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皆大欢喜
    那两位京兆府的捕头,这辈子恐怕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美差。

    在平日根本不敢踏足的护国神寺之中,喝了一壶上好的清茶,吃了一顿美味的素斋之后,便轻轻松松地被恭送了出来。

    而那位带他们来到此处的左相公子寒冰,还另外派给了他们每人一张百两的银票,笑称是给他们的辛苦费。

    可是等他们回去之后,偷偷取出那张银票细观,竟发现在上面边角处还印有“内饷”二字。以他等的见多识广,自然知道这银票来自宫中,想必是大内侍卫的饷银。

    此时他们再回想起朱统领那张阴沉的脸,便多少猜到这银票究竟是来自何处了。

    想想那位左相公子寒冰,竟能从堂堂的侍卫统领身上,搜刮出这些银钱来,着实是有些非常的手段。

    看来这趟济世寺之行,那位左相公子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那位朱统领嘛,倒像是吃了个暗亏。

    不过这些事情本就跟他们这些听差跑腿之人无关,也根本就不是他们应该管的。正如寒冰公子临别前曾对他们暗示过的,只要记得闷声发财就好。

    在听了那两位去济世寺查案回来的捕头一番详尽的禀报之后,京兆府尹段朴青自然是满意之极。

    案子破了,虽说这里面没有京兆府什么功劳,因为那两位名义上被派去查案的捕头,竟是连那些死者的尸身都没有机会看上一眼,便被打发了出来。

    但无论如何,京兆府从始至终也算是表现得积极配合,今后便不会再有人为此来挑他段府尹的错处了。

    而最主要的一点是,这案子破得干净利落,竟是没有牵连到任何人。

    如此一来,他段朴青便等于是任何人也没有得罪,而且里外里地,还算是与那位左相大人攀上了些许的交情。

    这种结果,实在是让人求之不得啊!

    至于这结果是真是假,段朴青这只老狐狸的心中还是有些数的。

    同时他也想明白了,当初寒冰逼他派人去济世寺查案的原因,并不是想利用他来对付郑庸,而是给了他这位京兆府尹一举查获北人阴谋的露脸机会。

    只可惜这一机会最终却被那位侍卫统领朱墨抢了去,但是也让精明老道的段朴青从中看出了某些玄妙。

    恐怕那位一向只忠于皇上的朱统领,如今也已成了左相父子的人。

    仅凭此一事,便足可见左相父子的果决机变与高妙手腕,看来他段朴青果真是没有选错人啊!

    然而段朴青绝对没有料到的是,就在他大感庆幸与得意之际,听过侍卫统领朱墨对济世寺遇袭一案调查结果的皇帝陛下,竟是比他还要庆幸与得意。

    在皇上看来,左相父子此举,多半还是为了自保。

    想必是他们对君威皇权尚存有畏惧之心,不敢公然触犯他这位皇帝陛下的龙颜,故而未敢直接揭出那些闯入寺中的大内侍卫的身份。

    如此正好,既免去了他这做皇上的事后要费心地去为自己的大内总管和大内侍卫统领开脱罪责的麻烦,同时又将左相的一个把柄自动地送到了他的手里。

    于是很快地,皇上就对济世寺遇袭一事做出了明确的回应。

    首先,他不但对尽职尽责,亲自去济世寺中调查此案,并最终查明刺客真实身份的朱墨勉励有加,而且对一直兢兢业业守护在寺外的忠义盟中人也大为赞许,还特别恩准他们,可自行撤离济世寺。

    接下来,皇上又颁了一道明旨给禁军大统领宋青锋,责令其尽快完成在济世寺外的布防,并进一步搜索有无漏网的刺客余孽。

    而对于左相父子,这位皇帝陛下的态度便显得十分耐人寻味了。

    一方面,他下旨厚赏了左相之子寒冰,嘉奖其护卫济世寺有功。

    而与此同时,皇上又在朝堂之上,严厉训斥了左相冷衣清。责他督管枢密院不利,竟然对大批北人奸细入境之事浑然未觉,以致造成护国神寺遇袭这般严重的后果,实在是有负圣望!

    众朝臣这才知晓,刚刚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济世寺遇袭一案,竟然是北人奸细所为。

    其目的就是要盗趣国神寺中存放的心悔大师和慧觉大师的佛舍利,以此打击大裕的国威,令大裕的皇帝陛下颜面尽失。

    而这一惊天的大阴谋,竟是被左相之子寒冰独力挫败。

    当时,这位寒冰公子正在济世寺中拜会慧念方丈,忽见大批蒙面高手闯入寺中,明显意图不轨。

    于是这位身手卓绝的少年便愤然出手,经过一番惨烈的搏杀,最终将那些假扮刺客的北人奸细诛杀殆尽。

    只是北人狡滑成性,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