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关键人物
    这几日,定亲王府大管家范成一直有些烦躁不安,连带得整座王府中的下人们也跟着心下惶惶,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王府中刚刚出了一件杀人命案,死的还是一个功夫不弱的王府侍卫。这便犹如在宁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块巨石,让一向太平无事的王府顿时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虽然事后府中又加派了侍卫,更多出了一些神秘的人物隐身于定亲王爷的四周,但这却令那些不明内情的下人们更感到了一种莫明的惊惧。

    若是真如负责侦办此案的京兆府捕头所言,那个侍卫是被意图行窃的江湖人物所杀,那么在府中多加派一些侍卫也就是了,为何还要派来那许多一看就是功夫不弱的高手暗中保护王爷呢?

    所以尽管京兆府把此案定性为行窃未遂、继而行凶杀人的普通刑案,可王府中的人们却都有自己的一番看法。

    他们认为,那个行凶者的目标一定是当时就在寝殿中歇晌的王爷,却因被那个侍卫及时发觉,暴露了行藏,才杀死侍卫之后匆忙逃走了。

    如此一想,那凶手的来历便十分地可怕了。

    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堂堂的定亲王府,意图刺杀大裕的摄政亲王,又岂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小贼所能做得出的?

    而且最令人担心的是,既然这次凶手行刺未遂,那便还会有下一次。而等下一次刺杀发生时,又会被府中的哪一个倒霉鬼给撞上呢?

    正是因为都抱了这同一种想法,府中的下人们便开始人人自危。

    白日里,他们都寻找各种借口,与那位可能会给自己招灾惹祸的王爷,保持尽可能远的距离。

    而到了晚上,更是一个个早早地溜回到下人房中,坚决不靠近王爷的书房和寝殿一步。

    见到府中下人们的这种胆怯表现,大总管范成在暗自鄙夷不屑的同时,心中却是怀着比他们更深的恐惧。

    因为他才是那个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那个被杀的王府侍卫,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侍卫,而是跟他一样,被郑公公派来监视这个假定亲王的大内密探。

    而且范成还知道,那凶手并不是刺杀未遂,而是原本就未想真正动手。

    凶手在杀了那个侍卫之后,还从容不迫地进入了王爷的寝殿,就在熟睡中的假王爷的枕边,留下了一封信函。

    假王爷在醒来之后,才发现了那封信函。结果一看之下,便吓慌了神,一脸张皇地跑进宫里向皇上哭诉去了。

    什么入府行窃,什么刺杀未遂,根本就是那个真王爷给假王爷的一个下马威,甚至是一个杀人警告!

    看来,那个真正的定亲王浩星潇宇,就要回来找他的皇兄算账了。

    而最先遭到池鱼之灾的,必定是他们这些替皇上办事的小喽啰们。

    那个假侍卫已做了第一个替死鬼,而下一个又会轮到谁呢?

    是他这位正混得风生水起的假管家范成,还是那位更风光无限的假王爷李进?

    范成琢磨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毕竟在皇上的心目中,那位假王爷还有一些利用价值,可以为他监控朝臣,制衡各方势力。

    而自己这位假管家,充其量也就能替郑公公向这位假王爷传递一些消息,早就失去了原有的密探作用。

    因为很明显地,现在皇上和郑公公对那位假王爷的信任,早已超过了对他这个小小密探的信任,根本就不需要他再对那位假王爷进行任何监视。

    目前看来,他的存在,已经是可有可无,完全不会放在那些贵人们的心上了。

    其实这一点本就是不言而喻的。

    而且,从郑公公居然派了那么多高手来保护那位假王爷,却对自己这个假管家不闻不问的表现上,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坐在自己那间被午后的阳光晒得闷热异常的西厢房中,一边喝着那碗假王爷刚刚赏给自己的冰镇酸梅汤,假管家范成的心中一边还在汩汩地冒着酸水——

    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到何时都只能仰上位者的鼻息而生存。虽然有时也能分到些残羹剩饭,可一旦变得无用之时,便会被毫不留情地舍弃掉。

    想着,想着,这位正处于自怨自艾之中的王府大管家便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等范成清醒过来时,竟发现自己正坐在王爷的书房之中,而那位王爷此刻也正坐在书案后面含笑看着自己。

    他刚有些慌张地准备站起身来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