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菩提花茶
    朱墨先是干咳了一声,才徐徐地开口道:“寒冰公子,其实你对那些刺客的身份本是心知肚明,却非要饶这么大一个圈子,将这么多人都卷了进来,不知你的真正用意究竟何在?”

    “哈!什么用意不用意的,我只知道谁若是想弄死我,我就先把他给弄死!”

    寒冰带着一脸不屑的冷笑,神态张狂地道:“郑庸那狗太监想借皇上的手杀了我,我便也要借皇上的手除了他!这就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朱墨听了,不由暗皱眉头,心想这小子实在是太过狂妄放肆,竟敢当着自己这位侍卫统领的面,说出如此大不敬的话来。看来他是自以为已经吃定了自己,便也毫无顾忌起来。

    “即便最终能够证明,是郑庸私调了大内侍卫,恐怕皇上也不会对此事过于深究。而你想借此扳倒郑庸的想法,实是过于幼稚了些!”

    朱墨这话虽说得不客气,但却完全是实情。因为他此时不想与寒冰再多绕弯子,只想尽快摆平此事,然后回宫去找郑庸那老东西算账!

    谁知寒冰这鬼小子似乎业已看透了他的想法,竟然冲他诡异地一笑,道:“单凭我一人之力,确是扳不倒那个惯会巧言令色、讨好皇上的狗太监。但不是还有统领大人你吗?”

    “我?”

    朱墨怔了怔,随即嘿然冷笑了一声,“寒冰公子的算盘打得倒真是响!只不过你凭什么认为,朱某会帮你去对付郑庸?”

    寒冰却笑着摇了摇头,“朱统领怕是误会了!我可没说要你帮忙去对付郑庸。而是你需要借助我的力量,帮你去对付郑庸!”

    “我需要你——帮忙?”

    朱墨难以置信地笑了笑,只觉这小子又在信口开河地想诓骗自己。

    “不错!”寒冰却极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你且说说看,我为何想要对付郑庸?”朱墨满脸不屑地问道。

    “为了大裕的江山!”

    寒冰严肃地看了他一眼,“郑庸派这些大内侍卫闯入济世寺,并不是想杀我,而是要杀害慧念大师,目的就是为了抢夺他手中的那枚乾坤密钥。而郑庸他为何要抢夺密钥,朱统领应该不会猜不出其中的缘由吧?”

    听了寒冰的这番话,朱墨顿时呆在了那里。

    由于从一开始,他所知道的就是寒冰杀了那些大内侍卫。因而他便一直想当然地认为,那些大内侍卫所要刺杀的目标,就是寒冰。

    可是现在细一琢磨,若是真要杀死寒冰,他们大可以选择在任何容易下手之处,而完全不应该在济世寺这一极其敏感的地方,当着慧念方丈的面行凶杀人。

    如果是皇上想杀寒冰,也只会将人埋伏在济世寺外。因为护国神寺关系到大裕江山的安危,皇上决不会为此冒任何风险。

    而郑庸如此做,确是居心险恶!

    难道他的背后并不是济王,而是另有其人?

    是什么人会觊觎大裕的江山,甚而意图威胁护国神柱呢?

    最有可能的,就是北人!

    “其实从一开始,我便可以对朱统领言明此事。但当时你我各自的立场不明,想必以统领大人的谨慎为人,也不会轻易相信我的一番信口雌黄。

    所以我才想让统领大人亲自来见证一下,并与慧念方丈面谈一番。唯有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你才会相信,这件惊人的大阴谋已经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而作为世代守护大裕皇权帝位的朱家人,统领大人你又将如何做出选择?

    是继续听命于那位已被郑庸所蒙蔽摆布的皇帝陛下,用你手中的力量对付我?还是摒弃从前的恩怨,放下彼此的成见,与我一同协力铲除郑庸这个国贼?”

    其实朱墨根本不用再想,便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选择了。

    无论左相父子居心何在,起码他们并无毁掉大裕江山的想法。

    否则的话,负责守护护国神柱的慧念方丈决不会对寒冰如此信任,竟然任由他随意出入济世寺。

    而郑庸——,这个奸宦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倒是必须要好好查一查了。

    想到这里,朱墨对寒冰一拱手道:“寒冰公子,朱某十分愿意听你说一说,前夜这济世寺中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寒冰顿时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不如稍后我们到慧念方丈的禅房一行,因为事情就发生在那里,权当作是我这个凶手再去指认一遍现趁了!”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