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无故失踪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就在寒冰到京兆府敲响鸣冤鼓,扰了府尹段大人一顿可口的早膳之时,侍卫统领朱墨也正在翠寒阁外请求觐见,打断了皇帝陛下一顿更加可口的早膳。

    自从昨日从寒冰口中得知有人死在了济世寺中之后,朱墨便暗自怀疑,那些死者可能是他手下的副统领迟年等人。

    他本想立即赶去济世寺中探明究竟,怎奈当时自己身负皇命,要用天毒异灭试出寒冰到底是不是隐族人。

    以朱墨素来的行事作风,自然凡事都要以圣命为先,决不容丝毫轻忽。

    为了确保查验结果的万无一失,他不但亲眼看着寒冰饮下了三杯搀有天毒异灭的毒酒,而且为了确认那壶毒酒的毒性足够有效,他自己也陪着寒冰饮下了两杯毒酒。

    在完全排除了寒冰是隐族人的可能性之后,他便急忙赶回宫中向皇上复命。

    结果,皇上一听说寒冰连饮三杯毒酒居然安然无恙之后,便一直面色阴沉地沉默不语,对朱墨随后所禀报的济世寺发生凶案一事,竟是完全充耳不闻。

    朱墨本有心向皇上请命,去济世寺进一步核查寒冰所说的那件凶案,怎奈皇上根本未给他那个机会,直接摆手让他先退下了。

    出了翠寒阁,朱墨在殿门外呆立了片刻,却是突然想明白过来,皇上之所以不让自己继续说下去,实是因为自己方才的言行太过鲁莽!

    济世寺中发生凶案,死者可能是大内侍卫,而这些大内侍卫还是郑庸私自调用的。

    ——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出自寒冰之口。

    而那个寒冰,一看就是个心机狡诈之辈,所言难免会有不尽不实之处。

    身为侍卫统领,职责所在,第一要务便是护卫宫中,确保皇帝陛下的安全。

    自己岂能因为听信那少年没有任何根据的一番话,便冒冒失失地向皇上请命,跑去济世寺查证所谓的真相呢?

    而自己此刻真正应该做的,是先去查明副统领迟年到底去了哪里。另外,是否还有别的侍卫也跟这位副统领一样,无故未入宫当值。

    想明白了这些,朱墨刚要举步离开翠寒阁,却突然感到胸腹间一阵不适,随即便猛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所中的天毒异灭,还未被排出体外。

    于是,他只好先交代另一位副统领去查迟年的事,而他本人则回到自己的居处,集中精神运功排毒。

    经过一整夜的努力,朱墨才将体内的天毒异灭排除净尽。

    他不禁暗自后悔,自己实不该过于轻视天毒异灭的毒性,没有及时将其控制住,以致耗费了如此多的时间,来弥补这一疏忽所造成的危害。

    同时他也忍不住在想,寒冰的情况应该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虽然这少年的武功应该在自己之上,但他毕竟比自己多喝了一杯毒酒,所中毒性自然也就更深一些,或许此刻还躺在床上呕血呢。

    谁知就在朱墨的心中刚起了一丝幸灾乐祸之意,便又被一个极坏的消息给彻底搅乱了心绪——

    已经查实,加上副统领迟年,一共有三十名大内侍卫无故失踪。

    三十名!

    正是那个寒冰所说的数目。

    看来,他这位侍卫统领必须得去一趟济世寺了。

    只是,此事必得先禀报给皇上,并得到皇上的允准方可。否则若无圣谕,他这个侍卫统领也无权去打扰护国神寺。

    虽然时辰尚早,但朱墨已经迫不及待。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寒冰曾说过,就在今日,济世寺会将那些死者的尸身全部火化。

    皇上浩星潇启的脸色虽然不好,但还是给足了他这位侍卫统领的面子,连早膳都未用,便在翠寒阁中单独召见了他。

    听他禀明情况之后,浩星潇启沉吟了半晌,方道:“既然你已有所怀疑,那便去查个清楚吧。只是事涉大内,不宜对外张扬,你一人独去便可。”

    朱墨应了一声,方要领命退下,没想到又被皇上给叫住了。

    “朱墨,如果最终查实,那些人果然是大内侍卫——”

    浩星潇启犹豫了片刻,才又接着道:“你也不可向济世寺中的僧人泄露他们的身份。朕的意思,你可明白?”

    朱墨其实早就猜到,此事应该别有内情。他原以为只是郑庸在背后作祟,如今看来,皇上想必也已知情。

    只是皇上这样吩咐下来,除了有维护皇家尊严之意,怕是也有包庇郑庸之心。

    朱墨不由暗叹了一声,躬身道:“臣遵旨。”

    刚出了翠寒阁,朱墨便看到郑庸正一脸假笑地站在不远处,本想随意与他施个礼就离开,谁知这老太监却迈着小碎步凑上前来。

    “朱统领可真是早啊!咱家方才特意去寻你,没想到你竟已来了翠寒阁。”

    “朱某有要事待办,故特来向皇上请旨。不知公公找朱某有何贵干?”

    虽然尽力放缓了语调,朱墨的声音中却仍不免露出了一丝冷意。

    郑庸眯着小眼睛,仍是笑吟吟地道:“有件事咱家本来昨日便想向朱统领说明,谁知却被定亲王叫住说话,转头就把找朱统领的事情给忘了。

    唉,年纪大了,到底是不比年轻的时候。这习惯忘事的毛病,却是越来越严重了!”

    朱墨平日与这位大内总管虽然并不亲善,但终归是同在皇上身边侍候,低头不见抬头见,面子上总还过得去。

    此刻他虽是急着去济世寺寻人,但又不能对这缠人的老太监太过失礼,只好耐着性子听他继续闲扯,只是一对浓眉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公公有话但说无妨,对于迟了早了这样的小事,朱某自不会去计较。”

    郑庸顿时笑眯了一双眼睛,“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咱家就是想告诉朱统领,前日咱家替皇上去忠义盟中传旨,不料路遇刺客欲抢夺圣旨。

    为保圣旨不失,咱家便在宫中调用了未当值的三十名大内侍卫沿途相护。只是当时过于匆忙,咱家竟然忘了知会朱统领一声,实是不合规矩,还望朱统领能够担待一二!”

    朱墨幽深的双目陡地一闪,追问道:“那三十名大内侍卫事后可是随公公一起回宫了?”

    “这——”

    郑庸故意欲言又止地犹豫了一瞬,才摇头道:“半路上那个刺客再次现身抢夺圣旨,被迟副统领他们围住缠斗起来。当时咱家怕耽搁传旨的事情,便先赶去了忠义盟。

    谁知直至咱家传完旨意,也未见迟副统领他们跟上来。于是咱家便顺原路返回,却仍是没有见到迟副统领他们的人影儿。

    咱家当时虽然觉得奇怪,却也并未多想,以为他们那许多人在一起,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再者说,咱家平日见那位迟副统领,也与朱统领你一般,是极为老成持重之人,当不会鲁莽行事,中了对方的圈套。

    于是咱家便自行回了宫。到了宫中之后,咱家本想着要去询问一下迟副统领他们是否已经安然归来,却又被另一件事分了心神。

    当时咱家突然接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有人举报左相之子寒冰是隐族人。

    事关重大,咱家忙将这一消息禀报给了皇上。随后便遵照皇上的吩咐,亲自去查证此事。结果一忙之下,便把迟副统领他们的事情给忘了个干净。

    直至昨夜,咱家方才又想起此事。结果派人一问之下,才得知迟副统领他们竟然全都没有回宫。

    咱家听了,也是甚感不安。故而这一大早就去寻找朱统领,想问问可有了迟副统领他们的消息?”

    朱墨自是不会相信这老太监的一番鬼话,但有一点他已经能够确定,死在济世寺中的那些所谓的刺客,必是迟年等人无疑。

    至于迟年他们为何会闯入济世寺,他自会去查个清楚明白。到时候,定要让这个惯会信口雌黄的老太监,变得哑口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