴至寒,两者相克,起到了以毒攻毒之效。至于你体内的这两种毒,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我明日再解释给你听。”

    “湘君姐姐——”寒冰突然轻叹了一声,“她是不是又给我施针了?”

    “寒冰——”花凤山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寒冰。

    花湘君曾叮嘱过他不要告诉寒冰,但此刻寒冰竟自己猜了出来,这又叫他如何回答呢?

    见他这副神色,寒冰知道自己没有猜错,淡然笑着道:“舅父,您也不必再替湘君姐姐隐瞒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然最清楚,如果没有‘金针渡劫’相助,我体内的毒性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完全压制住。”

    花凤山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早就知道瞒不过你这机灵的小子!湘儿她也是怕你想得太多,不能安心静养。她确是刚刚为你施了‘金针渡劫’,此刻清叔正在用内力助她复元。

    我们本以为你会继续昏睡上一整日,谁知你这么快就醒了过来。这也许是个好征兆,用‘金针渡劫’来解天毒异灭,其功效可能要远远强过解无尽丹。”

    他最后的这句话,与其说是在安慰寒冰,还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寒冰听了之后,不由微微一笑,语气平静地道:“舅父,我知道您和湘君姐姐都会不惜一切地救我。但也请你们相信我的判断,任何事情都不要瞒着我。

    如今有了无尽丹的助力,再加上您和湘君姐姐神奇的医术,还有我自身的化蝶功,天毒异灭未必就会赢。”

    花凤山猛地用力攥紧了寒冰的手,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却被远处传来的一阵敲梆声给打断了。

    “邦——邦——邦——”

    三下清脆的梆声响过之后,屋内的两人顿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寒冰——”花凤山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声音中还带了一丝颤抖。

    寒冰却突然满脸喜色地道:“是的,舅父,无尽丹确是已经彻底失效了!我再也不会受无尽丹的控制了!”

    花凤山仿佛也被寒冰的喜悦所感染,慢慢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一刻,他们两人的手仍然紧握在一起,似在共同分享着这个好消息。

    然而,他们彼此的心中都明白,无尽丹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失效。

    唯一的解释就是,由于突然遇到了外来的天毒异灭的威胁,一直蛰伏在寒冰体内的无尽丹,开始不遗余力地对其展开了反击。而与此同时,无尽丹对寒冰身体的侵蚀便停止了下来。

    这也就是说,无尽丹虽然霸道,却遇到了更强劲的对手。如今看来,它不但不能完全克制住天毒异灭,而且还正在被其渐渐消解。

    而一旦无尽丹的毒性被天毒异灭彻底吞噬掉,寒冰的生命便也会随之终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