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疑窦丛生
    谷粒网 .. ,最快更新追魂一笑最新章节!

    当寒冰那张带笑的俊颜出现在古凝的面前时,这位杀手之王竟是头一次对这个阴险狡诈的小子生出了些许好感。

    不管从前他是否被这个不良少年算计过,但起码这一次,寒冰是实实在在地救了他古副盟主一命。

    前夜在济世寺外面的一席密谈,寒冰不但点醒了身处陷阱之内的古凝,而且最后还给他出了一个主意,教他事后如何应对雪幽幽的责问,以及那位皇帝陛下的怪罪。

    寒冰的话说得很直白,也很有杀伤力——

    对付雪幽幽,只要用一个“耗”字。

    既然她雪盟主把你当作是一个可以随意驱使的属下,严命你守在济世寺外。那么,你古副盟主就做一个听话的好属下,一步不离开济世寺。

    只要敌人不出现,伏杀任务未完成,你就耗在这里不撤退。一直耗到她雪盟主失去耐心,派人来请你回去。

    而对付皇上,则要用一个“守”字。

    既然他把你当作是一个现成的刽子手兼替罪羊,在密旨中令你伏杀前来行刺慧念大师的离别箭,却又严命你不得打扰济世寺中的僧人。

    那么,你古凝就乖乖地一步也不踏入济世寺。

    只要看不到离别箭,你就守在这里不动手。任凭那些大内侍卫的尸身烂在了济世寺内,也不关你的事。

    这两人把你当成一个没有脑子的傻瓜,可以随意让他们愚弄。那你就表现得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傻,看看最后到底是谁愚弄了谁!

    事实证明,寒冰的这个主意确实不错。

    起码,它已经在雪幽幽那里,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那位雪盟主等了一夜,也没见古凝的人回去,担心之下,便马上派人来查看情况。

    古凝便将夜间所发生的一切据实回报——

    一是没有拦截到离别箭或是任何身份可疑之人。

    二是见到寒冰从济世寺内出来,并且听他传出济世寺曾被大批高手闯入的消息。此消息虽未经证实,但寺中僧人确是安然无恙。

    最后,古凝向雪盟主表达了要继续在寺外埋伏等待下去的想法。

    接到他的这一禀报,雪幽幽居然并未表示反对,而且还派人送来干粮和水等补给,表明是充分肯定了古凝这一忠于职守的行为。

    古凝本来仍是有些担心皇上的那一关不好过,但当他看到宋青锋带领大批的禁军出现在寺外时,心便彻底地放了下来。

    因为寒冰在临走前曾经告诉过古凝,他会说动左相大人施压,将事态扩大,令皇上不得不放弃这次行动,更是再也不会提起那个子虚乌有的,所谓离别箭要行刺慧念方丈的传闻。

    禁军的出现,说明寒冰已经初步兑现了他的承诺。

    而现在,寒冰又带着京兆府的捕头,甚至还有那位极少抛头露面的大内侍卫统领朱墨出现在这里。

    这些都足以证明,这件事已经被闹得大到不能够再大了!

    朝廷的各路人马齐集此地,正好可以让忠义盟趁机从这踌乱中抽身而退。

    “寒冰公子与诸位大人一同前来,想必是为了调查前夜济世寺遇袭一事?”

    古凝那张终日阴沉冷肃的脸上难得地见了一丝笑容,说话的语气竟也是一派温润平和,丝毫没有为白白在此蹲守了整整两个夜晚而表现出任何的懊恼。

    寒冰笑嘻嘻地对他点头道:“正是如此!劳烦古副盟主在寺外接连蹲守了两个夜晚,着实是辛苦之至!

    不过正是多亏有了你和忠义盟弟兄们的尽心守护,这座济世寺才可算是固若金汤。

    而那些刺客的尸身自然也应该被保存得完好无损,想必不会被什么居心叵测之徒给偷了出去。”

    他的这番话听在不知内情的人耳中,难免会产生一种误解,似乎忠义盟在此蹲守是出自他的授意。

    古凝虽然也听出了寒冰话中的古怪,但他此刻就想着赶紧脱身,哪里有闲情去管这个专喜惹事生非的小子又打算搞什么鬼。

    于是他便在口中敷衍着应道:“好说,好说。寒冰公子客气了!既然诸位有正事要办,在下就不多耽搁各位的时间了,请!”

    一边说,他一边示意忠义盟的人让出路来,放寒冰他们通过。

    谁知他的这番表现落在本就疑窦丛生的朱墨眼里,便又有了另一种解读——

    原来左相父子与忠义盟已经勾结在了一起!

    其实仔细想来,这也并无任何奇怪之处。

    忠义盟作为朝廷的鹰犬,本就不可能完全置身于朝局之外。

    想当年,第一任盟主雪平皓,就是因为力保今上登基而成为从龙功臣,令忠义盟借朝廷之势,一举成为江湖第一大帮。

    到了左语松掌权之时,更是谨遵皇上谕令,并在暗地里对大内总管郑庸俯首帖耳。

    如今左语松一死,忠义盟的大权已完全落在了雪幽幽的手中。

    而雪幽幽的立场更是不言自明。

    那日在武比现场,岫云剑派公然出面维护寒冰之举,应该并非偶然,而是早有默契。

    否则以左相父子的心机,怎会任由郑庸布下陷阱而无任何反击制敌之策呢?

    看来,那日出现在武比现场的楚文轩等人,还有岫云剑派的人,都是左相父子早已布好的后招。

    如今的情势已很明显——左相父子与忠义盟联手,同属太子的阵营。

    那么郑庸呢,他在其中搅风搅雨,又为了什么?

    若说是出于皇上的授意,不愿见太子过早坐大,因此有意打压左相父子,倒是也确有可能。

    然而皇上若真的要打压左相,尽可以有很多办法,实不必用那些栽赃陷害之类的下下之策。

    就像昨日那般,硬是给左相安了一个包庇隐族人的罪名。结果一试之下,便出了纰漏。

    仔细想来,这件事应该从一开始就是郑庸所策划的一个阴谋。

    为了报复左相父子,这位大内总管可以说是使尽了一切手段。

    先是派大内侍卫在济世寺内伏杀寒冰。事败之后,不知这老太监用何种花言巧语骗过了皇上,不但不对他私自调用大内侍卫之事予以追究,反过来还设法帮他遮盖此事。

    接下来,郑庸又祭出了隐族人这一足以触到皇上逆鳞的招数。用一张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模糊不清的旧画,非要诬陷寒冰是隐族人,而左相更是包庇隐族人的元凶大恶。

    皇上这一生中最忌讳的就是隐族人,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丝与隐族人有关的证据,尤其牵涉其中的还是那位手握军政大权的左相大人。

    于是,郑庸便成功地利用皇上的多疑善忌,哄骗皇上做了他的帮凶,对左相父子施以毒手。

    如果当时皇上没有让他这位侍卫统领呆在翠寒阁内,那位左相大人怕真是要有口难辩,无法证实那画中的女子不是他从前的夫人林芳茵,而且寒冰与那画中女子也是几无相像之处。

    还有那壶搀有天毒异灭的毒酒。

    当初在准备那壶毒酒时,朱墨明明只在酒中下了平时双倍的药量。可是在相府饮下的酒中,至少是三倍甚至是四倍的药量。

    这壶酒在出宫之前,只经过他和郑庸的手。

    必是郑庸怕毒不死寒冰,或者是他也想同时将左相给毒死,偷偷在酒中做了手脚。

    天毒异灭毒性奇特,与很多剧毒都相克,所以郑庸无法在酒中再下其它更致命的毒,而只能加大天毒异灭的药量。

    至于他从何处得到的天毒异灭,朱墨倒是无须费神猜测。既然副统领迟年已为这老太监所用,那么替他弄到此毒,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

    郑庸要害左相父子已是不争的事实。但问题是,他因何生出此念呢?

    赵展死于寒冰之手,确是他报复左相父子的最大理由。

    但是在赵展身死之前呢?

    郑庸和赵展在远芳阁设下陷阱,摆明了就是要加害寒冰。

    其原因决不会是为了争夺一个女人那么简单!

    这一切的背后,恐怕还是权力之争。

    郑庸很可能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对皇上忠心不二。

    他——肯定正在背着皇上,谋划些什么。

    那么在他的背后,会不会是济王呢?

    此事若涉及到济王,则必然离不开党争。

    一想到“党争”一词,朱墨的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极端的厌恶之情!

    朱家人世代忠心耿耿护卫皇室安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从来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然而像这样为了皇位所发生的各种明争暗斗,却是最令他痛恨不已的。

    当年的淮王之乱,他的叔父为了保护严皇后突围,失去了使剑的右臂。而更加令人痛心的是,叔父仅有的两个儿子,也都在那次宫变中被杀。

    而今,这种毫无意义的流血牺牲,似乎还要继续下去。

    皇上,竟真的忍心让自己的亲骨肉,像这般永无休止地自相残杀下去吗?

    当年太祖皇帝建立大裕,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你争我夺,最后将大好江山彻底葬送掉吗?

    带着这种种的矛盾与困扰,朱墨有些神思不属地随着寒冰他们,迈入了济世寺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