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携手对敌
    再一次来到定亲王府的这座柳园之中,一时间,千般滋味齐齐涌上了左相冷衣清的心头。

    此刻,他就坐在那座临池的凉亭内,环目四顾——

    亭角边悬挂的镂空竹灯中依旧闪着明灭的烛火。夜风吹过,池边的柳枝徐徐拂动,犹自透着一种淡淡的悲凉之意。

    一切似乎都与一年前他所见到的情景并无二致。

    然而,冷衣清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其实很多东西都已经变了。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野心勃勃,幻想着扶保济王上位,在大裕朝堂开创一番新格局的左相大人。

    而此刻坐在他对面的人,也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居心叵测,想凭着一坛柳叶雪乱他心神,套出他真心话来的定亲王爷——

    一想到时至今日,自己竟是连对方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冷衣清不由苦笑了一下。

    他将目光转向自己面前的那杯酒,涩然道:“此次王爷怕是拿不出另一坛柳叶雪了吧?”

    浩星明睿闻言,双眸不由微微一暗,也苦笑了一下,道:“柳叶雪不难寻,但芳茵所酿的柳叶雪——,却是再也寻不到了!”

    听到“芳茵”一词,冷衣清顿时将冷冷的目光盯在对方的脸上,沉声道:“王爷此言何意?!当初你将‘芳茵’称为‘花夫人’,便已是居心险恶。而今还敢在冷某面前直呼其名,实在是欺人太甚!”

    “你以为‘芳茵’这个名字,唯有你一人才能够叫得吗?”浩星明睿冷笑着反问了一句。

    冷衣清不禁怒哼了一声,道:“即便你与花凤山曾对芳茵有过救命之恩,却也不能不顾礼数,随意坏人名节!”

    “恐怕坏人名节的那个,正是你左相大人吧?”浩星明睿当即反唇相讥,“芳茵被你以污名所休,在世人眼中,还有何名节可言?!”

    “我——”

    冷衣清顿时被他质问得哑口无言,脸上也露出了愧悔之色。

    而一脸怒色的浩星明睿此刻竟也沉默了下来。

    原本并不想以一番争吵作为这次会面的开场,只是一想到妹妹芳茵的惨死,而寒冰此刻又身中奇毒,命悬一线,浩星明睿便感到心痛难禁,忍不住把一腔怨气皆发泄在了与此有着莫大干系的冷衣清的身上。

    “我确是亏欠芳茵良多,今生再也无法偿还!”

    冷衣清突然哑着声音开口道:“当年明知她怀着身孕被我的双亲赶出了家门,而我——,却没有回去寻她……

    直到上次被皇上以那张旧画相迫,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当初所犯下的过错,曾为芳茵带去了何等的灾难!

    如今任何的愧疚与忏悔都已经太迟。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便是将她的名字重新写入我冷家的族谱。”

    听他这么说,浩星明睿依旧沉默着没有说话,心中所想的却是寒冰。恐怕这孩子的身份,是再也得不到他这所谓父亲的承认了。

    果然,等冷衣清再次开口时,便提到了这个问题。

    “王爷,无论最初我是否情愿,反正如今我们都已站在了同一个阵营。而且我可以对天起誓,决不会做任何背信弃义之事。

    即便寒冰并不是我的儿子,我也会继续将他作为儿子来对待,尽己所能地帮助他完成他所要做的事情。

    但我只想请王爷你告诉我一句实话,我和芳茵的那个孩子,到底在哪里?

    我已经对不起芳茵了,而对于我们的孩子——,我希望仍有机会让他认祖归宗,同时也让自己能够补偿一些多年来对他的亏欠。”

    浩星明睿默默地看着冷衣清,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曾经毁了芳茵一生的人,竟是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恨意,甚至还隐隐地生出了一种怜悯——

    也许他确曾有过机会,在寒冰的身上对过去有所补偿。而如今,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即便真的有奇迹出现,寒冰所中的毒能够解去,以那孩子的倔强性子,恐怕是再也不会去认回冷衣清这个父亲了。

    那壶毒酒,已经彻底断去了他们之间的父子情缘。

    见浩星明睿始终看着自己不说话,冷衣清顿时感到一种极度的挫折与沮丧,甚至还突然生出一阵失望与愤怒。

    他一把抓起了面前的酒杯,仰头便一口喝了下去。

    浩星明睿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也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随即,他便沉声道:“此次邀左相大人前来,其实有两个目的。其一,是要与大人共商对敌之策。其二,就是要向你说明一切真相,以便你我之间,从此能够再无嫌隙,携手对敌!”

    听到浩星明睿的这番话,冷衣清的精神陡地一振,眼中却仍带了些许犹疑之色地问道:“你此话可当真?”

    浩星明睿点了点头。

    “好!”冷衣清不由激动地仰首长笑了一声,“那冷某就洗耳恭听!”

    浩星明睿看着他,平静地开口道:“芳茵,是我的亲妹妹。”

    冷衣清唇边的笑容瞬间凝结。

    他瞪着浩星明睿看了半晌,方缓缓地摇头道:“怎么可能?我与芳茵自幼便相识,从未听她提起过有一个哥哥。”

    “我与芳茵分开时,她才只有两岁,根本就不记得有我这个哥哥。事实上,我和她都是永王之后。”

    永王?

    冷衣清强自忍住心中的震惊,默默听浩星明睿讲述起他和芳茵的身世。

    浩星明睿确也没有丝毫隐瞒,从永王府被抄灭开始,将当年的旧事细细地陈说了一遍,一直说到芳茵故去,留下了两岁的萧玉。

    “萧玉——”

    冷衣清轻轻念了一句,原来自己果然还有一个儿子,“那孩子现在何处?”

    浩星明睿又将萧玉跟随萧天绝闯荡江湖,以及他最后被独笑穹打成重伤,不治而亡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冷衣清。

    “原来,那孩子已经……”冷衣清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浩星明睿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道:“正如左相大人方才所言,如今任何的愧疚与忏悔都已经太迟。我等能为芳茵母子做的,便是完成他们的心愿,改变隐族人被驱逐与杀戮的命运,让大裕从此成为一个裕人与隐族人能够同乐共享之地。不知左相大人意下如何?”

    冷衣清将目光转向浩星明睿,第一次从他的话中感到了一种毫无保留的真诚与信任。

    “好,为了芳茵和萧玉,也为了那些与他们一样遭受迫害的隐族人,我冷衣清愿与王爷你携手对敌,还大裕一片朗朗乾坤!”

    浩星明睿不由哈哈一笑,执起酒壶,将两人的酒满上,然后端起酒杯,道:“有左相大人一诺,大裕的中兴之日当不远矣!”

    冷衣清听了,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摇头笑道:“王爷实是太过抬举冷某了!我不过是区区一介空怀报国之志的书生,实在当不得大用!大裕若要中兴,尚需一位能够提笔安天下,跨马定乾坤的英才方可!”

    浩星明睿却只是讳莫如深地微微一笑,继续道:“左相大人,请!”

    冷衣清知道这位假王爷,不,如今应该称为自己的妻兄,有着满腹的鬼才,自己若想弄清他心中真正所想,实是枉费心机。

    然而,这却并不影响两人彼此间的信任。

    虽然这种信任才刚刚被建立起来,但冷衣清却深深地感觉到,它将再也不会被任何东西所打破。

    遂也微微一笑,他端起了酒杯,“王爷,请!”2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