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欲加之罪
    看过手中的那份密报之后,浩星潇启紧锁眉头,沉吟了半晌,方问道:“郑庸,这李进在密报中所说的内容可经过了核实?”

    一旁的郑庸忙躬身回道:“已经核实。老奴派在定亲王府中的一名潜藏多年,极为可靠的大内密探,确曾在定亲王的书房外面偷听到,宋行野与李进所扮的定亲王发生了争执。那密探还听到,宋行野劝说定亲王悬崖勒马、三思而行。”

    “这么说来,宋行野是不打算听从定亲王的号令,更不会劝说自己的儿子——禁军大统领宋青锋也参与谋反了。”

    说到这里,浩星潇启掐了掐疼痛不已的眉心,意味难明地叹了一口气,又接着道:“其实朕也不相信宋氏父子会有谋反之心。

    否则的话,当年宋行野手中握有十多万北境军,大可乘大败北戎、气势正盛之机,回师南下,攻入京城,夺了朕的江山。可他却老老实实地交出了兵权,做了一个闲散侯爷。

    其子宋青锋从前虽是与那个寒冰有些交情,而且还做了左相冷衣清幼子的武学师父,但这多半也是由于他年轻识浅,被那对极善伪装的奸滑父子给利用了。”

    郑庸其实并不完全认同皇上的这种看法,因为他总觉得宋氏父子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但在没有任何实据的情况下,他也不能信口开河,胡乱给他们罗织罪名。

    而且此时他也不想驳了皇上的意,在一些并不太紧要的事情上较真,反而影响了自己眼下这一重要计划的实施。

    于是,他便也顺着皇上的话说道:“从最近所发生的种种事情来看,宋氏父子确实不像是与左相父子有任何勾连。”

    浩星潇启轻“嗯”了一声,心中又在想,虽然自己一时被左相冷衣清所蒙蔽,竟让这心机诡诈之徒窃取了高位,还借此与自己处处作对。

    但在提拔宋氏父子这件事情上,自己显然还是颇有识人之明,将兵权交在了对自己忠心不二的人手中。

    一想到这些,这位皇帝陛下的心里总算感到了一些安慰,便愈加替自己所看好的人说起话来。

    “宋氏父子绝对不可能与左相有何勾连!否则,宋行野应该早就从左相那里得知了李进是假定亲王的真相。而且他也必然会意识到,李进要他参与谋反一事,完全是一个阴谋。

    那么他实是没有必要再去多费唇舌劝说李进,而是应该当面敷衍,回身便到朕的面前来告发此事。如此一来,既可以彻底摆脱他自己的嫌疑,还可反将一车,让朕难以处置。”

    说到这里,他不由冷哼了一声,又道:“以左相的心机与嚣张气焰,若是知悉此事内情,定不会放过这一令朕难堪的大好机会!”

    郑庸眨巴了几下小眼睛,终是没有忍住心中对宋氏父子的嫉恨,存了几分挑拨之意地道:“为了敬国公府孙小姐的事情,宋氏父子与左相父子确是生了嫌隙。

    只不过,既然宋行野知道定亲王有谋反之意,却只是劝说了几句,而没有将其意图谋逆的大罪禀报给陛下。这其中怕是也有些居心叵测——”

    “诶——”

    浩星潇启顿时不以为然地打断了郑庸,“宋行野没有来向朕告发定亲王,应该是对这位曾经的主帅尚存有几分念旧之情,希望他能够就此听了自己的劝说,息了谋反之念。

    这便愈加显示出这位宋侯禀性忠直,不愿做背主求荣之事,实是难得的很哪!”

    郑庸自然听得出皇上已有了些许不悦之意,马上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如今在这位皇帝陛下的心目中,宋氏父子乃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大忠臣。

    自己怀疑宋氏父子,其实就等于是在怀疑皇上的识人之明。皇上听了,心中自然不高兴,更不免要对宋氏父子多加维护。

    自己此举,实是弄巧成拙,不但不能打击宋氏父子,反而让皇上更坚定地相信了他们的忠心。

    一念及此,郑庸一边暗骂自己愚蠢,一边赶快将话锋一转,又回到了原来的正题上。

    “只是若没有宋氏父子的配合,陛下您所制定的这个‘假谋反’之计,就很难再进行下去了!”

    说完,这老太监还故作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一双贼眼却在偷瞧着皇上的反应。

    果然,皇上在听了他的这声叹息之后,也忍不住跟着叹了一声,有些愁眉不展地凝神思索起来。

    当初听信郑庸这老奴才之言,定下这个所谓的“假谋反”之计时,浩星潇启实是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