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选择立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见段朴青在听到自己提起济世寺出了凶案之后,便一直脸色阴沉地坐在那里不说话,寒冰不由暗自一笑,知道这位府尹大人应是已被最近所发生的多件事情乱了心神。

    如此正好,这只老狐狸的心神越乱,自己便越有机会将他引入局中,从而把水搅得更浑。

    他故意再次扫了一眼那些被这个消息惊得木然呆立的衙役们,又淡淡地加了一句:“护国神寺之中死了人,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件惊天巨案了吧。”

    这句话总算是让段朴青回过神来,在右眼皮又接连狂跳了几下之后,他仍是带着些推搪排拒之意地问道:“寒冰公子,你说济世寺中发生了凶案,可有何凭据吗?”

    寒冰顿时哈哈一笑,道:“我来投案,不就是凭据吗?”

    段朴青不由怔了怔,随即尴尬地咳了一声,捋着颌下的短须,又接着问道:“如公子所言,此案既然是发生在前日,为何你今日才来投案?而且,为何至今也不见济世寺中的僧人前来报案呢?”

    “人是我杀的,死的又不是寺中的僧人,济世寺自然不愿理会这俗世中的恩怨,更不会派人来向京兆府报案了。”

    寒冰说得理所当然,首先便把济世寺的关系给撇清了。

    随后他又是脸色一变,带着些咬牙切齿地道:“我昨日之所以没来投案,是因为自己也被屑小所乘,受了重伤,不得不在床上躺了一整日!”

    段朴青虽然怀疑这小子的话中有极大的水分,但见他脸色确实有些苍白,想来这受伤之事应是不假。

    他这位府尹大人的心里不禁又开始画起了圈儿——

    能将身手尚在禁军大统领赵展之上的寒冰伤到的人,肯定不会是一个简单人物。

    看来,这小子此次给自己带来的这个麻烦,应是比上次的那个还要大。

    而要想弄清楚这个已经找上门的麻烦到底有多大,就得先弄清楚寒冰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于是他便试探性地问道:“既然你所杀的并不是济世寺中的僧人,那他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何会出现在济世寺中呢?”

    谁知寒冰却摇了摇头,道:“就是因为连我也弄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不知自己是不是因误会而错杀了好人,所以才会来向府尹大人您投案自首啊!”

    他们?!

    段朴青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心中隐隐起了某种不好的预感,这件案子恐怕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很多。如此一来,自己卷入的恐怕也就会更深。

    一想到这些,他不禁打了个寒战,盯着面前这个明显是来坑害自己的少年,许久都不说话。

    他不说话,寒冰竟然也闭上了嘴,笑嘻嘻地看着他,完全是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

    无奈之下,段朴青只好再次尴尬地咳了一声,才勉强开口问道:“那寒冰公子你到底想让本官如何处置这件事呢?”

    寒冰故作惊讶地眨了眨眼睛,“这——,大人此话怎讲?我是来投案的,断案的事情自然要由大人您来做,在下又怎敢随意置喙呢?”

    段朴青登时毫无笑意地呵呵一笑,“济世寺乃是护国神寺,若无圣谕,任何人都不得私闯。如今济世寺内的僧人未来报案,仅凭你的一面之词,却让本官如何来断这个无头案呢?”

    “原来是这样!那便是在下鲁莽了,实不知这其中还有这些说道。”

    寒冰皱着眉头,露出一脸懊恼的样子。任谁也看不出他是来认罪投案的,倒像是来找人替他出气,却因无法遂意而大感失望。

    不过段朴青却丝毫未被他的这番做作所迷惑,依然用一种十分警惕的目光,盯着这个明显是在耍花样的小子。

    因为有了前两次与之交锋的经历,他已明显地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少年心机诡诈实不在他这只老狐狸之下,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只青出于蓝的悬狸。

    事实证明,段朴青的这番担心果然不是多余的。

    那几分懊恼之色在寒冰这悬狸的脸上,只不过停留了短短的一瞬,随即便转换成了一副十足的阴险奸诈相。

    “大人既然这么说,那我便去将你的原话回给慧念方丈好了。”

    “慧念方丈?”段朴青马上警觉地追问了一句,“难道是慧念方丈派你来的?”

    寒冰却是笑嘻嘻地摇头道:“非也,非也。慧念方丈只是让我查明那些被我所杀之人的身份,以便找人将那些尸身认领走。否则的话,济世寺在今日就要将那些尸身——”

    说到这里,他突然又嘻嘻笑了一声,便不再说下去了。

    段朴青此时已听出了其中的古怪,自然要追问个清楚:“济世寺要如何处理那些尸身?”

    “想必是要火化了——”

    寒冰颇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如此最好,化成了灰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能认出他们。这倒不必担心日后会有人来找我寻仇了!”

    随即他又装模作样地对段朴青拱手施礼道:“此番还要多谢府尹大人指点迷津,不但让在下免去了一场大麻烦,还在慧念方丈那里也有了交待。在下实是感激不尽!大人日理万机,我也不便再多做打扰,就此告辞了!”

    说罢,他竟是毫不迟疑地转身向公堂外大步行去。

    “寒冰公子且慢!”

    段朴青忙出言叫住了他,语气虽并不急促,但明显是带了几分恼火之意。

    寒冰闻言停下了脚步,又慢慢转过身来,脸上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大人可还有何吩咐?”

    段朴青眯着眼冷冷地盯着他,问道:“你究竟在济世寺中杀了多少人?”

    “三十人。”

    公堂上立时响起了一片抽气声。

    段朴青虽然早有预料,却仍不免被这惊人的数字吓得一呆。

    许久,他才定下了心神,又沉声问道:“不知寒冰公子为何要杀他们?”

    寒冰不由露齿一笑,道:“方才大人不是已说得很明白?若无圣谕,任何人不得私闯济世寺。这些藏头露尾之辈想必并不懂得这条规矩,竟是连招呼也未打一声,便一窝蜂般地闯入寺内。于是我一时手痒,便把他们都留在那里了。”

    “你连他们闯入寺内的理由也不问一声,便将他们都杀了?”

    寒冰不由哈哈一笑,道:“大人以为动手厮杀也如升堂问案一般,像你我此刻这样一问一答,规规矩矩吗?江湖上讲究的是一言不合,刀剑说话。

    那些人带着着兵刃闯入寺中,随即便一拥而上,招招取人性命。我又何必与他们客气,自然是奉陪到底,将他们先杀光了再说!”

    段朴青此时也知道,自己不会从这无赖少年嘴里问出些什么有用的东西了。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终于道:“也罢,既然慧念方丈已有所交代,本官自是不能等闲视之。我这就安排两位捕头与公子同去济世寺中,看能否辨认出那些尸身的来历。”

    虽然明知此事是寒冰做好的套,但段朴青却是不得不钻。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那些被寒冰所杀之人,恐怕是大有来历。敢私闯护国神寺,除了身手不凡,还得有所倚仗,决不可能是简单的江湖人物。

    不知为何,此刻段朴青心中所想到的,竟是那个大内总管郑庸。

    无论此案的背景如何复杂,寒冰对其想必是一清二楚的。他今日既然找上了京兆府,必定是因为他知道京兆府最终脱不了干系。

    看来,他这位京兆府尹又得与这个狡猾的小子达成一笔交易,心甘情愿地再被其利用一回。

    想到这里,段朴青反倒有些释然了。

    既然终是不免要被卷进来,此刻确已到了选择立场的时候。起码他现在还有机会选择,而且还有一定的筹码在手。

    如今寒冰主动找上门来,说明在左相父子的眼中,他这位段府尹还有足够的利用价值。

    仔细衡量起来,在胜负尚不可知的情况下,他选择左相父子的好处实是显而易见的。

    毕竟他曾经与寒冰打过交道,知道这小子虽然心机狡诈,但仍有信义可言,不会做出那种出尔反尔、过河拆桥的卑鄙行径来。

    可若是跟着那个一向阴险狠毒的郑庸,前车之鉴却也比比皆是。一旦被他利用完了,便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看到段朴青这老狐狸忽然拈着那两撇短须面露微笑,寒冰竟是真心佩服起这位府尹大人的心机与识见。

    如此一来,今日的这场戏,即便是少了某人的参与,也能够顺利地唱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