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再见之所
    夜风阵阵,不时吹动寒冰身上的一袭白衫。

    他负手仰望着挂满繁星的墨蓝色夜空,明亮的双眸中也倒映出点点清辉。

    这时,耳中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不远处的山间小路上传来,他的薄唇不由微微一抿,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转身看向已快走到自己面前的水泠洛,他语声温柔地唤了一句:“洛儿——”

    见到洛儿向自己瞪起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他才又极不情愿地加上了一句“姑娘”。

    水泠洛也未真的生他的气,而是偏头打量了他一番,因在黑暗之中,看不太清楚,便带着关切之意地问道:“我听说你在济世寺中受了伤,伤得可严重吗?”

    寒冰微笑着摇了摇头,上前很自然地拉住了洛儿的小手,轻轻晃了晃,嘴里还极是取巧地说道:“你看,这只受伤的胳膊已经没有大碍。”

    水泠洛知他是在借机占便宜,但想到他受了伤,便也不忍心用力将他那只拉着自己的手给甩脱了。

    寒冰狡计得逞,星眸中满是窃喜之色,便愈加得寸进尺起来。

    只见他微微俯下身来,用带着诱惑的声音在洛儿的耳边恳求道:“我们去天目湖上看星星如何?洛儿——”

    水泠洛感觉到他呵在自己耳边的热气,瞬间便羞红了一张俏脸,忍不住想摆脱开他的手,却在听到他所发出的一个轻微的抽气声之后,立即便停止了挣动。

    “你——,快些放手!”她低着头,声如蚊蚋。

    寒冰还是第一次见到洛儿如此害羞的情状,心中顿时一荡,更是如何也不肯放开她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口中还在继续轻声央求道:“我已有近十日未见到你了,洛儿——”

    水泠洛咬着唇,不知该拿这个无赖般的少年怎么办。听他就那么一个劲儿地喊自己“洛儿”,无奈的同时,便也不得不默认了。

    寒冰这小子一见有机可乘,便进一步诱惑道:“洛儿,你若陪我去游湖,我就告诉你一个关于离别箭的秘密,可好?”

    “离别箭?”

    水泠洛顿时抬起头来看向寒冰那张带笑的俊脸,“你竟然知道离别箭?”

    寒冰点头道:“不但知道,我还见到过他。”

    水泠洛状似不信地抿了抿唇,眨着大眼睛没有说话。

    此时她的心中却在想,莫非自己让凌大哥暗中保护他,结果竟被他发现了?

    只是这些日自己常去那位隐族武士的坟前等候,却一直没有见到凌大哥,实是有些令人担心。也许寒冰竟真的知道关于凌大哥的消息呢?

    一念及此,水泠洛便痛快地点头道:“好,我们去游天目湖。但这次须得由我来划船。”

    寒冰知她是在记挂着自己肩上的伤,心中更是一甜,朗声笑道:“由水女侠亲自掌船,便是连那湖中的鱼儿都要羡慕死我了!”

    水泠洛也不禁被他的笑容所感染,发出一个银铃般的轻脆笑声,便任由他继续拉着自己的手,一起往天目湖的方向飞奔而去。

    两人到了天目湖边,竟真的见到一只小船正停靠在那里。

    水泠洛看了寒冰一眼,猜到是他早就安排下的,抿嘴笑了笑,便飞身上了船,并顺手拿起了船桨。

    寒冰此时已将系舟的缆绳解开,随即也飞身到了船上。

    他随意地往船头一坐,看着正熟练操着桨的洛儿,不由带了几分惊诧地赞了一句:“洛儿划船的功夫倒是比我强了很多!”

    水泠洛笑了笑,“我本是渔家的女儿,从小长在水上。后来爹娘都故去了,我便随着师父一起学艺。可是这划船的功夫却是一直未曾忘记。”

    寒冰早就从舅舅浩星明睿那里听说过洛儿的身世,此刻听她亲口提起,仍不免为她自幼失孤而倍感心疼。

    “洛儿,你可还记得你爹娘的模样?”他柔声问道。

    水泠洛点了点头,“自然记得。当时我已快六岁了,不但记得他们的模样,我还记得娘亲最爱哼唱的江南小调儿呢!”

    一边说着,她竟真的轻声哼唱了起来。

    耳畔听着洛儿柔和甜美的歌声,眼中看到她在星光下摇动船桨时的娇美身姿,寒冰不禁有些痴了……

    从意识到自己命不久长的那一刻起,他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的,便是洛儿伤心落泪时的模样。

    既然无法给她当初心中所许下的天长地久,那便让自己在她身边的每时每刻,都带给她幸福与快乐。

    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寒冰的心情反倒变得异常轻松,只觉得过去的诸般顾忌实是太过迂腐。

    人生如白驹过隙,数十年与数十日之间,又有多大的分别呢?

    只要把握住两个人在一起的时时刻刻,那便是这一世的朝朝暮暮。

    如果自己这个人不能永远地陪在洛儿的身边,那便让那些快乐的记忆永远陪伴着她。

    “洛儿,你可知道你的那位凌大哥去了哪里吗?”

    寒冰含笑看着洛儿,并对她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水泠洛这才想起,自己之所以同意与寒冰来游湖,本是为了从他那里得到凌大哥的消息。谁知自己一时玩得兴起,竟然把正事都给忘了!

    她有些羞愧地暗自吐了吐舌头,随即便对寒冰发起威来,“你这个无赖!是你自己说的,如果陪你来游湖,你便告诉我凌大哥的下落。如今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寒冰“嘻”地一笑,“这如何能怪我呢?与你在一起,我便把任何其他的事情都给忘了!若不是听到你唱的歌,我怕是整晚都不会再想起,这世上还有个洛儿的大哥凌弃羽呢!”

    水泠洛瞪了他一眼,“狡辩!那你还不快些说出来,凌大哥他到底去了哪里?”

    “他当然是去了你歌中所唱的那个地方,否则我又怎会想起来呢?”

    水泠洛歪着头想了想,犹疑地问道:“你是说——,凌大哥他去了南方?”

    “对啊,就是去了你唱的那个仙境一般的地方!”

    寒冰故意曲解了她的话。

    “是他告诉你的吗?可他为何走得这般匆忙,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留下?”水泠洛略感失落地问道。

    “他告诉我说,要去找他心中所念的那个人。”寒冰连眼也不眨地继续扯着谎。

    “哦——”

    水泠洛咬着嘴唇半晌无言,随后便忽然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了!凌大哥他一定是想起了我对他说过的话,决定回到他所念的那个人身边,与她同生共死!”

    寒冰笑着点了点头,“确是如此!他终于想通了,尽管终会有生离死别的一日,可活着的每一刻,还是要带给她快乐!”

    水泠洛轻笑了一声之后,又有些自伤身世地叹了一口气。

    不知萧玉何时会像凌大哥一般想通了,也回到自己的身边来呢?

    寒冰自是猜得到洛儿此刻的心情,不由柔声安慰她道:“那位凌大哥在临别时曾告诉过我,说他们隐族恋人之间会彼此约定好来生再见之所。

    这样无论谁先离开,都会去那个约定过的地方,等待自己的恋人,期望有朝一日能够再度相见。”

    水泠洛不由轻蹙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自己与萧玉之间并没有做过这样的约定。如果他真的已经离开了,那他此刻应该会在哪里等待自己呢?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地方,脸上不由露出一抹揉和了甜蜜与哀伤的淡淡笑意。

    寒冰见了,瞬间也猜到了洛儿心中所想,不禁酸涩地笑了笑,居然奇怪地对那个已经死去的萧玉生出了一丝妒意……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