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将计就计
    听到浩星明睿与寒冰这几句颇有默契的对答,萧天绝却是被弄得一头雾水,忍不住问道:“那奸宦怕是得了失心疯吧?明睿的手中一无兵二无将,拿什么来谋反?”

    “我这假王爷虽然没有用来谋反的兵将,但是那个真王爷的手中却是有很多。只要我以定亲王的名义振臂一呼,愿意追随我的人当不在少数!”

    浩星明睿挑眉笑了笑,接着道:“不过七叔您所言不差,郑庸这奸宦确是得了失心疯。先是宝贝义子赵展死于非命,接着一群心腹手下又被人给杀了个精光。

    任他再是心机诡诈、精于算计,此时也难免会乱了方寸,进而生出这种近乎疯狂的同归于尽之念!”

    “可就算他郑庸再疯,也不至于疯到以为别人会跟着他一起疯的地步吧?”

    萧天绝仍是有些不解地追问起来:“他让你假意谋反,目的虽是为了逼出我,但最终谋反的罪名还是要由定亲王来背。

    即便皇上杀了我,留下了你这个假的,但没有了定亲王的名衔,你岂不又变回了李进?所有已经到手的荣华富贵也皆成了泡影!

    既然此事对你并无任何好处可言,郑庸又凭什么相信你会傻到听从他的安排,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之事呢?”

    “因为在郑庸的眼里,我这个李进本就是一个见利忘义且又贪生怕死的小人。荣华富贵与亲王名衔虽然重要,但与自己的性命比起来,便全都算不得什么了。

    这一次,那个真的定亲王杀了身为大内密探的王府侍卫,难保下一个要杀之人,会不会就是我这个假王爷。

    对于那个曾为了几百两银子便甘当替身的白丁李进而言,其实眼下已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既然皇上和郑庸想让他来充当他们这一计划的马前卒,他就得听凭调遣。否则不用等真的定亲王来杀他,郑庸便不会放过他。

    所以他也只能相信那位郑公公的话,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也许到最后计划成功,他还会得上一笔银子,从此做回原来的那个李进。”

    听浩星明睿这么一番解释,萧天绝总算是明白了过来,不由点头道:“嗯,如此说来,郑庸这奸宦的算盘打得倒也不错。

    眼见自己的同袍旧部被人蛊惑煽动,参与谋反,以致身陷险境,我确是不可能坐视不管。

    而若要揭破这一阴谋,我这个真的定亲王便不得不亲自现身,以证实你是个假货。这样一来,很可能就会落入了皇上和郑庸早已设好的陷阱之中。”

    寒冰此时也从旁插言道:“我想郑庸的阴谋还不止于此。抓到师父您,应该只是他计划的第一步。他真正所要做的,是借谋反这一大逆之罪,把左相大人和我,甚至还有宋侯父子都一网打尽。”

    萧天绝听得连连点头道:“确是如此!明睿这假王爷若要谋反,第一个要拉拢入伙的人,便是宋行野父子。

    至于左相冷衣清,由于你的缘故,也已成了皇上必须铲除的对象。到时候,给他安上一个勾结定亲王意图谋反的罪名,实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浩星明睿道:“郑庸此计虽是恶毒之至,但也不可谓不妙,你究竟打算如何应对呢?”

    “将计就计!”浩星明睿微微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萧天绝一听,顿时大感兴趣地追问了一句:“如何将计就计?”

    “皇上和郑庸要的是假亲王假谋反,而我们就给他们来个真亲王真谋反!”

    萧天绝不禁激动地一拍大腿,道:“这么说,你已经准备开始最后的行动了?”

    浩星明睿微笑着点了点头,眼中的神色也是异常坚定。

    “虽然时间上仍是有些仓促,但此时若再不采取行动,不知那个已是昏聩不明的皇上在郑庸的怂恿之下,又会做出多少危害大裕的事情来!”

    萧天绝冷冷地道:“那个老昏君的眼睛只知道盯着自己的皇位,已是完全被郑庸那奸宦所迷惑,根本未看出亡国之危已近在眼前,仍是一门心思地要诛除异己。

    我等确是要及早采取行动,决不容他再继续为祸大裕,将江山社稷就此葬送掉!”

    “只不过在把那昏君从他爱逾性命的皇位上踢下来之前,我们先要将那个为祸更重的狗太监郑庸铲除了!”

    浩星明睿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一向温润的声音中也泛起了一层杀意,“那奸宦为一己之私,竟能想出如此毒计,实是已经丧心病狂!他的这一诡计若是能够得逞,必会因此杀得血流成河。

    如今大裕正值风雨飘摇之际,再如此大肆杀戮,令朝局动荡,人心不稳。即便内部不起暴乱,外敌北戎也决不会放过此等良机,定会再次大举南侵。

    到那时烽烟再起,战祸重临,大裕江山危矣!此等国贼,实是片刻也多留他不得!”

    “此言极是!”

    萧天绝猛地一拍身前的桌案,大声喝道:“便是将这十恶不赦的狗太监千刀万剐,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浩星明睿自然明白七叔心中那股滔天的恨意,其实他自己心中又何尝不是对郑庸那狗太监恨之入骨呢?

    这次寒冰身中天毒异灭,完全是出自那狗太监的毒计。

    此刻浩星明睿只恨自己没有及早动手铲除了这个奸宦,以致酿成今日无可挽回的大错!

    花凤山已经亲口向他证实,寒冰身上的毒,用“金针渡劫”也无法解除。

    目前只能寄希望于在无尽丹被天毒异灭彻底吞噬之前,花湘君能够找到另一种解毒之法。

    但这种希望实在是太过渺茫。

    因为在吞噬掉无尽丹之后,天毒异灭的毒性不但不会被削弱,反而会变得更为猛烈,到那时世间任何的药草都对它失去了效用。

    而那颗无尽丹的效力,究竟还能持续多久呢?

    便是花湘君也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也就是说,寒冰的生命随时都会终结。

    浩星明睿将这些情况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自己的七叔。作为玉儿的师父,他有权利知道真相。

    虽然七叔从未对他有过半句责怪之语,但这却令浩星明睿更觉愧疚难安。

    有时他竟是希望七叔还能像从前一样,将自己痛骂上一番,反而能令自己稍觉好受一些。

    每当他听到七叔以为他不在时,忍不住偷偷发出的那一声声沉重的叹息,他的心便如被油煎一般,灼痛难当。

    但是他十分清楚,再多的悔恨与自责,也无法留桩冰正在急速消逝的生命。

    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尽一切努力,完成寒冰的心愿——

    将浩星潇启赶下皇位,从此在大裕废除皇权,让其成为一个裕人和隐族人能够同乐共享的和平家园。

    而这,也是所有为了这个理想而牺牲和准备牺牲的人们共同的心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